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漂亮女人
喜欢吃苹果2018-08-24 14:272,787

  时间弹指,转眼就到了十二月份。

  那天东哥像往常一样去饭店接我下班,店里有桌客人正在喝酒,一会喊我拿饮料,一会要我送餐巾纸,找各种里理由把我使唤的脚不沾地。

  东哥坐在门口看我忙得满头是汗,对那桌客人极为不满,气得直翻白眼。

  客人走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东哥不经我同意直接跟老板辞了我的工作。

  我以为老板娘会很生气,吓得手心里全是汗,正准备挨训呢,没想到她欣然同意了,而且还笑呵呵的叮嘱我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并结算了我全部的工资。

  前几个月后厨的夏丽突然辞职,她可不是这个态度,把人家姑娘都说哭了。

  同样是辞职,待遇为何天壤之别,老板娘的反常举动直接把我干懵逼了,看着她一头雾水。

  回去的路上我问东哥怎么跟老板娘说的?

  他看着我笑得极其神秘,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让我陶醉其中满心欢愉。

  好看的东西总是令人赏心悦目,东哥便自带这种光环,不管什么时候看他都会眼前一亮,仿佛这一秒比刚才更帅气。

  我从来不跟东哥撒娇,不是不会,而是碍于自己五大三粗的体格子,怕吓坏东哥的小心脏。

  此刻,天寒地冻,北风呼啸,我为了得到答案,竟然笨拙的学着电视里的姑娘扭臀噘嘴,俯首弄姿,跟他发起嗲来。

  东哥被我这一举动彻底雷翻了,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扭捏地看着他,羞的满脸通红,捂着脸像个大笨熊走在雪地上,从后面看一定是虎背熊腰憨态可掬。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跟他撒娇,不是怕东哥受不了,而是怕我自己会晕倒。

  或许他本就没打算瞒着我,只是故意卖了个关子。

  他跟老板说我怀孕了,因为太胖需要养胎。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不知怎的,我突然很不高兴,瞪了他一眼加快了脚步。

  他本以为我会夸他聪明,结果却把我惹生气了。

  “我看你太辛苦了,不忍心,所以才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那些日子,怀孕二字就是我的心结,东哥无意中戳到了我的痛处,就好像我真有生理缺陷一样,登时心灰意冷。

  与此同时也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堂嫂,心底的怨恨也被从新唤醒,再难抚平。

  当然还有她的那个闺蜜,这两人一直都是我心头的一个梗。

  工作辞的太突然,我有点恍恍惚惚,第二天依旧醒的很早,看着枕边熟睡如婴的东哥,很想亲他一口,为了不弄醒他还是忍住了,悄悄地穿好衣服去了早市。

  我是有多久没逛早市了,看见那么多挨挨挤挤的人特不习惯,刚走到一半就不想走了,回身见后面的鸡腿很新鲜,刚要问价一看竟是夏丽。

  原来她突然辞职是自己做起了小生意,我们攀谈了几句,她说收入比在饭店多多了,简直是翻了好几翻。

  经她这样一说我心里痒痒的,拿着她送我的大鸡腿回了家。

  早饭的香味叫醒了睡梦中的东哥,他揉着眼睛从后面温柔的抱住我,像极了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我们也卖菜吧,夏丽自己做起了买卖,可赚钱了?”

  我将米饭盛好放在他的手里,笑着问道。

  他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点了点头,“我也正有此意,干完这个月我们就自己干点什么。”

  不谋而合,我们第一次这么有默契。

  为了爱情洗手作羹汤,乖乖的滚到了厨房里,每天洗衣做饭等着东哥下班,虽然空虚但也不失惬意。

  尽管一日三餐清汤寡水,穿着地摊上买来的便宜货,兜里的钱总是算计着仍感不够花,却阻挡不了我们的幸福。

  从那个时候,我便知道幸福不分贵贱,是由一个人的心态来决定。

  有的人睡着几万块的大床,穿着几千块的衣服,出门有车,回家有人伺候,仍然满腹牢骚感觉不到幸福。

  有的人食不果腹,衣衫褴褛,只要有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便会觉得是幸福。

  而我,只要东哥在我身边,就是幸福。

  所以,容易满足的人更易得到幸福。

  或许是自小就过惯了清苦的生活,也让我有了极强的适应能力跟韧性,苦无穷福无尽,不管哪样我都能欣然接受。

  悠闲自得的日子,还没等享受够,堂哥喊我去帮忙看几天孩子,我尽管不愿意,但也不好拒绝,硬着头皮去了。

  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把人家的宝马龙驹磕碰到不好交代,一天下来腰酸背痛,胳膊都抬不起来,比伺候那些酒鬼累多了。

  或许是分散了注意力,我也没时间琢磨堂嫂,回到家头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出现在堂哥家的商店门口,刚好东哥下夜班。

  “东弟你来的刚好,帮嫂子送趟酒。”

  东哥最听他嫂子的话,忙不迭的就过来了,还没等骑上三轮车,突然从屋子里出来一个人。

  雪白的皮肤可以晃瞎我的眼睛,丰乳肥臀穿着风骚,长得虽不算漂亮,却很撩人,尤其是那对水蜜桃,简直是呼之欲出。

  “东哥,等等,我跟你一块去,怪好玩的!”

  天呐,这个女人连说话都带着风瘙样,听得我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我还第一次见这样的女人,跟小说里描述的简直是一样一样的。

  将打扮的美艳动人,香气逼人,穿着暴露直博男人眼球,走路一扭一扭,说话之前先抛媚眼,一声哥哥叫得男人浑身酥软,浮想联翩,心猿意马。

  好一个狐猸子,看得我醋意大发,跟见了仇人一样。

  这个时候,嫂子也跟了出来,“我也去,东弟等等!”

  东哥笑嘻嘻的看着这个胖女人,他们三个有说有笑的上了三轮车。

  刚走了一米远,东哥突然回头看着我很不高兴,“你快进屋去吧,穿的跟个斑马似的,别在那丢人现眼!”

  那一刻,我仿佛掉进了深水寒潭,看着东哥的背影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心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突然就明白了,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我的东哥也不例外,看到美女也会嫌弃自己的糟糠女友。

  我为什么穿成这样,还不是因为没钱,我也想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人一看就眼前一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句话果然没错。

  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心仿佛都被掏空了,难过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无力支撑自己颤抖的身体。

  我哭着跑回了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因为觉得不值。

  东哥回来的时候,我们一个门里一个门外,他看着我哭红的眼睛手里的行李,猛的一愣,“你这是干什么,怎么哭了?”

  “起开!”我没好气的看着他,不想做任何解释。

  “娜仁,你为什么拿着行李,还哭成这样,谁欺负你了?”

  “你!”

  “我?你胡说八道什么,别闹了,大哥还等你去看孩子呢。”

  “我穿的跟斑马似的,多给你丢人啊,远不如你的漂亮妹妹,你还是找她去吧,她不给你丢人。”

  东哥搔了搔头发,笑了,一脸的放荡不羁,“原来因为这,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放在心上。”

  “当着外人的面,这样说自己的女朋友,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很没面子你知道吗?”

  “下次不会了,我错了,快走吧孩子没人看。”

  我冷冷一笑,“我可丢不起你的人,现在就给你们腾地方,也省得你们还要偷偷摸摸地来往,挺辛苦的!”

  我说的可不是气话,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的,看得出来东哥很喜欢她,而且认识也应该有段日子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心有裂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