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矛盾(1)
喜欢吃苹果2018-08-19 17:252,365

  那是2002年的早秋。

  东哥接到家里打来的长途电话非常开心,“娜仁,我妈要来了,她最近身体不好找我带她去看病。”

  那时,我跟东哥正在谈恋爱,带着他的大妹小霞远离家乡在外打工。

  我们为了节省开销,在棚户区租了个平房,冬天冷的水都结冰,夏天又热得喘不过气,炕上连个地板革都不舍的买,穿着别人给的旧衣服,吃个鸡蛋都跟过年一样,两个人省吃俭用一起努力攒钱就为了在城里有个立足之地。

  我们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心里却跟抹了蜜一样,甜到齁,不得不说爱情的力量真是太伟大了,竟然可以让我忍受那么苦的日子还仍感幸福。

  “太好了,你一定很想她吧!”我笑着说,打心眼里欢迎这位未来的婆婆光临我们的寒舍。

  东哥的妈妈(以下简称东妈)性格开朗乐观为人随和,而且还做得一手好饭,不像我妈妈总是拒人千里之外,面冷心热让人不敢靠近,所以东妈给我的印象还蛮好的。

  刚认识东哥的的时候,我特羡慕他有一个这样好的妈妈,也曾设想,这样的妈妈一定也会是一个好婆婆,将来自己嫁过一定不会受婆婆气,觉得真是幸运极了。

  刚开始,的确是这样,东妈的到来使我们贫寒的小屋有了家的气息,每天下班回来都会吃到热乎的饭菜,哪怕餐桌上只有咸菜跟米饭的时候,依然觉得很幸福。

  几天之后,我们拿出了全部的积蓄1300元钱,准备带着东妈去全市最好的医院做检查。

  东哥刚换了工作不好请假,小霞还小,无奈之余只好由我带着未来的婆婆出入医院,挂号缴费拿药,楼上楼下忙的不亦乐乎,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她的闺女。

  或许是诚感动天,那段时间我跟东妈的关系好到超乎想象,整天说说笑笑非常融洽,邻居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说我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婆媳,反倒像母女。

  刚刚步入社会,还不知道世事无常人心难测,以为只要真心付出了就一定会回馈真诚友善,一件小事的发生彻底让我看清了人性的善变丑恶,再也不相信以诚相待就一定会收获真诚。

  那天很冷东哥下班回来说想洗洗脚祛祛寒,让我帮忙到盆热水,我欣然答应。

  “试试水温怎么样?”我放下水盆问。

  他将双脚试探的放入盆中,摇了摇头,“这水太热了,娜仁加点凉水!”

  我看也没看,拿起窗台上东妈蒸饭用剩下的半瓢水,直接到进了洗脚盆中,东哥着急忙慌试也没试直接落了脚。

  “啊!娜仁,你故意的吧,这么热的水你想烫死我吗?”东哥很生气,瞪着我直接把水盆踢翻了,“你妈的,存心的吧?”

  我没想到东哥会因为翻脸无情恶语相向,而且还把水盆掀翻了,我忍无可忍,“你骂我什么都可以,但不要牵连我妈妈,你嘴巴干净点!“

  “骂你咋了,我就骂,我就骂!”

  他无比气氛的当着他妈妈的面,又骂了我两句同样的话,我又气又委屈,把骂他的话含在嘴里生生的咽了回去,再怎么冲动也不能当着阿姨的面出言不逊,“我不知道那是热水。”

  “你就是故意的,你妈的,有你这样的吗?”

  要不是东妈过来说了他两句,我当时真想拿针线缝上他的臭嘴,“娜仁也是无心的,你行了,不依不饶的,干嘛呀!”

  她说完东哥又过来劝我,“别跟他一样的,阿姨替你骂他,你别生气。”

  生气之余,我扫了一眼东哥的脚丫子,除了满脚是水一点事也没有,不知道他为何发了那么大的火,况且我又不是故意的。

  “看什么看,有啥好看的,是不是觉得没烫坏很遗憾呐?”

  奶奶的,我娜仁也不是好欺负的,连山上的草蛇都敢打,又惧你何,大不了一拍两散,也不能让你欺负住,我躲过阿姨直接奔东哥去了。

  分分钟,我们就扭打在了一起,一时难分胜负。

  阿姨试图拉开我们两个,却怎么也插不上手,打斗之余也不知道是谁碰到了阿姨的心口窝,她当时也没说,我们也不知道。

  别看我个子没有东哥高,可我有重量,东哥怎么都摔不倒我,后来东妹回来了,她们两个一起才把我们拉开。

  东哥看着我凌乱的头发,我看着他满脚的泥,忽然都笑了,我们就这样没心没肺的和解了。

  到底是年轻,不记仇,晚上躺在被窝里,东哥愧疚的跟我道歉,还检查我身上有没有被他伤到,那一刻忽然就什么气都没有了,紧紧的抱着他 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一起床,我们没有看到阿姨,往常这个时候她都已经做好了早饭。

  “我妈呢?”东哥屋里屋外的看了一遍,小声的嘀咕。

  “估计去早市了,赶紧洗脸吃饭。”我一往牙缸里到水一边说,也没往心里去。

  东哥伸了个懒腰,笑了,“不生气啦?”

  我瞪了他一眼,想起昨晚斗鸡似的两个人直接笑呛了,漱口水喷出好远,“原谅你一次,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态度非常诚恳,“再没有下次了,看我表现。”

  当我们还在家里打情骂俏的时候,一场暴风雨已经悄然而至,直接的受害人竟然是我,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

  我跟东哥等了一会儿也没见阿姨回来,怕她没带钥匙又不敢锁门,眼看上班就要迟到了,只能拜托邻居照看一下院子。

  东哥的堂哥在我们必经的路口开了个商店,路过那东哥进去看了一眼,“娜仁,没事了,我妈在这坐着呢,你快起上班吧!”

  原来阿姨一大早在这呆着呢,我点了点头刚要蹬车,身后有人叫住了我,“娜仁,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我回头看了一眼,笑了,“大哥,你有事?”

  他点了点头,加快了脚步,随后就听到了东哥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我听得非常清楚。

  “你怎么啦,一大早不在家待着,跑这来干嘛?”

  我本想着下车子进去看看,大哥已经到了眼前,看到我笑得很别扭,“娜仁,你怎么能打老人呢,我三婶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这可是你不对?”

  我的天啊,这样一个重罪砸在我的头上,简直是像要了我的命,我没做的事当然不认,“大哥,我阿姨跟你说我打她了?”

  “是啊,哭一早晨了,眼睛都红了,说心口疼抬不起胳,让我帮忙买车票要回老家去。”看着大哥不解的眼神,我简直要疯掉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 矛盾(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