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借钱
喜欢吃苹果2018-08-19 06:252,332

  小梅,东哥的小妹,他们家一共四个孩子,他还有一个小弟叫小武,正在老家读书。

  小梅在另外一个城市打工,不过十七八岁,却出落得亭亭玉立,东妈不放心她一个人漂泊在外,让东哥请假把她接到了我们这里。

  那天他们回来的很晚,我已经睡下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小梅正在收拾自己的衣物,见到我很是热情,“姐,你起这么早?”

  “今天带阿姨去医院复查,看看肌瘤小了没有。”一直以来都是我带着她出入医院,找哪个大夫,需要什么流程只有我最清楚,自然还是由我带她去复查。

  半年未见,这个小姑娘越发的水灵俊俏了,难怪东妈会不放心,我说完转身去了厨房,准备做早餐。

  自从我们吵架之后,东妈在没进过厨房,我跟东哥上班早很少在家吃早餐,要不是我今天请假去医院,这个厨房我也不会进来。

  冷锅冷灶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随便煮了锅清汤面,昔日温馨的小家就像手里捧着的清汤面一样,不咸不淡没有一点味道。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离开舍不得东哥,继续下去又感觉自己是寄人篱下的讨饭者,特不仗义。

  明明这里是我的家,我反倒成了外人,想想都觉得很滑稽。

  “做个彩超检查一下吧,情况不太乐观,实在不行就住院吧!”医生的话想一盆冷水,浇透了我衣兜里所有的积蓄。

  这些钱是用来买药的,哪还有闲钱做彩超,跟别说住院了,我腿都软了。

  “姐,医生说住院,你没听见吗,赶紧办手续吧,我妈是不是很严重啊?”

  小梅催促我,我却恨得牙根痒痒,哪还有钱住院,你当我是开慈善机构的,更可气的是,这个女人还那样的对我,凭什么?

  我拿着医生开的住院单,彩超单,血检,尿检······冷漠的看了东妈一眼,“给你儿子打电话吧,钱不够了。”

  “小梅快去打电话,让你哥来。”东妈那盛气凌人的声音,透着对我满满的质疑,好像我有钱不给她用,非常的歹毒一样。

  我只是做了该做的,问心无愧,怎么想是她的事,随便吧!

  东哥来的时候,东妈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眼泪汪汪的好像多委屈,“大夫说妈这病得住院检查,儿子你可来了。”

  东哥当然知道自己手里的这点银子,住院治疗简直是痴心妄想,看着母亲求救的表情抓了抓头皮,“那就住院吧,我去想办法借钱。”

  “借钱,哥你俩挣的钱呢,怎么还要借钱?”小梅质疑的看着我们两个,那目光可以泯灭一个人心中所有的良善。

  “我们两个才出来几个月,每个月工资加起来也就才一千多块,一家人不吃不喝呀,好不容易攒了点钱,全给妈看病了,哪还有了!”

  并非东哥哭穷,的确如此。

  我在饭店打工起早贪黑一个月才300元,东哥在货场搬货,好的时候也不过八九百,这点钱精打细算又能剩下多少?

  如今家里再有个病人,三天两头往医院跑,每种药都贵得要命,如今更是入不敷出,哪还有闲钱住院。

  “那怎么办呀,总不能看着妈病成这样不管啊?”小梅到底是孩子,说话总是孩子气。

  碍于身份的尴尬,我根本没有发言权,杵在墙角心寒意冷,懒得看那一对母女。

  主治大夫过来催促,见我们吞吞吐吐知道为钱犯愁,缓口说道:“要不你们回去把钱凑够再来住院,但不要拖得太久。”

  我们蔫头耷脑的回到家里,东哥顾不上吃饭,去了路口的堂哥家借钱,结果人家说全都用来进货了,没有。

  他又跑去跟货场的老板去借,人家根本不信任,也拒绝了。

  东哥打电话给他的父亲,明知道会失望,但在那种无助的情况下,还是抱着一丝幻想渴望得到帮助。

  一次次的失望,让年仅二十二岁的东哥一下子成熟了不少,柔软的肩膀一夜间褪去稚嫩有了男人的担当。

  “小霞你手里还有多少,我实在借不到钱了?”东哥第一次跟他的大妹开口,说完就红了眼圈。

  他得有多为难,才能把自己逼哭。

  二十二岁,在很多人家还只是个孩子,正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潇洒生活,但在穷人家里,他就成了顶梁柱,要为一个家去承担责任,活得那么累。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中,为他感到难过。

  好半天,小霞也没说话,脸上阴云密布,很不开心。

  她的工资除了自己买衣服,也没什么花销,在那个工资不多物价不低的年头,她也赞不了多少,但一定会有一些。

  “姐,你到底有没有啊,说话呀?”小梅着急先问了一嘴。

  “大姑娘,你,你有吗?”东妈试探的也问了一句,那商量的口吻好像是在求一个外人。

  东哥没说话,只是轻轻的叹气。

  “好不容易攒了几百块钱,你又长病,这一天吃药打针的,啥人家能养起你啊!”

  大家谁也没想到,小霞会说这样的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了动静。

  东妈或许是伤心了,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样对她,嘤嘤的哭了起来,看着也怪可怜的。

  东哥不忍心母亲为难,只怪自己没能耐,看着小霞语气有些生硬,“算我从你借的,以后还你。”

  第二天,我们拿着手里仅有的一千块钱去了医院,主治大看完报告单非常抱歉地说,昨天误诊了,所以不用住院,但情况确实不太好,需要继续服药。

  这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大家顿时轻松了不少,乐呵呵的开了八百多块钱的药回家了。

  天气转眼就凉了,左邻右舍都开始买煤泥拖煤砖,留着冬天取暖。

  我那天休班也让邻居大爷帮忙拦下一辆拉煤泥的车,把煤泥卸到了路口的空地上。

  “孩子,你家的煤砖是自己弄还是雇人?”邻居的郭大爷问我。

  “雇人要多少钱?”没弄过这东西也不会,我随口一问。

  郭大爷看着刚刚卸完的那堆煤泥,背着手说道:“还不得七八十块钱,这可是五吨的泥,给少了没人干。”

  我诧异,“一车煤泥才一百六,雇人还要七八十,一个月工资就这样没了,我可雇不起。”

  “那你准备怎么弄,这可是体力活,小东不好请假,谁干呀?”

  我抓了抓脑袋,愁云满面,是啊,这谁弄啊?

继续阅读:第四章 煤泥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