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落石出
喜欢吃苹果2018-08-19 05:512,625

  陌生的城市,拥挤的人海,我就像一颗浮萍,飘浮不定忽然没了方向感,孤独无助像一堵墙瞬间压像我。<p>  身后传来东哥急促的脚步声,我抬腿就跑,恨不得立马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让他永远都找不到。<p>  但我知道,自己其实是舍不得跟他分开的,只因当时太伤心太无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p>  巷子口没有路灯很黑,我被前面突然窜出的黑影吓了一跳,突然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东哥,屏主呼吸朝墙根走去。<p>  东哥许是看出我害怕了,连喊了几声我的名字,“娜仁,娜仁!”<p>  “是娜仁啊,我正要去喊你,你妈妈来电话了。”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是卖点的王大妈。<p>  我赶紧搭话,“大妈你慢点,小心脚下。”<p>  我急忙向前奔去随着她一块进入商店,迫不及待的拿起听筒,希望熟悉的声音传来时我不要哭出来就好。<p>  “大姑娘,吃饭了吗,才下班吧,最近没啥事吧?”妈妈的声音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柔软的声音,我一下就哽咽了。<p>  简直是一言难尽啊!可我又能说什么呢,只能报喜不报忧。<p>  “吃了,你这么晚了打电话是不是有事啊?”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八点多了。<p>  “没事,就是这几天做梦不好,担心你。”<p>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我赶紧捂住颤抖的嘴唇,将脸扭到了一侧,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p>  “妈,我好着呢,最近都长胖了,你不用担心我,梦都是反的。”说完这句话,我的眼睛已经模糊了,委屈无助一股脑的涌进心口,难过的无法形容。<p>  原来,我的内心竟如此的脆弱,连妈妈一句简单的问候都承受不住,另我瞬间溃不成军。<p>  我忍着哽咽的声音跟妈妈寒暄了几句,匆忙的挂了电话,因为我怕她听到我哭得声音会更加的担心。<p>  “娜仁啊,想家了吧,想家了就回去,看你哭成这样怪心疼的。”<p>  看着王大妈担心的眼神,我拼命的摇头,眼角余光看到东哥忽然走向了门外,原来妈妈是爱我的,所有的猜忌在那一刻突然就释怀了。<p>  我交了钱向门口走去,王大妈突然拉住我的胳膊,瞟了一眼门口小声的问道:“你婆婆没为难你吧,我今天抢了她几句?”<p>  这个时候我能说什么呢,王大妈也是好心,我又摇了摇头,“没有。”<p>  “大半夜的在我门口滚来滚去,哭哭啼啼又吵又嚷哪有个当妈的样子,整的我一夜没睡好。”王大妈说完还不忘朝门口看一眼,我知道她是怕被东哥听见不好。<p>  我尴尬地笑笑,不知道该说些些什么,又好像说什么都不对,有了前车之鉴,此时唯有保持沉默才是明智之举。<p>  “也就你这孩子老实,我真真的看不下眼,大热天一个人拖煤砖她也不帮一把,心也太狠了,换成我可做不出来。”<p>  王大妈比我高出许多,是山东人,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紧盯着门口,虽然已经很小声了,但我敢保证如果东哥此时没走一定也听见了。<p>  或许,王大妈是有意为之也说不定呢?<p>  但我却希望王大妈是有意的,我也好洗脱罪名。<p>  “她身体不好,一直在吃药呢。”我言不由衷的回了一句,表面上是说给王大妈听得,但我更希望门外的东哥能听到。<p>  如果他听到了,会怎么想呢?<p>  我在心里揣踱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外,不确定他在不在。<p>  “娜仁,我听说你婆婆还冤枉你打了她,真有这事吗?”<p>  王大妈的话一出,吓了我一跳,原来她还真是知道,并非东妈添油加醋,我立即反问道:“大妈,你怎么知道的,谁跟你说的?”<p>  “前几天你大哥的老丈母娘来我这找孩子,她说的,啧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当时气坏了。”<p>  都说山东人热心肠,为人直爽热辣,一直也没机会得意印证,现在我终于见识到了,果真如此啊!<p>  不过,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她这样的热心肠,看着她向后退了两步。<p>  或许是东哥听不下去了,在外面咳了两声,我借机赶紧溜了出去。<p>  夜黑如墨,天空上一点星光都没有,或许是要下雪了吧,压抑着人有些窒息的感觉,我没有理会站在门口的东哥,径直朝的路口走去!<p>  “娜仁,你干什么去,这大半夜的不要闹了好吗,我错怪你了,对不起!”东哥紧追了上来,声音急促又不失温和,跟刚才判若两人。<p>  能让他太度转变的如此快,当然是听到了我跟王大妈的谈话,但我却一点也不想原谅他,反而更加的生气。<p>  在一起差不多一年了,朝夕相处间难道还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吗,可见他根本没有判断力,轻易的就相信了别人的挑唆,失去自己的立场。<p>  以后的生活里,这样的摩擦会有很多,难道他都会盲目的站队一块冤枉我欺负我吗?<p>  我真的不敢想象那将是怎样的让人疯狂。<p>  “娜仁,我都跟你认错了,你怎么还如此任性呢,赶紧跟我回去?”<p>  这句话从何时说起呀,我怎么就任性了,你们母子一块欺负我的时侯可有想过我多么的伤心难过,现在知道错了,晚了!<p>  我停下脚步猛地回头,在寒冷的夜风中几近歇斯底里,“我带你妈妈出入医院看病抓药,把自己的工资全都奉献出来,我却连个袜子都不舍得买,你拍着良心说说我做的怎么样?”<p>  “你做的无可挑剔,我都看在眼里。”<p>  “可她呢,在你亲戚面前污蔑我,坏我的名声,处处挤兑我,可你是怎么做的,你竟然为了她,为了自己清静,要将我赶走。你把我当什么啦,不想要了就一脚踢开,你当时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有愧吗?”<p>  东哥看着我失态的样子手足无措,不停地赔礼道歉,“我知道错了,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跟我出来闯荡,我说那样的话太不是人了。”<p>  “如果你真知道错了,今天就不会跟着你的母亲一块怀疑我,刚才王大妈的话你也听见了,那些话是我说的吗?可你呢,认定是我,恨不得我跪在你母亲面前认错!”<p>  我不知道,如果王大妈没有说出真相,我们两个会怎样?<p>  但无非就是两种结果,一是继续相处下去,但心有裂痕东哥不在继续相信我。<p>  再就是彻底分道扬镳,桥归桥路归路此生再无任何交集,只有回忆伴着心酸压在心底,直至泛黄。<p>  “不会,是我一时糊涂,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老公错了!”东哥趁我转身之际一把扯过我,将我柔弱的身体紧紧地搂在他单薄的怀里,用冰凉的脸蛋为我擦拭泪水。<p>  “以后谁说什么老公都不相信,老公就信你,不生气了好吗?”<p>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他温润软语的态度,靠在他的胸膛任泪肆虐,失声痛哭。<p>  回到出租屋,我直接上了床。<p>  东哥去了他母亲的屋里,说了好一会的话。两无仅有一墙之隔,他们的谈话我听得七七八八。<p>  表面上东妈哼哈答应不再与我作对,但我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的。<p>  因为,视你为眼中钉的人是不会轻易放弃与你博弈的。

继续阅读:第十章 买药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