第一章为了活下去
风圣大鹏2018-08-02 20:103,094

  明王朝,大业十三年,朝纲不振,奸臣当道,各地义举不断,江湖血雨腥风,天下百姓无不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春意正浓,凉凉的微风拂过九州大地,在午后的阳光下,卷到了地处边陲的小小延州。

  延州的东边,太行山脉境内,一条陡峭的山麓,宛如墨绿色的大龙,千里蜿蜒,微风拂过,卷起的树叶飘飘荡荡,落在了一个正在蹒跚前行的文生少年肩头。

  少年手中紧紧握着一个布满锈斑的剑穗,身穿一袭洗的泛白的文士长衫,上面沾染了不少泥土,显然这段山路对他来说,极为不易。

  看起来约莫有十七岁的样子,个子不是很高,有些单薄,却显得很稳,黑白分明的双眼深处带着一抹坚韧,此刻他怔怔的看着前方,又多了一丝茫然。

  前方的山麓尽头,一座座笔直的山峰冲天而起,宛如一道道巨大的剑光,刺破云霄,墨绿色的光芒将整个太行山脉覆盖其中。

  这里是明王朝三宗四门之一的太行剑宗!

  “眼前便是了……这里是最后的出路……”萧尘叹了口气,是太行山脉附近紫阳县一个普通书生,他没有父母,自打记事起,身边只有一个抚养他长大的老秀才。

  老秀才常年卧病,将中举的愿望,全部寄托在萧尘身上,用老秀才的话说,唯有科举高中,这一生才能鱼跃龙门,平步青云,甚至被哪家深闺小姐中意,娶得娇妻美妾……打了一辈子光棍的老秀才提到这话时,眼中带着神采。

  萧尘一直坚信老秀才的话,对中举也充满了各种幻想。

  可是萧尘一连考了三年都失败了,但这并不会让萧尘灰心。

  直到半月前,紫阳县发生了一场祸事,可以说正是这件事改变了萧尘以后的路。

  有两个强者路过紫阳县时一路打斗,那两个强者一蹦二三十丈,一吼震十里。而老秀才正是做了那池鱼,被其中一个强者活活吼死,其余村民也多数受伤。

  萧尘更是晕厥过去,醒来时,老秀才已经奄奄一息,巍巍颤颤的拿出一个剑穗,告诉萧尘不用再走他的老路,一定要去太行剑宗,找一个名叫楚苍生的侠士。

  “我萧尘熟读了所有圣贤书籍,可是除了读书我还会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老秀才的死对萧尘打击很大,让他彻底断了读书考功名的念头。

  至于为老秀才报仇?那两个强者打斗很快,没人能看清样貌,是谁,萧尘不得而知,不过这仇总是要报的。

  这段山路爬爬走走,几乎耗尽了他这辈子的力气,可是走完这山路呢,他的神色有些迷茫,不知晓未来的路在哪里。

  老秀才死后,萧尘再也无亲无故,他本能的将楚苍生当做了自己唯一的出路,于是办完老秀才的丧事之后,即刻翻山越岭,义无反顾的来了。

  “这剑穗真是不凡!”萧尘看着手中的破旧剑穗,目中闪过一抹期待。他不笨,相反的还很聪明,读过的书籍过目不忘,当他靠近这座山峰的时候,便感觉到这里很特殊,若是没有剑穗,自己应该根本无法靠近。

  “传说太行剑宗里有很多锄强扶弱的侠士,各个能飞天遁地,神通广大,若楚大侠能收我入门墙,他日我未必不能成为一名侠士。”萧尘挺了挺腰杆,咬牙加快脚步,目中露出坚定。

  天色已近黄昏,一座气势磅礴的山门,渐渐的映入萧尘的眼帘。

  “读书科举,做工养家,人,总是要活下去……”萧尘看着太行剑宗的山门,目中坚定之意更浓。

  萧尘的性格就是这样,聪慧中带着坚韧,若非如此,他不可能在老秀才常年因病卧床不起之后,一个人撑起整个家,过活这么多年。

  就在萧尘要靠近山门之时,忽然间,一道声音乍起,如同惊雷,震得萧尘脑袋嗡鸣。

  “什么人,胆敢擅闯太行剑宗!”

