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煤泥风波
喜欢吃苹果2018-08-10 23:022,564

  看着面前小山一样的煤泥堆,才觉得自己太冲动了,怎么不等东哥回来商量一下呢?

  东哥接到我的电话,很意外,“怎么啦娜仁,有事吗?”

  我跟东哥都没有电话,所以平时都不怎么联系,听着他气喘吁吁地声音,从听筒那边传过来,我特心疼,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没事,就是告诉你午饭多吃点,干活有劲。”

  “吃了,刚吃完,今天我们老板请客,吃的烤鸭,我给你留了一个鸭腿,可香了。”

  东哥是笑着说的,却听得我心里酸溜溜的,跟针扎一样。

  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他自己那份没舍得吃,或许这就是爱一个人最好的诠释,总想着把最好的留给你。

  烤鸭,自从来到这的确没吃过,最近吃的最好的一顿饭是东哥在夜市给我买的一份煎饼果子,加了两个鸡蛋一根肠一根油条,我吃的狼吞虎咽满嘴挂油,简直是香到不可描述。

  直到现在,我都时常想起那个味道,偶尔会买一份解馋,只是怎么也吃不出当时的味道。

  “你别给我留,我在饭店的伙食好着呢!”

  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已经流进了嘴里,咸滋滋的却非常幸福。

  “今天的电话费不用给了,大妈替你付。”商店的王大妈总是很照顾我们,时常接济我们一些自家种的蔬菜水果。

  我偷偷地抹了把眼泪,在衣兜里翻出四毛钱放在了电话旁的罐子里,“我今天刚好有零钱,谢谢大妈。”

  虽然已是十月中旬,中午的时候还是很热,我看着小山一样的煤泥堆犯了愁。

  东哥那么累,我应该为他分担一些。

  所以,我决定自己干。

  虽然没干过,但我可以问郭大爷。

  郭大爷听说我要自己拖煤砖,特别吃惊,瞪着眼睛看了我好半天,“孩子,你行吗,这可是男人的活?”

  要不是没办法谁愿意自讨苦吃,“我在家什么活都干,没问题!”

  在郭大爷的帮助下,我很快找齐了工具,水桶铁铲,一大捆木棍。

  由于煤泥太干不好成型,需要掺大量的水稀释一下,然后取适中的泥将准备好的长木块放在里面,做成四十厘米长二十厘米宽,高五六厘米的砖坯,晒干即可。

  我虽然在家干过很多农活,但像拖煤砖这样的活我还是第一次干,每一铲下去都要使出浑身的力气才能端起来,煤泥又稠又重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几铲下去我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

  最让我头疼的是水的问题,来回往返四五百米,拎少了不够费事的,拎多了又很吃力,几个来回下来浑身瘫软如泥,手心火辣辣的疼。

  既然已经选择自己干,咬牙也要坚持下去,半途而废实在舍不得那八十块钱的雇工费。

  用老话说就是舍命不舍财,活该挨累。

  头顶着太阳,浑身水洗了一样,从开始的笨拙到渐渐的熟练,除了手掌上的血泡,胳膊酸胀其它也都还好,回头看看身后码放整齐的黑色煤砖,简直不敢相信那是我干呢!

  忽然很佩服我自己,果然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就看你舍不舍得逼自己一次!

  “娜仁,你,你怎么自己干……?”

  我正低头和泥,咬着牙弓着腰,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我连忙抬起头来,喘着粗气叫了声大哥。

  “小东呢,等他回来你俩一起干,别累坏了?”大哥手里拿着一袋子蔬菜,已经到了我的眼前。

  我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伸了伸酸痛的腰,笑了,“他太累了,我自己能行,你看都干一半了。”

  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对我来说却好像半个世纪一样漫长,胡同口歪歪斜斜的水痕,身后做好的煤砖诉说了我刚才都经历了什么。

  “我店里太忙,也帮不上你,给你拿了些菜,还有一条鱼,我帮你送回去。”

  从大哥心疼的目光里,我看到了一种佩服跟不可思议,我虽然不懂心理学也不会读心术,但我就是看得出来。

  “好的,谢谢大哥!”

  对于大哥的接济,我还是很感激的,谢谢二字他受得起。

  大哥从胡同口出来的时候,走得很急没顾得上跟我说话,看着他匆忙的背影我不知道为何会涌起一阵心酸。

  一奶同孙,生活的差距却不是一般的大。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混的像个人样呢?不求追上大哥小康的生活步伐,怎么也得是吃穿不愁,雇得起人托煤泥。

  我继续干活,心里什么也不敢去想,单纯的好像个傻瓜。

  没过多大一会,东哥火急火燎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铁铲,将我推到了一边,“你傻不傻呀,大热天的累坏了怎么办,大哥不说我都不知道。”

  我傻笑,没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回来不扣工资吗?”

  “把你累坏了,我要那些工资有什么用!”

  此刻,东哥的这句话在我看来胜过世间所有的蜜语甜言,足以感动我所有的余生。

  我们一块合力,剩下的煤泥很快就托完了,东哥全程不说话,脸阴的跟黑炭一样。

  我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啦,想问已经没有力气了。

  收工回家的时候,东哥一脚踢开大门,直接去了东妈住的房间,指着她涨红了脸,“你们娘俩可真会享受,喝着茶水嗑着瓜子,好意思吗?”

  “你冲我喊什么,她又没叫我们两个去帮忙!”东妈冷冷的目光扫过我的脸蛋,说得理直气壮。

  东哥将手里的衣服狠狠地摔在水泥地上,眉头紧锁脖子上青筋暴起,凶得吓人,“我真是服了你们了,能说出这样没情没意的话,活不干饭也不做,你们想干什么?”

  一场争吵在所难免,我已经闻到了重重的火药味,尽管不是有意挑的事,可终究还是因为我,我心里隐隐的不安,看着东哥不敢说话,但心里还是很解气的。

  我不知道这样想有点过分,但真的是超级解气,东哥这一次终于站到了我这边。

  “都是你,挑拨我们母子关系,你不愿意干没人逼你,干嘛告小状呢,你就是个和稀泥的坏丫头,没结婚就跟我儿子住一起,丢不丢人!”

  东妈将矛头指向了我,这也是我预料当中的,只是没想到她会把话说得如此难听,我心里特不舒服。

  “你花人家钱看病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人家还没结婚,用的那么仗义,你还有没有良心?”东哥就是给力,总能在关键的时候护着我,给我争口袋。

  我当然知道未婚同居有伤风化,但我不在乎,爱一个人就要倾其所有,那才叫存粹。

  关键是,不这样我妈也不同意,天下的母亲谁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儿过这种朝不保夕的贫苦生活呢。

  我习惯保持沉默,不是我胆小怕事,也不是我有心机故意隐忍。

  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傻很天真,说白了还不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有心眼,根本不会算计别人,也不知道人心隔肚皮,翻脸无情。

  我之所以不争辩,是因为我不会与人吵架,一着急说话就颠三倒四的根本不是东妈的对手。

继续阅读:第五章 矛盾升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