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百口莫辩
喜欢吃苹果2018-08-17 21:562,726

  有人说,生活就是一地鸡毛,没人能把这长长的一生过得顺遂,无风又无浪。

  也有人说,生活就是在你笑的时候,总会有人看你不顺眼,你跌倒了又会有人想要扶你一把。

  那我的人生苦成这样又算什么呢?

  刚一出生就差点夭折,刚跟着奶奶过了几年好日子,她就毫无征兆的撒手人寰跟我天人永隔,让我用了全部走过的人生去想念她。

  或许是太孤单了,就无比的渴望有她在我身边,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是真心待我的人。

  父母,在我这二十二年的人生中,只是个称呼,连拥抱都是一种奢望,只能眼看着父亲抱着弟弟妹妹们嬉戏玩耍,容忍着他们肆无忌惮的吵闹顽皮,对我却视而不见,即便做得再好,也不会被认可。

  成年之前,我的日子过得心惊胆战,挨骂是家常便饭,挨打是偶尔加餐。

  记得有一年,我贪玩常常住在表姑家里。

  老爸在一个雨夜把我从表姑家里接走,一路上他都没跟我说一句话,我坐在大大的自行车后坐上玩着雨水,笑得如同路边的喇叭花一样舒展,却不知道一顿胖揍已经离我不远了。

  那时他不过三十出头血气方刚,满身的腱子肉,一脚过来我整个人都趴在了雨水里,我吓得以为天塌地陷了,慌忙爬了起来,还没等站稳老爸又飞来一脚,屁股上顿时火辣辣的,我看着父亲怒不可喝的脸忘记了哭喊,站在那认他一脚又一脚,直到再次倒在雨水里······

  还有一次,我正在画画,四岁的小妹妹淘气抢走了我手里的铅笔,在我的画本上胡乱涂鸦,我气得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笔朝她郑了过去。

  一切就是那么巧,笔尖不偏不正刚好戳在她稚嫩的额头上,小妹大哭不止,老爸心疼的抱起小妹放在妈妈的怀里,黑着脸拉起将我丢到院子里,拿起扫帚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顿打,妈妈见状不但不劝阻反而还在一旁解恨的摇旗助威。

  我惊恐的看着老爸,不明白他为何一而再的对我出手这么狠辣,难道我是路边捡来的孩子吗,让他这样不疼不爱。

  尽管我疼得呲牙咧嘴,无力挣脱他的大手,但我却倔强的连一句求饶的话都没说。

  如果你能打死我,那就用尽全身的力气好了,我在心里狠狠地说。

  老爸手里的条扫没有停下的意思,我的屁股跟大腿后面疼得已经失去了知觉,当我用乞求的目光跟爷爷求助的时候,他背着手无动于衷的表情让我彻底绝望了,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心疼我,爱护我!

  从此以后,那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不愿与人交流,没事的时候连大门都不出,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任花开花落都与我无关。

  爷爷说,爱之切责之深,爸爸那是因为太爱我了。

  我听完之后,直接泪崩了,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心疼到滴血的感觉,无法描述。

  尽管这样,我依旧深爱着老爸,他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无人可以取代。

  在我的记忆里,生活在姥姥家的那两年是我最开心的时光,也是最念念不忘珍藏在心底的日子。

  因为,从十岁开始,我就告别了童年,单薄的脊背上是弟弟肉乎乎的小身体,寒暑假成了我最难熬的日子。

  洗衣做饭,喂鸡喂猪,照顾弟弟妹妹,脖子上挂着家门的钥匙,上学的路上稚嫩的肩头永远背着三个大书包,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像宝贝一样挂在自己的心尖上,却从来都没善待过自己。

  可那又怎么样呢?

  该伤害你的,一样不会手软,忘记了姐妹之情。

  到头来在父母眼里,嘴甜的那一个永远胜过付出最多的。

  经济好的也总是被父母常挂在嘴边,眼里永远都装不下贫穷语拙不会溜须拍马的那一个。

  小姨说,娜仁这孩子太好了,好到挑不出毛病。

  我承认,没嫁人之前,我对得起这样的赞美,更对得起长姐如母这四个大字。

  也曾难过自己傻傻的付出,但却无悔。

  因为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也是不求回报的,与此同时也不希望被伤害,所以才会觉得伤心💔甚至无法接受。

  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逐渐变得圆滑,不再隐忍,再也找不到从前的半点影子,但我依旧善良,公交车上会主动让座,不会在马路上丢弃垃圾·····

  说来说去,还不是我无能,能怪谁呢?

  伤心的事情太多了,今天就先说到这吧,因为我已经哭红了眼睛。

  东妈是个很较真的人,好不容易抓到了我小尾巴,怎会轻易松手呢。

  “你有种再把那些话当着我们的面重说一遍,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平常没发现东妈的眼睛那么大,此时瞪得跟铜铃一样,言之凿凿的跟我叫嚣。

  我推开挡在面前的东哥,准备跟她争论一番,东哥皱着眉头扫了我一眼,也开始怀疑我,“娜仁,你,你到底说没说。”

  那一刻,我就像法庭上受审的犯人,不同的是我面对的却是自己深爱的人,这让我很受伤。

  “如果你认为我说了,我也没什么可解释的!”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的是那么的痛快,喉咙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疼。

  “你喊什么喊,说了就说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也没责怪你的意思。”东哥看着我,失去了全部的温柔,那眼神跟她母亲如出一辙,令我心寒。

  “儿子你还跟她争辩什么,年纪不大嘴跟老娘们棉裤腰一样松,以后咱家这点事还不得被她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啊?”

  东妈有了儿子助阵更加的硬气,用手指着我跟仇人一样,如果杀人不犯法,她一定很想将我大卸八块。

  我看着面前的这对母子,真是难得的沆瀣一气,浑身颤抖的连吐字都不清楚了,“我不知道你听到了什么,但我什么都没说,老天作证我问心无愧!”

  “你没说人家咋知道我昨天满地打滚吵着要回家,你没说她怎么知道前些天你跟小东打仗的事,难道还是我说的吗?”

  “什么?”我一时间也想不通,王大妈这个时候裹什么乱啊,这不是存心给我上眼药吗,我叫苦不迭!

  “心虚了吧,我去买东西那老婆子对我冷若冰霜的,还说她家的东西不卖给我这个恶婆婆,说我是喂不饱的白眼狼!”

  东妈越说越激动,就差没给我一巴掌了,我看着她急头白脸的样子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打滚的事情王大妈亲眼所见,我跟东哥打架的事情又是谁说的呢?难道王大妈有顺风耳千里眼不成?

  平日里她对我很照顾,又不能去对质,只能吃哑巴亏了。

  东哥终于沉不住气,眉心紧锁一脸不悦的看着我,“娜仁,你这样就有些过分了,自家的事情你跟外人说什么呢,败坏我妈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我没说就是没说,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留下这句话,我夺门而去,长长的巷子口里,伸手不见五指。

  我抱紧了自己,哭得稀里哗啦。

  这个家,我还要回去吗?

  一直以来,我都傻傻的以为,就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我,东哥也会力挺我到底。

  因为他是我在这个城市里最亲的人,是唯一可以依靠的。

  然而此刻,我们之间仿佛隔万重山的距离,遥远的无法靠近,甚至有了疏离感。

  “娜仁!”

  东哥的声音划破夜空,我却不想停住脚步。

继续阅读:第九章 水落石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