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买药风波
喜欢吃苹果2018-08-19 06:393,105

  最近这些日子平静的就像晚秋的湖面,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不过倒也肃静。

  俗话说山雨欲来风满楼,别看平湖无波不过都是表面现象,湖底的万丈波澜正蠢蠢欲动,随时会搅乱暂时的平静。

  包房的客人走后,我正在收拾碗筷,厨师张姐喊我接电话。

  我放下手里的事情跑了过去,笑呵呵的看着张姐做了个鬼脸,“谢谢!”

  张姐拍了我一下,“年轻真好,如漆似胶的!”

  不用想,来电话的肯定是东哥了,我掩嘴偷笑,欢快的对着听筒问道:“喂,哪位呀?”

  “是我,娜仁,吃午饭了吗?”果然是东哥,不过他的声音有些急,不像往常平和。

  “刚吃过,你呢?”我问,但也没多想。

  “吃了。娜仁,我今晚要随车去外地,三天后回来,跟你说一声。”东哥说完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啦。

  “哦,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不用担心我。”

  “没事早点睡觉,不要······不要。”好半天东哥也没把剩下的半句话说完,一项伶牙俐齿的他也有吞吞吐吐的时候。

  “你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他们等着我呢,先挂了。”东哥匆忙的就挂了电话,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下班回去的路上,第一次有了厌倦回家的感觉,因为东哥不在,我彻地成了外人,不愿独自面对那三个母女。

  看到路边有个公用电话亭,忍不住下车拨通了闺蜜寝室的电话。

  闺蜜不在,我有些失落,怏怏的朝所谓的家走去。

  我推开屋门,像往常一样跟东妈打了声招呼,她听到我的声音,披着衣服下了炕,“回来了娜仁,我儿子说他今晚不回来了,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知道,他告诉我了,阿姨你早点睡吧。”

  我说完淡淡一笑,准备回自己的房间,门还没等推开,东妈突然叫住我,“我吃的药没有了,你那还有钱吗,我兜里的钱不够了?”

  一个月不过三百块钱,最近连着两个月是我在交房租,东哥的钱不是买药就是买米面粮油,根本没有存款,这个时候跟我伸手要钱,哪还有啊!

  “我手里也不多了,好像也就四十几块,你先拿去用吧!”东哥不在家,我能怎么样呢,再不情愿也不能不管。

  “娜仁姐,你就这点钱,不对吧,我哥的钱差不多都交给你保管,他不在家你可不能一推六二五,坐视不管。”小梅显然是不相信我,那副质疑的表情我很多年以后都记忆犹新。

  握在手里的四十块钱,被我攥成了一团,恨不得将它揉碎了吞到肚子里,变成一坨屎排出去也不给她们糟蹋这份心意。

  “嫌少我也没辙,不信就打电话问你哥吧!”最终我还是将那四十块钱递到了东妈的手里,“阿姨,拿着吧。”

  东妈皱着眉头看着向自己的女儿,唇角微动显然是很失望。

  “这点钱能干什么,一盒药五十八块钱,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呢?”

  “那就等你哥回来吧,我的工资刚交了房租,你们也看见了。”

  “这还没结婚呢,就支配着我家的钱,还真看得起自己,你不买药我妈病严重了你担当得起吗?”

  难怪东哥打电话的时候吞吞吐吐,原来是在这等着呢,人走茶凉这速度也太快点了吧。

  “你逼我也没用,没有就是没有。”我推开自己的房门,气呼呼的坐到了床上,心碎了一地。

  这就是暴风雨要来的前奏吗,我突然很恐惧,抱着自己无法安睡,回想着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越想越难过。

  瞪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东哥不在家,我总不能看着东妈不管,刚要准备洗脸打开水龙头一滴水也没有。

  又停水了,我拿起水桶朝外走去。

  邻居李大妈自己在院子里打了口井,停水的时候我就会去她家拎一些救急。

  李大妈见到我特热情,一边帮我接水一边嘘寒问暖。

  我看着她突然有了个不现实的想法,犹豫了半天尽管难以企口但还是说了。

  “大妈,你能借我两百块钱吗,我有急用,这个月开了工资就还给你。”

