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始作俑者
喜欢吃苹果2018-08-20 22:262,845

  记得小时候,常听邻居沃阿姨说她自己,溜须拍马都赶不上趟,阴差阳错总是拍在马蹄子上。

  此时想来这句话用在我身上到是很恰当。

  东哥将我买的那些没吃完的药装进了自己的衣兜里,拉着我的手回到了我们的房间。

  “儿子,你这是要干什么,把药还给妈?”东妈的声音从门缝传进来,洪亮又惊恐。

  “不管用还吃什么,吃严重了娜仁可担不起,赶紧睡觉吧,我抽空给你再买几盒。”

  东哥说罢随手关了灯,迫不及待的抱起我放在了床上,热辣的吻猛烈的向我袭来,我瞪大了眼睛不敢出声,任他疆场驰骋万里飞花······

  书上说小别胜新婚,我看着枕边熟睡的东哥忽然就想到这个词,不自觉的抱紧了他,幸福荡漾在胸膛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爱情让我变得小气,也让我学会了隐忍。

  次日清早,东哥带着我去了新开的早餐店吃包子。

  我们突然就提到了昨天的事情。

  “你把那些药放哪了?千万别扔,那可是真金白银换来的,我心疼了一宿。”我咬了一口香喷喷的肉包子,探寻的问道。

  东哥四下看了看,用筷子在我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你老公我有那么傻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闷声吃痛,揉着额头想不出他要干什么,索性就不猜了,继续吃饭。

  这里的肉包子真的很不错,我竟然吃了两个。

  闺蜜的信就像女人的大姨妈,每个月一封,每次都会写上万把个字,真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多说话要对我说。

  她说遇到了心仪的男孩,羞于表达问我当时是怎么跟东哥开始的,求赐教。

  我忍不住大笑,仿佛看到了她认真的傻样。

  她还提醒我说,我们家一定有个搅屎棍,不然我跟东妈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因为我曾跟她说过,东妈是个极好的妈妈,不知为何突然就变了。

  在我的世界里,闺蜜是我唯一愿意吐露心声的人,除了被窝里的事情我什么都跟她分享,她也会以旁观者的心态为我指点一二,很多时候都被她言重了,为此我更加的依赖她。

  我跟东哥是两情相悦,彼此爱慕,但他因为家境贫寒不敢跟我示爱。

  后来,他通过我的表弟,委婉的向我转达了他的心意,刚巧那个时候我要去南方,火车票都定好了,回不回来都很难说。

  我当时很纠结,要不要为了他留下来,可是看到老妈满怀希望的把一份责任寄托到我的肩上时,我只能忍痛割爱选择离开,因为我不想让老妈失望。

  东哥是我一见钟情的男孩,下了这样的决心自然舍不得,但也不忍心看他在我这里受挫,便写了一封鼓励的回信。

  他抓住了这个机会约我晚上见面,我又忐忑又惊喜。

  顺其自然,我们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

  老妈知道后简直是暴跳如雷,骂了我一个晚上。

  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可一旦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即便那个人是我的父母也无法撼动我。

  为了爱情进展顺利,我们只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答应我的母亲去南方。

  临走之前,我跟东哥定下了一年之约,前后脚去了不同的城市。

  我在南方的姑妈家里暂时住下,为了能够让我留在那个城市,将父母也带出去,姑妈四处托人拼命的给我找男朋友。

  可我一个也没见,因为心里已经被东哥填满,再也容不下他人。

  不过我当时胖的要死,就算去相亲也会被人家否定。

  在这个看脸看身材的时代,去饭店端盘子都没人要我,一度很受挫。

  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当时那个帅到几条街都暗淡的男孩,为何会偏偏看中我了呢?

  后来我辗转去了几个工厂,姑姑不放心又一次次把我接回来。

  最后姑父听广播里招话务员,我凭借着标准的普通话被破格录取,人生便自此开了挂。

  在农村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连手机是什么也不知道,更别说去银行存钱取钱这样的大事情,是我的经理姐姐一点点的栽培我,历练我,去了很多城市跑业务,见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使我从一个土到掉渣的农村娃,变成了身穿西服短裙的城市“小白领。”

  当然,此白领非彼白领,你懂的!

  一年之后,我如约回到家乡,见到了我的情哥哥,为了保住这份感情不得已离开家乡,开始了同居的生活。

  东哥的处境跟我一样,总是被亲戚朋友催着找对象,后来在一个工地干活,被包工头的女儿金叶相中,非要死气摆列的嫁给他。

  说是嫁,其实是让东哥做上门女婿,条件非常丰厚。

  金叶猛追不舍,东哥只好偷偷地离开了那个城市。

  后来由于小梅的出卖,金叶又长途跋涉追了过去,结果在火车站被东哥一顿痛吗,这件事堂哥可以作证。

  东哥也是,我也是,对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都特别的珍惜。

  所以我尽量的去忍,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跟痛苦。

  闺蜜的提醒让我如梦初醒,难道那个搅屎棍是小梅?

  如果真是她,那一定也跟金叶有关。

  想到这我突然有了一丝危机感,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内心慌乱不安,一下就没了自信。

  据说,那个金叶不仅家庭条件优越,人也是很有气质,杨柳细腰长发如瀑,性格温婉。

  下班路过王大妈家,她刚好出来倒炉灰,见到我寒暄了几句,“娜仁,才下班,冷不冷!”

  “还行,我们家比这冷多了,我耐冻。”我下了车子,将手放进衣兜里取暖。

  王大妈温和的一笑,“难怪你小姑子穿那么少,我看着都冷。”

  “你是说小梅吗?”我随后一问。

  “你那两个小姑子长得一样,我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不过模样都挺俊,随你老婆婆了。”王大妈说着往胡同口看了一眼,嘴边啧啧夸赞。

  东哥他们一家人颜值的确很高,我跟他们走到一块连头都不敢抬,简直是天壤之别。

  其实,有的时候也很理解东妈的不甘心,换做是我也希望儿子娶个漂亮的儿媳妇,可希望归希望,感情的事她又怎么能左右得了呢!

  “小梅刚才来过了?”我也往胡同口看了一眼,什么也没看见。

  “可不嘛,刚走。她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最近电话可勤了?”

  我一愣,没听说呀,不会吧?

  “不能,她才多大,有可能是朋友什么的!”

  王大妈呵呵一笑,“我看不是,俩人聊得可开心了,叫什么金?”

  我一怔,“金叶是吗?”

  “是吧,我也听不大清楚!”

  我推着车子慢吞吞的往回走,对这个看不见的情敌竟然不战自危,心里七上八下乱八七糟的。

  刚一走进院子,我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东妈跟小梅欢声笑语,我忍不住驻足偷听。

  “今天又有人给金叶介绍对象了,我哥傻啦吧唧的就是不开窍,真要是娶了她咱们全家都跟着借光了,干嘛还在这受苦。”

  “金叶看了吗?”

  “没有,还再等我哥回心转意呢!”

  “金叶那孩子多好啊,我手术的时候床前床后的伺候,也不嫌脏,可就是不随你哥的心,我也是干着急。”

  ······

  那一刻,我觉得世界都灰暗了,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原来,她们处处刁难我,找我麻烦,就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给金叶腾地方。

  “娜仁,你站在院子里干什么,多冷啊?”东哥的声音冷不丁在身后传来,吓了我一跳。

  看着他笑呵呵地走近我,我慌忙冲进了屋里,趴在被子里失声痛哭。

  绝望,失落,被人戏耍的滋味一股脑的涌进心口,委屈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比起母亲的阻拦,这才是我最难过的一关。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症结所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