  声音回荡间,只见一道迅捷的青色身影,几个纵身,便从山门中跃出数丈,出现在了萧尘的面前。

  “这位大侠,学生萧尘,贸然来此,是为了寻找楚大侠,这是信物,请过目。”萧尘脚步一顿,怔了一下,连忙拱了拱手,将手中的剑穗,恭恭敬敬的呈上。

  对方的相貌萧尘方才没看清楚,此刻也不敢抬头去看,只觉得对方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息,目光如利刃一般,割在自己身上,使得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青衣人神色带着高高在上之意,漫不经心的接过剑穗,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原本高傲冷淡的面孔徒然一变。

  “这,这是……楚掌座之物!”青衣人瞪大眼睛又仔细看了看,剑穗上坠着的那块暖玉,上面的字符,再看向萧尘时,神色中多出了一抹和善。

  “小兄弟,请在此稍后,李某这就去请示楚掌座,剑穗暂借一下。”李姓青年握着剑穗,转身匆匆折返回山门之中。

  “多谢大侠。”

  萧尘带着忐忑的表情,看着那道青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心中回想起老秀才的话。

  这个剑穗是二十年前,老秀才赶考途中偶然救下一个落魄侠士,那侠士离去时留下这个剑穗作为报答,曾言以此为信物,会收下老秀才的后人为弟子。

  既然是侠士,不知那个人记不记得当初的承诺?萧尘心中有些迷茫和忐忑,如今世风日下,人心腐败,科举尚需钱银家世,这习武又怎么能免俗……

  就在萧尘思前想后之际,山门内,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急速而来。

  中年男子手中正捏着那个剑穗,脑海中回想起,当年自己还是弟子时,下山历练时的一段人情。

  “本座楚苍生,你就是萧秀才的后人?”中年男子目光如炬,打量了萧尘一番,见此子眉清目秀,年纪虽然大了些,但资质不错。

  “学生正是萧秀才的后人,萧尘。”萧尘小心翼翼的开口,感觉到对方的目光似乎有股奇特的力量,能将他里里外外看的透彻。

  “本座见你谈吐不凡,应是读过几年书的,为何不跟随你爹考取功名,反而想来习武?”楚苍生开口问道。

  “因为……我想要活下去。”萧尘的目中露出一抹坚持。

  楚苍生一愣,很多拜入太行剑宗的少年无不是想要行侠仗义,名动千里,而这个少年朴实的目的,令他动容,想到如今纷乱的江湖,他叹了口气。

  “学生虽饱读诗书,奈何官门无路,且适逢乱世,就算考取了功名,焉知能在这乱世之中保住性命?”想到老秀才的惨死,萧尘咬了咬唇,眼帘低垂,目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悲伤。

  萧尘此刻很想将老秀才的死因讲出来,但他却没说出来,有何意义?楚苍生绝不会为老秀才报仇的,毕竟两人二十年未见,萧尘不是迂腐的读书人,反而自幼聪慧,年岁不大,却也吃尽了人间苦头,见惯了人情。

  点点头,楚苍生并无深问,“随本座来吧。”

  一路上,楚苍生略一思索,此子与自己有旧,也有些资质,可惜已满十七岁,错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不如先传其基础功法,扔到门派里磨炼一番,或可找到合适的出路。

  太行剑宗,立足于明王朝东北方向,方圆数百里领地,成立明王朝初年,至今已有三百年,震慑四方。

  山门之内,十万大山,吊桥相连,五座惊天山峰上云雾缭绕,隐藏着一片外人不可看到的朦胧。

  萧尘跟着楚苍生走在索桥上,此桥摇荡,蔓延云层之中,尽头处,是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的腰腹之地。

  桥下则是深渊,一旦跌落,像萧尘这样的文弱书生,必死无疑。

  萧尘只是往下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双腿打颤,走到半空时,山风呼啸,使得此桥摇晃的更为强烈。

  楚苍生面不改色,脚步如飞,转瞬之间,踏上了索桥尽头处,半山腰的青石空地。

  萧尘脸色越发苍白,有心跟随,可终究拉开了距离,只能摇摇晃晃,紧紧抓着绳索,一点一点的向前移步。

  素闻习武之人需胆识过人,萧尘猜测这也许是楚苍生对他向武之心的一次考验,虽然危险,可也不至于真的威胁到生命,萧尘咬着牙,一路走去直至走出了索桥,踏上了这处于太行剑宗山门内,第一座山峰上时,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楚苍生淡淡的看了萧尘一眼,点了点头,目光露出一抹柔和。

  随着楚苍生身后,萧尘行走在青山绿水之中,四周时不时的闪出一片片云雾,好似仙境一般,不远处,山峦景秀,阁楼无数,花香鸟鸣,这让萧尘心神舒畅,紧张的心情也渐渐地舒缓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道诛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