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祸从天降
喜欢吃苹果2018-08-16 17:072,685

  比起昨天的糟心,我更希望过好今天。<p>  工作了一天后,特别渴望回到家的时候,可以看到一张张熟悉又温馨的脸,而不是剑拔弩张横眉冷对!<p>  “娜仁,今天开支准备给自己买点什么,趁着年轻好好打扮打扮,不然像我这个年纪穿啥都不好看了!”<p>  厨师张姐坐在餐桌的另一端,查看着今天的特色菜单。<p>  我苦笑,看着手掌上摸出的血泡,破旧的衣衫忍不住泪湿眼眶。<p>  爱一个人,爱到骨髓的时候,连心都变得贫穷。<p>  如果,那天东哥没有洗脚,如果我帮他添水的时候试试温度,如果我没有先动手·····<p>  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温馨和气,相亲相爱。<p>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事已至此我要么勇敢面对,要么放弃。<p>  闺蜜来信说我是彻底贱到家了,倒贴都没贴明白,花钱还遭着罪。<p>  她的话让我勇敢的接受了现实的残酷,捧着信纸心如刀绞,整个人都疼得没有知觉。<p>  拿起笔,在信纸的后面写下了三个大字-----大傻逼!<p>  后来这三个字被东哥无意中看见,笑着问我什么意思。<p>  我指着自己的苦笑,“你觉得用这三个字来形容我,贴切吗?”<p>  东哥一愣,收回笑容,洗得发白的迷彩服透着盐渍,脸上的汗水像山涧流淌的小溪,蜿蜒匍匐掩盖着那张俊朗阳光的脸蛋。<p>  “你那不是傻,是善良,就像天上的太阳,熠熠发光!”<p>  东哥初二就辍学了,平时也没时间看书,脑海里全都是为了生计而奔波的辛劳,给我写的情书里除了爱你喜欢你之外,没有一句华丽的辞藻,朴实无华让我看到了他真实的内心跟我一样善良。<p>  不过这句话,说得到很有水平,令我刮目相看,“我真的有那么好吗,油嘴滑舌很不像你!”<p>  曾经,我无愧于他这样的赞美,可是现在我受之有愧。<p>  因为我心里有恨,有怨!<p>  比如,昨天。<p>  要是换成自己的爹妈怎么也不会看着女儿一个人干那么重的活而心安理得的喝着茶水嗑着瓜子,悠闲的去享受。<p>  比如,那次争吵。<p>  如果,可以确定那天不小心碰到她的人是东哥,她绝对不会跟外人说自己的儿子打了他,即便说了也是误伤而已!<p>  比如,现实。<p>  如果,她的女儿跟我一样住在男友家里,她一定不会容忍女儿用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拿去给未来的婆婆看病,买衣服买药!<p>  但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却接受的那么理所当然,问心无愧。<p>  怎么忍心欺负人家的孩子,人心真的都是肉长的吗?我很怀疑。<p>  除非我是真的傻,否则怎会不伤心呢!<p>  我低垂着头,强忍着没让心酸的眼泪留下来,瞥了一眼张姐淡淡一笑,“我浑身疼,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哪也不想去。”<p>  手心都是血泡,不敢用力去抓,抹布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想弯腰去捡腿酸的根本弯不了。<p>  张姐看了我一眼,满脸坏笑,“昨天你家东哥也休班了吧,到底是年轻,不知道轻重······”<p>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咬着牙皱着眉捡起地上的抹布,啪嗒丢在了水盆里,水花四溅像极了我凌乱的心绪。<p>  “他没休班,我干活累的,胳膊腿跟不是自己的一样,轻轻一动又酸又疼。”<p>  张姐放下手里的菜单,朝厨房走去,随后又快速的钻了出来,诧异地看着我问道:“你兼职了?”<p>  我一愣,连忙摇头,“没有,自己家的活。”