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症结所在
喜欢吃苹果2018-08-21 06:582,415

  东哥见我无缘无故哭得如此伤心,吓得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安慰。

  “娜仁,是不是在饭店有人欺负你,我去找他?”

  我摇头。

  “可是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

  我还是摇头。

  “那到底咋了吗,你倒是说呀,急死我了!”

  我依旧趴在床上,哭得肝肠寸断,委屈的好像全世界都欠我的。

  “如果,如果哪天我们真的分开了,你会娶金叶吗,人家可还在等你?”我看也不看他,小声地嘟囔着。

  东哥听了我的话顿时愣住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娜仁,这都哪跟哪啊,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气,吃起了闲醋?”

  “我问你话呢,为何不回答我,你妹妹整天跟金叶电话联系,你千万别说你不知道这事。”

  我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指着东哥歇斯底里,把东妈跟小梅也惊动了,齐齐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娜仁姐你说什么呢,谁跟金叶整天联系了?”小梅瞥了东哥一眼,“就算我们两个有联系那也碍不着你什么事啊,再说了当初要不是你没准他们早结婚了!”

  我看着小梅面色冷清好似陌生人,令我不寒而栗。

  “什么叫差点结婚了?”

  我看向东哥,眼底瞬间盛满晶莹的泪珠,忽然觉得他好陌生啊,陌生到我们好像今天才认识一样,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个十足大傻瓜,被他们全家戏耍。

  “没有的事,你听她胡说!”东哥紧张的看着我,一脸的无辜。

  “我看是你敢做不敢当吧?我没要求你非要跟我怎么样的,如果你跟我说了,我一定会成全你,真的!”

  面对我的质问跟讽刺,东哥眉头紧锁无力辩解。

  东哥当然知道,此刻不管他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因为他的妹妹跟母亲已经诱导了我的主观意识,我根本不会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离间一对恋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一个永远也解释不清楚的误会,毋庸置疑此刻就是最好的时机。

  我当时的确被她们母女蛊惑了,失去了该有的判断力,对小梅的话深信不疑。

  “把你伟大的,还成全他们?你一下走了那么远,谁知道你还回不回来,难道要让我儿子一直傻傻的等着你吗,万一你变卦了,不回来了他怎么办,他也老大不小了你耽误得起吗?”东妈显得很激动,用短小的指头指向我。

  我当然会回来,我那么的喜欢他,为什么大人都喜欢干涉儿女的婚事,搞得鸡犬不宁,让当事人真的很无奈。

  “妈,你少说两句不行吗,我跟金叶是不可能的,你们也别惦记了,算我求求你们了,行吗?”

  小梅别的本事没有,火上浇油的功夫一般人难以匹敌,“我们还不是为了你,放着好日子不过在这受苦,你当初要真不乐意干嘛陪人家聊天,浓情蜜意的,还不是娜仁耽误了你!”

  “还不是你们干的好事,硬把我们两个锁到了一个屋子里,出都出不去,还有脸在这给我泼脏水,我就是喜欢娜仁,这辈子就是要娶她,以后我的事情你们不许再管,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有说有笑······接下去的事情我不敢去想,心口突然疼得要命。

  东哥声嘶力竭的怒喊声,不但没能撤销我对他的怀疑,反到令我更加的气氛,不知道该去相信谁,特别的迷茫。

  关于这件事,我半知半解听到了很多版本。

  不过大体的意思都是东哥不乐意,从头到尾都是被动的。

  小梅说是我耽误了东哥的美满生活,这句话虽然扎心,但细分析起来,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东哥也曾心动,只是碍于跟我的约定,如此说来那我还真是破坏者!

  那天夜里我们两个谁都睡不着,又说起了金叶,因为她是症结所在,说不清楚我们就会一直别扭下去。

  东哥没有刻意回避,主动跟我坦白,这是我第一次听当事人自己叙述,听完之后内心深处久久不能平静,莫名的心疼起金叶。

  我觉得她是一个我还傻的姑娘,真想找个机会见见她,不是为了炫耀我得到了她想得到的人,只是好奇而已。

  爱一个人本没有错,错的是她爱了不该爱的人,必定要承受痛苦。

  经过这件事之后,日子又恢复了短暂的平静,我跟东妈的关系也有了缓和,偶尔还会说几句玩笑话。

  只是,我不知道这样的违和平会坚持多久,接下来又会上演怎样的故事。

  嬉笑欢颜的背后总是令我惴惴不安,小心的维持着现状,不期望会更好,但也不希望过得鸡飞狗跳。

  难得休班,我起得很晚,睡电热毯口干舌燥,我披着衣服起来去东妈的房间倒水。

  刚推开房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奶香,我贪婪嗅了嗅,循着香味朝炕上望去。

  两只雪白的陶瓷碗,碗里冒着腾腾腾的热气,母女两个人坐在那有说有笑的,见我来了慌忙的用东西去遮挡陶瓷碗,还差点碰翻了一只。

  看着一对尴尬的母女,我退了出去,气得直翻白眼。

  如果,躺在那屋睡觉的是小霞,牛奶会不会被分成三碗?

  我又重新躺回床上,想着刚才那一幕,不知不觉累湿眼眶。

  我不是因为喝不到那口牛奶而难过,也不是因为其中一碗也有我的血汗钱,而是她们对我视而不见的态度,枉我还掏心掏肺的对她们报以希望。

  东哥回来后,我很不客气的跟他学了这件事情,东哥搔了搔头发将我抱在怀里,什么也没说。

  两个苦命的孩子也只能互相安慰取暖了。

  “我上次买的药呢,你······不会真扔了吧?”我抱着东哥忽然想起了那几盒药,嗔怪的问道。

  东哥神秘的笑笑,“你猜?”

  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诧异地看着他,“你送人了?”

  “哪有送药的,再猜?”他故意卖关子,我有点失去了耐心,求他直接告诉我。

  他总是习惯在我的额头轻轻一戳,看着我笑得更加的得意,“我又在大药房买了两盒,一块拿给我妈了。”

  “啊,她不说不管用吗,你怎么还给她吃,万一耽误了病情就不好了?”

  “我老婆挣钱多不容易啊,可不能随便浪费,那药没问题,我咨询过大夫啦!”

  我看着东哥半真半假的样子,忍不住叹气,跟婆婆斗我还真是太嫩了!

  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疑问,终于忍不住去问东妈。

  “阿姨,你肚子还疼吗,药吃得怎样啊?”

  “挺好啊,吃了之后肚子一点都不疼了,我儿子买的!”

  “······”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酒后失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