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矛盾升级
喜欢吃苹果2018-08-15 15:092,705

  我不知道堂哥跟东哥说了什么,导致他如此的激动,为了我去顶撞自己的母亲,明明心里应该很解气的,可不知为何那一刻得我竟然有些听不下去了,拉住东哥直摇头。

  “你别管,我今天就混蛋了,当妈的没个妈样,我这个做儿子的就教教她!”

  东哥甩开我的手,怒不可和,简直换了个人一样。

  这一刻我才明白,东哥竟然是个急脾气的家伙,跟谁都不客气,我对他的了解真是太少了。

  东妈一时哑口无言,从炕上腾地站了起来,目光乱窜,脸色发黑,“你说什么,你要是我儿子你把刚才的话在给我说一遍?”

  原本风平浪静的日子,顿时变成了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所有的疲惫被一扫而空,我夹在他们中间特别的为难,还有说不明道不清的愧疚,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存在,甚至有了离开的念头,随着他们的争吵愈发的强烈。

  就像东妈说的,如果东哥娶了另一个女人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可以像堂哥一样当个老板,又轻松又潇洒。

  没人知道,那一刻我的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负罪感。

  小梅虽然还是个孩子,在母亲跟兄长争吵的同时,也知道极力的护着自己的母亲,指着东哥厉声质问,“大哥,你怎么帮着外人顶撞咱妈呢,我对你太失望了!”

  看着小梅面色黑冷阴森,让我感到心寒。

  她或许忘记了,在他哥哥的眼里心里,我从来就不是外人,甚至超过了她们在东哥心里的位置跟地位。

  如果她知道尊重自己的哥哥,断然不会说这样的话,这让东哥情何以堪呢?

  那一刻,我心如刀绞,伤心不已,所有的真诚被她们践踏的一文不值,后悔不已。

  我带着你的母亲往医院跑的时候,你们可有把我当成外人。

  当我把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给你们买了牛奶补品、衣服的时候,可想过我是外人,接受的那么坦然。

  当我用嫂子的身份,善待你照顾你的时候,可有想过我是你哥哥的女朋友,而非媳妇?

  这一切,我都不用做的那么好的,因为我还未过门,没有那个义务,可我还是做了,就为了大家能够像一家人一样,在遇到难处的时候,团结和谐,不分彼此。

  有人说,在两种情况下可以看清人的真面目。

  一是在你遇到难处时,二是在你是否有利用价值时。

  很显然,我是第二种。

  她们觉得我是东哥婚姻中的拖油瓶,没有另一个女人有实力,想要把我一脚踢开,奔着所谓的幸福而去。

  那一刻,我就该认清了东妈是个怎样的人,可我还是因为心慈手软选择了宽容,但不是原谅。

  后来闺蜜说,你之所以选择宽容,还不是因为深爱着东哥,爱屋及乌而已。

  我扪心自问,的确如此,十几年的婚姻中,我其实没有一天不再回忆往事,很多事情就是在回忆中看清了本质事实,才有了现在的‘聪明’。

  东哥看着小梅忍无可忍,气得浑身发抖,比刚才愤怒好几倍,“这里是我的家,不愿呆滚回去,本来好好的你们一来全都路乱套了。”

  我没想到东哥会下逐客令,特别的吃惊,但比我更吃惊的是东妈,她顿时疯了一样在炕上窜着高高指着我破口大骂,“草泥马的小娜仁,都是你呀,草泥马的,你把我们好好的家拆散了······”

  我躲在墙角,像旧社会里受气的小媳妇一样,不知所措,听着她侮辱我的母亲不敢还嘴,但我却想手撕了她,真的。

  要不是理智打败冲动,要不是东哥怕我说什么,先开了口,后果真的不可想象。

  如果我真的冲上去,东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打他的母亲,最后变成他们娘三个打我自己,我一定会被打得很惨,被打死了也说不定呢?

  最坏的结果就是我们彻底结束恋情,重伤之后躺在医院里无人问津。

  “你凭什么骂人家,你有这个权利吗,你这个妈做的够格吗,明天赶紧领着你姑娘回老家去,别在这胡搅蛮缠。”东哥再次下了逐客令,看着他阴沉的脸,我知道这不是气话,是来真的。

  战争升级,我被彻底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了众失之地,坏媳妇的恶名再也摘不掉了。

  母子三人炒成一团,接下来都说了什么我已经不再关心,除了伤心就是伤心。

  在我的世界观里傻傻的以为,只要我真诚了,世界就真诚了,可是现实并非如此,不是每个人都善待一颗真挚的心,为此吃了很多苦头,可我依旧学不会圆滑一味地被人算计利用。

  用我妈的话说就是傻到无可救药了,连宇宙都拯救不了我。

  我也想变得聪明,能看清每一个人的内心,不为了算计他人,只求自保,可我真的学不会,为此很苦恼。

  我变得不爱与人交流,将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底,越来越自卑,仿佛脑门上写着一个超级大的‘傻’字,别人都知道我智商为零!

  如果今天的事情随便换了一个人,也不会任由东妈指责刁难,更不会傻傻的去一个人托煤泥。

  但话句话说,傻人有傻福,或许就是因为曾经的傻才换的了今天的幸福。

  那时的我,没有那么多烦恼,因为我看不懂别人的伪善,把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得跟自己一善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小霞下班回来看到东妈坐在炕上大哭,小梅在一旁闷声不语,东哥站在窗边愁眉不展,只有我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你们吵架了?为什么呀?就能不能好好地,老吵什么呀!”小霞比较中立,不像小梅帮亲不帮理。

  东妈披头散发红肿着眼睛,鼻涕眼泪呼噜满脸,疯了一样扑向小霞,“大姑娘你可回来了,你大哥他们俩都要把我欺负死了,赶我回家,不给我看病!”

  “我说不给你看病了吗,谁欺负你了,你怎么瞎说呢?”东哥立马转过身,为自己澄清。

  小霞扶住母亲,眉头紧锁,“又是你不讲理吧,我还不知道你。”

  “大哥因为我跟妈不帮娜仁姐托煤泥,一进屋就黑着脸,妈有病干不了,他又不是不知道?”小梅不好眼神的看着我跟东哥,跟小霞陈述事实,想要得到姐姐的支持。

  “那你也有病吗?哪怕你们两个顶一个人,给娜仁姐打个下手也行啊,换做我也没办法不生气。”小霞看了我一眼,觉得自己的母亲跟妹妹确实理亏。

  东妈抹了把眼泪,一把推开小霞,“你到底跟谁一家啊,怎么还帮着外人欺负我,你是我生的吗?”

  “行了,快四十的人了,一点都不成熟,你们来了以后娜仁姐一直住在小床上,又凉又潮,托煤泥还不是为了给你烧炕,你这么说话太没良心了。”小霞的话说到了我的心里,我对她另眼相看,不再鄙视她不为母亲承担医药费的不孝。

  “你,你······”东妈气得直瞪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什么你,赶紧洗洗脸抹的魂画的,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说完她又回头看了东妈一眼,”有你吃有你喝没事瞎搅和啥,重活不干饭也不做,整天看谁都不顺眼。”

  小霞除了把钱看的比较重之外,其实人还是蛮好的,心灵手巧脸蛋也生的漂亮,为人温和心直口快,特别的热情。

  “我哪还有闲心吃饭,你哥容不下我,我还赖在这干嘛!”东妈话还没落,光着脚披散着头发夺门而去,小梅反应快哭喊着紧追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六章 提出分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