<p>  “那也不至于累成这样,你大扫除了吗,租的房子弄那么干净干什么?”<p>  我笑了,不想跟她解释太多,“干净住着舒服。”<p>  下班的时候,老板娘将这个月的工资递到了我的手上,看着那三张百元大票我有些小兴奋,虽然不多却是我全部的家当。<p>  东哥又来接我下班,但我没告诉他我开支了,因为我想给自己买身像样的衣服,就像张姐说的那样,再不穿就真的老了,尽管我才二十二岁。<p>  刚一拐进胡同口,我就看到了自家门口停放着房东的自行车,这才忽然想起到了交房租的日子,心里一紧,手不自觉地插进了兜里,生怕有人把那三百块钱抢了去。<p>  “一个月过得太快了,又该交房租了。”东哥打开院门快速的走了进去,言语中盛满了无奈,只有同甘共苦的我能听得出来,体会得到。<p>  我什么也没说,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脸阴的跟八月的雷雨天一样沉。<p>  “臭小子,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好半天了。”房东是个老实巴交的退休工人,人很善良也很朴实,对我们也很关照。<p>  东哥不好意的笑了,看着房东满脸歉意的表情,搞得好像她欠我们钱一样。<p>  我礼貌的打了招呼,“阿姨,又让你跑一趟,怪不好意思的。”<p>  她也笑,“没事,就当锻炼了。”<p>  东哥端着水过来,轻轻地放到房东的身边,用下颚着了指了指自己的母亲,“你怎么让张阿姨等这么久,赶紧的吧!”<p>  东妈刚才还春风满面的,听了东哥的话顿时急了,“我哪有钱啊,都买菜了。”<p>  “什么,那四百块钱都买菜了,我前天才给你的?”东哥跟我一样都感到很诧异,四百块钱在2002年,够我们普通的家庭生活半个月了。<p>  “昨天给小梅买了套衣服,一百······多,我买了一双棉鞋八十多,我又订了一个月的牛奶。”<p>  东哥顿时大发雷霆,全然不顾房东还在。<p>  “一百多,你知道那一百多我是怎么挣来的吗,这么冷的天我浑身湿透,为了省钱每天中午都只吃一个馒头,累得浑身发抖眼冒金星,连咸菜都舍不得买,你随便就花出去了,那可是我的血汗钱,你花的时候不心疼吗?”<p>  “小梅是个大姑娘,总不能穿的太破烂,再说了我也冻脚,挣钱不就是花的吗?”东妈从椅子上下来,用手指着自己的儿子,说得理直气壮。<p>  东哥已经无话可说了,指着自己的身上,又指向我的身上,无力的垂下手臂,蹲在地上抱头催泪。<p>  他想说,我们两个起早贪黑努力挣钱,却没有一分钱是花在自己的身上,穿的是左右邻居亲戚朋友给的,吃的食不果腹,既然这样又何必这么辛苦呢!<p>  房东看着我,一脸的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p>  那一刻,我眼前一黑差点摔倒,我的衣服没有了,小梅替我穿了。<p>  又一次替人家做了嫁衣,我好不甘心,整颗心都在滴血。<p>  送走房东,手里只剩下了六十块钱,留着卖卫生巾吧,总不能弹尽粮绝。<p>  东哥坐在床上闷声不语,我刚要上床,东妈猛地推门进来,看着我面黑如碳,“你跟卖点的老王婆说什么啦,你挺厉害呀,到处嚼舌根,你算什么东西?”<p>  我看着她哭笑不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喜欢搬弄是非吗?<p>  “什么,我嚼舌根!”<p>  东哥站了起来,挡在我们中间,背对着我,“你又要干什么,这一天就没有消停的时候,烦死了?”<p>  “都是你,非要跟她处朋友,不然哪有这么些糟心的事情,她跟人家说我坏话,我今天才知道。”<p>  东哥狠狠的拍着自己的脑袋,特别的无奈,我更是不知祸从何起,一脸的无辜。<p>  如果躺着也中枪,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迎接明天的朝阳。

继续阅读:第八章 百口莫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