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防不胜防
喜欢吃苹果2018-08-27 19:592,910

  这世上,除了死便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

  我以为自己打败了一个又一个情敌,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殊不知一切都只是表象,总有些事情令我猝不及防。

  霞妹下班回来,抱着一捆地板革,我见她拿着吃力便出去迎接。

  “姐,小心些,别折了!”霞妹嘱咐我,好似着手中拿的是稀世珍宝一样。

  我哦了一声,天寒地冻确实易折,“你买的?”

  她笑了,“不是,我们饭店换下来的,扔了怪可惜的,铺炕上比那纸壳强。”

  我眉心一颤,面露苦涩。

  来到这快一年了,炕上连个地板革都不舍得买,一直铺着大哥拿来的旧纸箱,轻轻一动就漏灰。

  那年月,工资不高,物价不低,一块地板革便宜的也要六十多,而且质量极差。

  贵的倒是好,钱也多,是真真的舍不得。

  其实,在没卖水果之前,我们两个也没少挣钱,加起来也差不多小一万,辞去工作之后也就剩了当月的工资,可以说之前的每一分钱都用在了刀刃上,哪敢浪费。

  这两个月刚有好转,眼看过年了东哥又给家里寄回了大半,剩下的留着做路费,想跟我一块回家过年。

  “这么好的东西,你们老板说不要就不要了,真有钱啊!”我跟霞妹合力将它放在炕上,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坏了,心生感慨。

  人家铺地都看不上眼的东西,我们却拿来铺炕,还宝贝是的,这太讽刺了。

  穷的时候,哪还有矫情的权力,甚至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挑了最好的一块放在了炕上,擦得一尘不染。虽然有很多被烟头烫过的黑色焦渍,但比纸箱好多了,起码不会起灰了。

  人靠衣装,房子也是一样,不过是多了块地板革,看着顺眼多了,登时有了家的样子,再不像简陋不堪的工棚,让人爱不起来。

  接到小妹的来信我很意外。

  因为她从来不给我写信,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我更想家了,心里像生了草一样,在这个城市一刻也待不下去。

  年关岁尾,人人期盼团聚,我想小妹一定是催我回家过年,真怕自己看了信后忍不住会哭出来。

  东哥瞧出了我的心思,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再卖几天咱就回去了,明天你去买身好看的衣服,给我长长眼。”

  “真的,可好看的衣服太贵了,我舍不得。”

  “没事,老公一定会给你挣出来。”看着他自信满满的样子,我特别的踏实。

  我点了点头,开始看信。

  老姐,见字如面,想你!

  一句在简单不过的开场白,竟如催泪弹一样,令我瞬间花了双眼。

  家里一切安好,勿挂。

  我笑了,这是我心中最大的期盼,但眼泪还是滴滴答答的落在了信纸上,晕染成片。

  小弟又长高了,就是不好好学习,太贪玩了,有空你写信说说他,他最听你的。

  小弟是我们姊妹中最小的一个,我们相差八岁,从我懂事起他就由我带着,他最听我的。

  因为是老小,又是唯一的男孩,我们都惯着他,但他非常懂事,从来不恃宠而骄,什么活都抢着干。

  我走的时候,他才到我的心口窝,一年未见估计已经超过我了。

  姐,告诉你一件事,你估计会高兴一阵子。

  张海达后悔了,他妈妈也后悔了,前几天托媒人来咱家问你的情况,妈说你不回来了。

  看着媒人臊眉耷眼的样子,我特解气,赶紧写信告诉你这件事,让你也跟着高兴高兴。

  “张海达那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便宜了本少爷,活该他后悔!”

  东哥的话让大吃一惊,把信扣在胸前一时哑然。

  “你怎么知道张海达,我好像没跟你说过?”

  他冷冷一笑,跟之前判若两人,“我还知道你表哥许超!”

  我哭笑不得,被他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些都是谁告诉他的,难道是我妈?

  不可能,我连连摇头,我妈怎么会跟他说这些,那会是谁?

  “你怎么连他都知道,到底谁告诉你的?”

  “娜美!”

  东哥露出几分得意的样子,眉眼间藏着一丝醋意。

  “她为何跟你说这些?”娜美是我的三妹,人如其名天生俊俏,嘴甜如蜜,性格开朗,又巧又聪明,更是我老爹老妈的手中宝。

  东哥一愣,目光闪躲,像是有所隐瞒,“无意中提起,并不是刻意的。”

  看着他奇怪的样子,我心里很不踏实,什么叫无意中,“你有事瞒着我?”

  “没有,你想多了,继续看信吧!”

  东哥说完不露声色的继续看电视。

  这台电视,是大哥家仍在仓房里不要的东西,却被我们视若珍宝,被我擦的乌黑锃亮一尘不染。

  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想你了······

  小妹向来惜字如金,寥寥草草只写了一页信纸。

  张海达,一个我似乎都快想不起来的人,当初对他也是有几分好感的,要不是他妈妈没看上我,结局还真不好说。

  东哥关了电视,看着我傻笑,似乎有话要问我。

  “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我实在猜不到他要问我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心里的确藏着秘密,而且是不愿跟我说的秘密。

  他抓了抓头发,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为此我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他笑了,是那种怀疑又不确定的笑,这令我很不爽,“你吞吞吐吐的,倒是说呀!”

  “那我可真说了,但你不许生气,我就是问问!”

  我诧异,看来还不是小事?

  “你问吧,我保证不生气!”我屏息凝神,心里有些小紧张,不知他到底要问些什么。

  他咬着嘴唇,警觉地看着我,好半天才吞吞吐吐的挤出几个字,让我顿时惊呆不已,有种被人陷害了的感觉,“你在张海达家里住过?”

  我瞪着眼睛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错愕得说不出话来。

  “你不说话是默认了吗?”东哥说完突然站了起来,面白如纸难掩失望。

  难道这也是……娜美说的?

  我简直难以置信,她可是我亲妹妹啊,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不会也是娜美说的吧?”没人知道那一刻,我有多难过,甚至是感到恐惧。

  “你去南方刚走不久我就知道了,当时心里乱急了,至于是谁说的你就别问了,我真不能说。”

  捕风捉影的事情当然不能说,造谣的人简直是居心叵测,蛇蝎心肠。

  我看着东哥扯了扯嘴角,“这都一年多了,为何才来问我?”

  “我,我觉得你不是那样随便的人,要不是今天看到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我撇嘴,“真的?”

  “真的!”东哥说完拿起一个橘子,掩示自己的心口不一。

  我哼了一声,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从未有过害人之心,为何连连遭受明枪暗箭,难道都是因为一个情字吗?

  “告诉我,那人到底是谁,否则我直接问娜美?”我知道自己有些咄咄逼人,可不这样我就要替自己背一辈子黑锅,我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

  东哥不再说话,忽然将脸转向一侧,“其实我也想过,那人是故意挑拨,你就当我没说,以后都不提了好吗?”

  谁见过屎拉一半抽回去的,“今天你必须把话说清楚,否则我每天问你一遍。”

  “我真不能说,而且也相信你是个纯洁的女孩。”

  “我已经被你验明正身了,你当然相信了,不然我们早就分了,那天床单上的一点红,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胜过任何辩白的语言!”

  原来,每个男人都很在乎自己的女友是否是第一次,东哥也不外乎,但我不责怪他,因为我也希望东哥在我之前也是一张一尘不染的白纸。

  “那血……可你第二天为何来大姨妈了?”东哥将橘子放下,猛地坐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东哥一时无语,看着我很不自在。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那人是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