  我话还没说完,头已经低到了裤裆里。

  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跟人家借钱,而且还是为了别人。

  李大妈听完好半天没说话,我以为李大妈会拒绝,特别的尴尬。

  过了半晌,李大妈从衣兜里掏出两百块钱递到了我手里,语重心长的看着我,“孩子,不着急还,大妈刚开的支。”

  有人说锦上添花无人记,雪中送炭记心间,我感激得泪湿眼眶。

  难怪这个城市总是阴雨绵绵,连寒冷的冬季都阴沉沉得,原来都是被我的眼泪沁润的。

  的确,来到这个城市,我哭的日子总是比笑多。

  上班走得急,我忘记把借来的两百块钱交给东妈,过了午饭的档口,我抽空去了趟医院,找到一直给东妈看病的夏医生,没想到她直接开了一个疗程的药,五盒一共290元。

  我拿着药单犯了愁,因为手里的钱不够,看着药局的护士问道:“我能少点吗?”

  “是不是钱不够了,要不你去外面的大药房看看,那里能便宜一点,我自己买药都不在院里开。”药局的小护士看出我犯难,悄悄地告诉我。

  我连忙道谢,直奔大药房,五盒药下来竟然省下了100元,我松了口气。

  晚上下班我把药拿给东妈,她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好半天,看得我心里直发慌,“你买的,不是没钱了吗?”

  “借的。”

  “······借的?”东妈越发的质疑,拿出其中一盒药看了一眼,“这药盒的颜色看着淡一些,跟上次的有些不一样。”

  人要是心眼多,连眼神都这么好使,一眼就看出来了。

  其实也没差什么,连生产厂家都是一样的,我仔细的比对过,不过还真没注意这药盒的颜色,她一说我也看了一眼,还真是。

  我有些心虚也没做过多的解释,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偷偷地观察着那屋的动静,直到她们关了灯我才放心的钻被窝里。

  三天后东哥从外地回来,拖着疲惫的身体一进屋屁股还没等坐热呢,东妈就开始诉苦,那表情比演员的还丰富。

  “儿子,妈这肚子最近两天疼得厉害,你抽空带我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吧,是不是瘤子又大了?”

  东哥皱眉,“你好好吃药了吗?”

  “吃了,娜仁又给我买了五盒,好像不管用呢!”

  东哥听完朝我看了一眼,眉眼间带着感激之情,我莞尔一笑显得有些羞涩,也没注意东妈的表情,更没去想她话里的意思。

  “既然有药那就先吃着吧,等这些药吃完了再说。”东哥拉住我的手,笑得满面春色。

  许是看东哥的心思全在我这冷落了她,东妈有些不悦,“这药不是医院开的,吃了也是耽误病情。”

  东妈说完突然拿出药盒递到东哥面前,用眼尾的余光还瞥了我一眼。

  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突然乱糟糟一片,连根针都插不进去。

  看来是平静的日子过够了,没有点吵闹她是不习惯啊!

  “这不跟医院开的一样吗,你可别疑神疑鬼的了,好吗!”东哥接过药盒看了一眼,瞧着自己的母亲面部扭曲的跟个煮熟的牛肚一般。

  “我没疑神疑鬼,你看这药袋子,是盛德堂大药房的,上面写着字呢?”

  好啊,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难怪她刚才还好好的,一看到东哥肚子就疼得不行了。

  人都说是狗改不了吃屎,我这不是犯贱吗,费力不讨好不说还惹一身臊,看着东妈心口哇凉哇凉的,能冻死一头成年大象。

  “你不用看着我,这药确实是在大药房买的,当时手里钱不够,再说了生产厂家都是一样的,怎么能不好使呢!”我一把夺过写着盛德堂大药房的塑料袋,丢进了垃圾桶。

  东哥顿时没了笑模样,看着一脸得意的母亲又看了看我,“你让娜仁给你买药了?”

  “你不在家,我不找她找谁呀!”

  “娜仁,你哪来的钱,这药就算是在大药房买也得小二百吧?”东哥胸口起伏,紧紧地盯着我。

  “从李大妈借的,第一次跟人家借钱没好意思借太多。”

  东哥彻底火了,指着母亲咬牙切齿,好半天才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大姑娘存着好几百块钱,你不从不她要,就知道欺负我们两个,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看着东哥黑包公一样的脸,东妈一时语结,低着头闷声不语。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始作俑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