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矛盾(2)
喜欢吃苹果2018-08-08 19:442,524

  俗话说有了媳妇忘了娘,那得是有多不孝顺的儿子,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朋友打自己的母亲?

  何况东哥还是个孝子,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两个也不会相安无事在一起有说有笑,任谁听了也会质疑这话的真假,我看着大哥简直是无语了。

  “大哥,如果你认为你三婶说的是真的,我也无话可说,但我问心无愧。”

  那一刻,我多希望自己是听错了,那么好的一个阿姨,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为什么呀?

  自从东妈来到这,我自问没有对她不起的地方,请假被扣工资也陪着她去医院看病。

  给她治病买药的钱里也有我的一部分,我平时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脸上擦的雪花膏都是大友谊,我可是八零后的姑娘,做成这样自己都被感动了,她怎么忍心呢?

  就算是我有所图,努力讨好为了留个好印象给她,可我也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就算不感动不喜欢我,也没必要这般侮辱我呀,良心何在!

  说句不孝顺的话,我对自己的母亲也没这般好过,想到这我就难过的不要不要的,心都在滴血。

  再小的人,也懂得伤心难过,她又凭什么信口胡说,我特想不通,但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心碎了一地。

  大哥笑笑,显然是帮亲不帮理,“你还小,就算是做了什么错事,回头改了就好了,天冷你快上班去吧!”

  如果当初,我有现在的胆识跟聪慧,听了大哥的这一番话肯定会找东妈对质自证清白,而不是因为势单力薄选择息事宁人,也不至于在后来的日子里会被她误以为我很好欺负,更加的变本加厉。

  “大哥,我们昨天撕扯成一团,难免不小心碰倒她,但要说我打她了,我不认。”

  初秋的早晨,天气转凉,小风一吹顿觉几分寒意,像极了我当时失望的心情,瞬间就明白了,我们之间再怎么和谐也不可能有母女情分,即便是掏心掏肺一心相对,只要一个不好就全盘否定,真心伤不起。

  那一整天我都无精打采,连饭也吃不下,失落夹杂着难过整个人跟霜打的茄子一般,老板娘跟厨师张姐关切的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说出来一起解决。

  离家在外,就怕在受到委屈的时候有人愿意为你挺身而出,我鼻子一酸红了眼眶,头摇得跟个拨浪鼓,“没事,胃不舒服。”

  张姐递来纸巾,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那有药你去吃点,只要没受人欺负就好。”

  外人尚且知道护着我,未来的婆婆却把我推向被人敌视的处境,而且这个臭名我背负至今,仍然没有洗脱。

  我接过张姐递过来的胃药,哭得更凶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一股脑的将心里的委屈都哭了出来,她们都是过来人,此刻无需我再说什么,眼泪已经出卖了我。

  老板娘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没事勤给家里打个电话,出门在外多长个心眼,别被人白白欺负了。”

  “谢谢老板娘,谢谢张姐。”我强忍着挤出这句话,哭得胸脯肚子都跟着抽搐,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伤心。

  东哥晚上来接我下班,见我红肿着眼睛非常愧疚,一连跟我道歉,“我妈就那样,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要不你打我一顿出出气?”

  一个人到底会有多少眼泪,刚刚哭的稀里哗啦好似泉涌,湿了衣襟袖口,此刻又如泄闸的洪水,奔涌而出,“你干嘛要踢翻水盆,干嘛要骂我,我对阿姨那么好,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以后怎么面对你的家人,她可以不喜欢我,但不能这样埋汰我······”

  东哥看着歇斯底里的我,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愧疚,还是两样都有,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很自责的道歉,“都怨我,是我不好,让你受了委屈,没有下次了,你相信我。”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冷风嗖嗖打透了单薄的衣裳,我双臂环抱胸前连心都是冷的,好像在暖的炉火都暖不过来。那个原本可以遮风大雨的小家忽然跟我没什么关系了,独在异乡的孤独感油然而生,不知道将何去何从。

  “回家吧,我给你煮碗热汤面,还没吃饭吧?”东哥见我浑身颤抖的样子,将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尽管他单薄的身体如同一片柳叶,但我仍然感到一丝宽慰跟依靠,温顺地将头深埋在他的胸前,任眼泪肆虐的流淌。

  打开房门的瞬间,那张熟悉的友善的脸显得那么阴险冷漠刻薄,看得我脊背寒凉,倒吸一口冷气,不过一夕之间眼前的温柔阿姨在我眼中成了恶魔,判若两人,我有些恍惚,也有些怕她。

  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虽然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但给我带来的伤害绝不亚于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人格受辱是最难释怀的,我绝不会轻易原谅。

  我承认自己情商低,智商也不高,更不会溜须拍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笨嘴拙腮死倔死倔的,生气的时候连话也说不明白,但却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舒服。

  后来很长一段日子,我们都深受这件事的影响,日子过得鸡飞狗跳,连说话都夹枪带棒充斥着浓重的火药味。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时的自己真是又傻又蠢,做事情不计后果,只知道逞一时之气,幸亏我跟东哥的缘分够绵长,否则早就分手各奔西东,哪还会有今天的琴瑟和鸣,夫唱妇随呢。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中秋节。

  “娜仁,你刚才去哪了,我妈找了你好半天?”我刚推开院门,东哥就跑来兴师问罪,一脸的不悦。

  我白了他一眼,将目光打在他身后女人的脸上,阿姨两个字生生的咽了回去,“找我干什么,难道你怀疑我行为不检去搞破鞋吗?”

  东哥诧异,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有些为难,毕竟我的不温柔全因她而起,他也不好有意维护自己的母亲而训斥我,“她怕你遇到危险,是担心你,你想多了。”

  不知为什么,我说完竟然后悔了,撇了一眼东妈,心里有些隐隐的愧疚,但我没有表现出来,顺着墙根走到了院子里,直接开门进了卧室。

  随后,我就听到院子里有轻微的争吵,不用猜一定是因为我。

  “她跟我千里迢迢来到这,吃了很多苦,你真不该那样对她。”

  “她只会耽误你,当初你要是听我的娶了金叶,现在孩子都有了,房子商店金叶的爸爸都会白送你,何必受这份苦!”

  “我穷死也不做上门女婿,我喜欢她,就要娶她,求求你别管了好吗?”东哥的声音显得很无奈,尽量压低了很多,我还是听的很清楚。

  东哥的话就像兴奋剂,在绝望的时候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不再犹豫要不要离开他,也明白了东妈为何要这样对我。

  在她眼里,我的存在就是一块拦路石,影响了她儿子的美好前途,做上门女婿虽然有失男人的尊严,却也是个只赚不赔的买卖,何乐而不为呢!

继续阅读:第三章 借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