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提出分手
喜欢吃苹果2018-08-15 19:092,535

  初冬的北方,天黑的比较早,虽然还不到八点钟,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

  我看着慌慌张张追出去的东哥跟小霞,站在屋子里一动未动。

  并非我心如石块无动于衷,而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一番争吵而已,一个母亲竟然这般激动,甚至可以说毫不理智。

  在我们家里母亲从来都是儿女眼中的标杆,成熟稳重顾全大局,而东妈着实令我大跌眼镜,唏嘘不已。

  这个母亲怎么跟个孩子一样,这般任性,还不如自己的孩子懂事。

  长长的巷子里回荡着东妈声嘶力竭的哭喊声,在暗夜里显得格外刺耳,令我厌烦极了,捂紧了耳朵躲在自己的卧室,恨不得那一刻我是个聋子,什么也不想听见。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吵嚷声传进院子,我慢腾腾的走到屋门口,捂着胸口不敢出声,急促的脚步声争吵声越来越近,三个人抬着东妈从我眼前一闪而过。

  东妈一直在挣扎着,吵闹着,惊扰了左右的邻居,我听到此起彼伏的关门声次第传进耳底。

  我想,明天一定会有人对着我们指指点点,我也会因此一夜成名,成为那些主妇们热议的话题。

  不管到底是谁的错,到最后我都要背负罪恶之名,成为千百年来人们口中十恶不赦的坏媳妇。

  不孝顺、不懂事、顶撞长辈、恶毒······形容坏媳妇的名词真是太多太多了,而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么多。

  但目前为止,我只占了其中一条,那就是顶撞长辈,这是我在受到冤枉之后最基本的反抗。

  但我知道,自己不管以何身份生活在这个家里,顶撞长辈始终是不对的,可我就是忍不住,总想出一口恶气。

  但事实证明,我的反抗反而加剧了我们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

  那夜的争吵何时平息的,我已经模糊不清了,毕竟已经过去十八年了,很多细枝末节都忘记了。

  我只记得那天早早的上了床,东哥站在床边为难的看着我,眼圈红红的特别吓人。

  我披着衣服做起来,后背一股凉意令我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你怎么啦,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看着他犹豫不觉得眼睛,有些不好的预感冲进脑海,想不出他要跟我说什么。

  东哥慢悠悠的抓起我的一只手,紧紧地握在他宽厚的掌心里,眼泪滚落而下,声音哽咽,“我们分手吧,这样的日子我实在过够了。”

  那一刻,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如同五雷轰顶,看着东哥泪如泉涌。

  开什么玩笑,东哥竟然不要我了?

  要知道,我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了多少,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呢?

  更何且我们是有感情的,难道就因为家庭争吵,不惜断送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吗,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为了争得父母的同意,我不惜未婚同居,让父母勃然大怒颜面扫地。

  我忍受清苦的生活,跟他共创未来,却败给了一个家庭矛盾。

  东哥说这话的时候,可有想过我背负的压力吗?

  同样是父母反对,亲人阻拦,我可以义无反顾,东哥为何轻言逃避,这对我太不公平了,我看着他哽咽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你没必要跟着我吃苦的。”

  那时的我,只想到了东哥可能是因为深爱着我,不想我留下来继续受委屈,却从未想过是不是他厌倦了我,借此跟我分开。

  如果,十八年前换成是现在的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头也不回。

  因为,他的话有太多疑点,而我却傻傻的没有搞清楚。

  很多年后有次写日记,想起了这件事,才反复斟酌着起东哥的话,当时竟然没有猜透他此话背后的意思,还死皮赖脸的求人家,真是太跌份了,活该在以后的生活里受了那么多苦。

  我顾不上擦掉脸上的泪痕,抓住东哥的胳膊,跪在床上拼命的摇头,“我只想要你,我不要跟你分开!”

  原来,当时的我是在苦苦的哀求人家赐予一段感情给我,哪怕是怜悯或许是同情,也无所谓。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不辜负自己的付出,我竟然从主动变成了被动,成了感情的乞讨者,多么的可笑!

  至于未来会过成什么样,我根本没时间去想。

  “我给不了你幸福的生活,我夹在你们两个中间太难了。”东哥突然转过脸不再看我,单薄的背影不停地颤抖,我知道他也在哭,而且很痛苦。

  后来我也曾问过他当初赶我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东哥说不想我跟着他继续受委屈。

  这句话或许是真的,但还有一半的隐意他永远都不会坦诚相告,即便被我戳中他也会极力辩解,因为他不想打破现在的平衡,除非他脑袋被门挤了。

  “我只想要跟你在一起,吃再多的苦我都不怕,哪怕去要饭!”

  东哥或许是被我感动了,猛地转身将我紧紧地搂在冰凉的怀里,眼泪滴在我的脖子上,流进了我的心里,又酸又涩。

  我们拥抱着互相安慰,一直聊到半夜,他再也没提分手的事,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肚子饿得咕咕叫,怎么也睡不着。

  东哥翻身下床拿起自己的衣服呵呵直笑,“你怎么啦?”

  我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他坏坏的样子很纳闷。

  “鸭腿,快起来,我差点就给忘了!”

  我眼前忽然出现一个画面。

  在寒冷的冬夜里,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干瘪这肚子,手里拿火柴······鼻子一酸红了眼眶。

  鸭腿并不大,外焦里嫩油香四溢,让我顿感生活是那么的美好,笑得特幸福。

  “拿着,可香了!”东哥钻到被子里,期盼的看着我,眼睛里跳动着幸福的目光,温暖了整个冬夜。

  鸭腿很轻,我拿在手里觉得它非常的沉重,仿佛捧着的是东哥的一颗心,沉甸甸的。

  “哭什么,眼泪咋那么多呢?”东哥抬手为我擦掉脸上的泪痕,抢过鸭腿自己先咬了一小口,“没有毒,放心吧!”

  我看着他滑稽的样子,噗嗤笑了。

  那是我吃过的最美味最难忘的鸭腿。

  早晨起床,为了避免尴尬,我洗了把脸就上班了,走到巷子口卖点的王大妈叫住我,神秘兮兮的把我拉进屋子里,左右看了看问道:“你婆婆昨晚那是咋了,狼哭鬼嚎太吓人了?”

  我啊了一声,抓着自己的马尾辫有些吞吐,“喝多了,耍酒疯!”

  即便是我们有那么多的不愉快,但在外人面前我有义务维护她的形象。

  “可不像喝多了,她吵着要回家,在我门前满地打滚,那三个孩子好半天才把她按住?”王大妈或许是听到婆婆说了什么,才会质疑我。

  难怪昨天东妈满身是土,原来是学小孩子打滚,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大妈,我上班要迟到了。”

  意犹未尽的王大妈从我这什么也没得到,很是失望,但我没想到她却给我惹了新的麻烦。

继续阅读:第七章 祸从天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