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酒后失言
喜欢吃苹果2018-08-22 12:222,680

  药是一样的药,只是人不同而已,我的一番心意在东妈眼里竟一文不值,特别的寒心。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毕竟她是东哥的母亲,我只能去忍。

  北方的冬天冷得特别的干脆,小风一吹锥心刺骨,我推着车子行进在皑皑的白雪中,举步维艰。

  “娜仁,告诉你个好消息!”东哥竟然是从胡同口里跑出来的,头发被风吹有些凌乱,脸蛋通红露出两排皓齿,特别像年画里的娃娃,就是脸瘦了些。

  “慢点跑。”话音未落我已经到了他的跟前,难得东哥下班比我早,最近货场里的活相对少一些。

  “猜猜什么好消息?”

  我松开车子,将手举到嘴边哈气,笑着摇头,“你说吧,我猜不到。”

  他觉得无趣,耸了耸肩膀,笑得很神秘,“我妈跟小梅今晚的火车,是我爸的意思。”

  不等我反应过来,东哥绕过我朝商店跑去,“你要吃什么吗,买给你?”

  我摇了摇头,呆愣在雪地上,或许是太突然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酸红了眼眶,觉得他真真的很可怜,受了这么久的夹板气。

  我发誓,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加倍的去心疼他,爱护他,让他更幸福一些。

  我推着车子慢慢的往前走,在院门口机械的停了下来,心里竟有些难以名状的酸涩。

  或许分别这个词汇太伤感了吧,掩盖了心底的兴奋。

  窗户上晃动着小梅忙碌的身影,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清楚,不知道东哥跟母亲分别的那一刹,会是怎样的不舍,忽然很愧疚。

  要是我再懂事一些,或许东妈仍会继续住下去,一定是东哥不忍心看我心力憔悴,看母亲为难,才出此下策,我一下就猜到了。

  “进去吧!”

  我哦了一声,跟着东哥前后脚进了院子,打开房门的瞬间一股热浪袭来,满满的家的味道。

  “娜仁,回来了,我一会就回老家了,你有什么要捎的吗?”

  东妈突然笑呵呵地走过来,我恍惚了,仿佛见到了她刚来时的样子,心里一暖,掏出了仅有的几十块钱,递了过去,“阿姨,钱不多路上买点吃的,我没什么要稍的。”

  东妈连忙把手缩了回去,红着脸很不好意思,“阿姨不要,小霞把路费给我带够了,你留着自己买点什么。”

  我坚持把钱硬塞到了她的手里,卸下了所有的成见真诚的笑了,那一刻突然觉得心里特别的轻松,一下就找回了最初的自己。

  单纯如我,不染杂尘!

  打里好行李,送她们往外走,两百米的巷子口第一次觉得很长很深,东妈看着我总是欲言又止。

  我猜不到她在想些什么,大家也都不说话,心情都很沉重。

  出租车坐不下那么些人,我站在车外跟她们挥手告别,那一刻竟有些不舍,不知怎的就留了眼泪。

  “回去吧,外面冷,床就别住了太凉。”

  东妈的叮嘱在那个寒冷冬夜显得格外温暖,我穿着单薄的衣衫竟没有一丝冰冷的感觉。

  好话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堂哥的儿子过一周岁,东哥特意请了一天假,买了很多玩具,一大早就过去了。

  来这以后,堂哥经常背着堂嫂偷偷的接济我们,今天一瓶酱油明天一瓶醋……生活上有了困难也会尽全力帮忙。

  俗话说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人家到底不欠我们的。

  老百姓常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两个虽然年轻,这点道理还是懂的,投桃报李孩子过周岁东哥当然要表示一番。

  我因不好请假没去,买了礼物让东哥带转,心意到了我想堂嫂应该不会在意吧。

  下班路过堂哥家的时候,见灯还亮着我有心进去打个招呼,又怕人家会嫌弃我这满身的油烟味,犹豫了一下直接回到了出租屋。

  堂嫂是城里姑娘,自小条件优越,心高气傲,连堂哥在她面前都矮上三分,我更是不敢靠近,没事的时候几乎不去招惹她,大家对她的印象并不比我好多少。

  不过,东哥那张讨人喜欢的脸蛋,让堂嫂对他另眼相待,每每见到都嘘寒问暖赞赏有加,有说有笑,甚至还动手动脚,对我则爱答不理。

  我只有站在一旁干看的份,内心深处还有些小吃醋。

  快九点了小霞还没下班,我简单洗溯后钻进被窝很快就睡着了,听到开门声我猛地起身,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

  “你喝酒啦?”

  “嗯,今天高兴,跟大哥喝了几杯。”

  “高兴?”我迟疑了一下,连忙下地将东哥扶到炕上,他借着酒劲将我压在了身下,噘着嘴就欲来吻我。

  我受不了他嘴里的味道,快速一躲,他有些不悦,“娜仁,你嫌弃我,是吗?”

  我诧异,连忙坐了起来,“满嘴酒话,都几点了快睡吧!”

  东哥歪歪斜斜坐也坐不稳,满脸醉态看着我傻笑,“娜仁,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肚子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不会?”

  我诧异问他不会什么?

  “……不会生吧?”他说得毫无遮拦,着实令我一惊,看着他足足愣了半晌。

  这个问题我压根就没想过,他突然提起我才注意到确实如此。

  同居大半年了,我们什么安全措施也没有,东哥又很勤劳,每夜都会乐此不疲的折腾我,我这肚子……?

  难道我真有生育缺陷?如果这样那太可怕了,我们有可能会因此被迫分手。

  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如当头一棒打得我猝不及防。

  俗话说人醉心没醉,东哥的话也绝非偶然,我问他怎么会突然想起问这个,他却笑而不答。

  “大哥,你有病吧,大半夜的不睡觉说醉话!”霞妹咣铛一声开门而入,头发上挂满了白霜。

  东哥醉哈哈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妹妹,噗嗤笑了,“这话又不是我说的,其实没有更好,有了我也养不起。”

  霞妹很不自然的看了我一眼,像是在有意遮掩,“大哥,你喝多了,别胡说,快睡觉吧。”

  这哥妹俩唱的是哪一出?说这话的人又出于什么居心,莫非故意挑唆想要拆散我们?

  东妈已经回家了,千里之遥自然不会再干涉我们的事情,可到底是谁这么闲没事干,学着人家背后戳刀子,这也太阴了吧?

  “我没胡说,是咱嫂子,她说娜仁又胖又丑还不怀孕,想给我介绍她的闺蜜。”

  东哥仰靠在墙上,半醉半醒之间字字灼心,我顿时愤怒不已,顾不上穿衣服,直奔门外。

  雪花飘,寒风峭,我心似火烧。

  情海难行,步步哀哉,这就是我的命吗!

  霞妹追了出来,在后面死死的拉住我,“娜仁姐,你冷静点,我哥他说的是酒话,千万别当真。”

  我跟堂嫂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这样对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佛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可是有损阴德的事情,她真不怕遭报应。

  我仰头看着满天星空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砸了她的商店,打得她满地找牙,以泄心头之愤。

  霞妹拉住我的手,将我拽回屋里,“嫂子她心直口快,你别跟她一样,我哥那么喜欢你,没人会将你们分开的,回去吧,太冷了。”

  我心火难平,已经感觉不到冬夜的寒冷,看着睡着的东哥气得两腮如鼓。

  “这事没完!”我说完一头钻进被窝,掩面垂泪。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无法释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