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街头偶遇
喜欢吃苹果2018-08-26 12:082,953

  2002年12月14号,天气晴。

  这一天,东哥结束了货场搬运工的日子,也是我们来到这座城市的第263天。

  我们拿着全部的积蓄去了旧物市场,买了一辆脚蹬三轮车,两杆秤,又用剩下的钱在水果批发市场进了三百斤的冻柿子。

  看着满车硬邦邦的黄柿子,忽然有点担心,怕赚不回来。

  我们推着车子漫无目的地满大街游荡,这里停停那里站站,眼看中午了,一斤也没买,手脚冻得发麻,肚子里也咕咕直叫。

  东哥自嘲地说如果卖不完,咱们拿回去自己吃。

  看着他冻红的脸蛋,僵硬的表情,又后悔又心疼,当然知道他是怕我着急,故意安慰我。

  我们继续往前走,边走边吆喝,“河北大柿子,一元一斤,又甜又多汁……”

  正直中午,街上车来车往,人流如潮,突然有辆黑色的轿车绕过我们直接停在了前面,挡住了去路。

  我吓了一跳,刚要拐弯推车走人,这时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一个身穿裘皮大衣,浑身香气的女人,带着一顶黑色的礼帽,招呼东哥过去。

  听声音特别耳熟,只是帽子太低看不清长相,一时想不起在哪听过或是见过。

  她关上车门,优雅的抬起头,当我们目光短触的瞬间,心间猛地一沉,唐佳禾!

  我顿时醋意大发,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么巧就遇见了,还真是狭路相逢。

  “唐姐,这是要去哪,穿得如此阔绰,美艳动人?”东哥向来嘴甜,总能把人哄得很开心。

  唐佳禾听后莞尔一笑,在东哥的胸口轻轻的戳了一下,晃了晃身子一脸谄媚,“姐什么时候不美过,看你这小嘴巴巴的,跟吃了蜜是的。”

  东哥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看向车里,随后又回头扫了我一眼,我心一紧,怕他又要说我穿得寒酸,让我躲起来。

  “娜仁,怎么不说话,叫唐姐!”

  我呸,让我跟情敌她叫堂姐,我给她脸了吧。

  东哥见我皱着眉头不说话,很失面子,看着唐佳禾一脸尴尬。

  唐佳禾挑衅的扫了我一眼,凑到东哥身边,嘴唇都快挨一块了,“东哥,你怎么干起这个了,大冷的天多遭罪呀,我说让你跟着我你还不乐意,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唐佳禾声音柔和目光如火,直直的盯着东哥冻红的脸蛋,眼尾还故意瞥了我一眼,把我气得心都要翻个了。

  东哥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向后退了一步,摆手拒绝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气得浑身打颤牙根直痒,推着三轮车往前走去,因为有风,听不清他们又说了什么。

  前几天我在看《延续攻略》时,见到明玉生气时噘嘴翻白眼的的样子,忽然想到了那时的自己,简直太像了,不过没人家秀气好看而已。

  “哎,娜仁,你走什么呀,把柿子给我拿几个尝尝!”

  唐佳禾突然朝我大喊,我回头瞪了她一眼,噎死你这个狐狸精才好,我在心里诅咒她,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东哥呼哧带喘的跑过来,拿起白色的袋子装了满满一兜,我试图阻拦他却满脸不悦,那个殷勤劲让我觉得恶心。

  “考虑考虑,别不当回事,看这小脸冻的,真是让人心疼,我等你电话!”唐佳禾接过柿子依依不舍的回到车里,扬长而去。

  东哥一直目送着她消失在视线里,那贪婪的眼神无比龌龊。

  “看那依依不舍的样子,魂都被她勾走了吧,是不是特着急没跟她一起走,做梦都想跟她来个鱼水之欢吧?”

  空气中弥漫着酸溜溜的味道,气得我不知道怎么说才解恨,口误遮掩胡诌八扯。

  雪地上吱吱呀呀的留下我凌乱的脚印,我越走越心慌,心里扑腾扑腾好像踹了个兔子,特不安,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知道什么,我在想,什么时候你也能穿得这么好看,出门有车,花钱不用计算。”

  “真会说话,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信了,什么时候去她那上班啊,人家还等着给你暖被窝呢?”

  东哥看着我醋意大发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你说的什么话,这么难听,埋汰我呢?”

  我有些听不懂,什么叫埋汰他,“你什么意思?”

  “笨蛋,她睡过的男人恐怕比这车上的柿子还多,你说我什么意思?”

  我半信半疑,难道她是开肉铺卖肉的,不会吧?

  “可嫂子为何将这样的女人介绍给你,她什么意思,不会是得了唐佳禾什么好处,借你洗脱污点。”

  “污点,你想哪去了,我的意思是她交过很对男朋友,这样的女人只会逢场作戏,骗钱的货!”

  原来是这个意思,看来东哥是不想替人刷锅,否则还真不好说。

  我的心突然一颤很不舒服,有种备胎的感觉。

  “白瞎了那么多柿子,你可真大方。”我并非真的心疼那些柿子,只是不愿意唐佳禾看到柿子就想起东哥。

  老人常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早晚是个事,我得提防着点,别让人半道截胡了。

  小说里的男人都喜欢风骚的女人,她们最会讨男人欢心,在床上也是花样繁多,让男人欲罢不能。

  东哥年轻气盛难保不曾幻想一二,说不定每次见她都会心猿意马,心里直痒痒。

  东哥拍了我一下,故作轻松,“打狗还要看主人,毕竟是嫂子的闺蜜,几个柿子不值钱。”

  看着满大街来来往往的人们,不想因为争吵耽误了卖货,“回家找你算账!”

  东哥吐着舌头,无奈的笑了,扯着嗓子吆喝起来。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我们做成的第一笔生意是卖给了一个老大爷,称重的时候,老人家看我们手忙脚乱笨拙的样子便知是个新手,耐心地教我们如何认秤,临走还祝我们生意兴隆。

  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个老人,不知他可还健在,身体如何。

  我们两个兜兜转转,三百斤的冻柿子,天还没黑就卖完了,顾不上饥肠辘辘手脚僵硬,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数钱。

  结果却大失所望,没挣不说反倒赔了三十七块钱,东哥比我还沮丧,“一天的工钱没了。”

  我看他心情不好也没敢多问,悄悄地钻进厨房煮了两碗面,破例也给自己加了一个鸡蛋。

  “明天还去吗?”我试探的问。

  “去,车也买了,工作也辞了,不能碰到丁字就怂了。”

  我点点头,表示支持。

  就是这种不服输的傲气,东哥干什么像什么,这也是他最吸引我的地方。

  人穷不怕,就怕没骨气。

  经过数日的摸索,我们长进了不少,不仅累积了一些进货卖货的经验,还有了不错的收入,我也买了一辆三轮车,正式进军‘生意场’!

  进入数九天之后,气温骤降街上少有人走动,东哥不忍心看我挨冻,早早打发我回去了。

  路过堂哥家的商店,我本没打算进去,刚巧堂嫂出来扔东西,非招呼我进去坐一会,我也不好拒绝。

  刚一进门,唐佳禾抱着孩子从小屋出来,看到我撇了撇嘴,“这不是娜仁吗,今没卖货呀!”

  我转头看向门外,冷冷地回了句,“卖了,刚回来。”

  “你们俩一天能赚多少啊,起早贪黑冻成了狗图啥呢?”唐佳禾说着竟还凑到了我的面前,摆弄着身上的獭兔马甲,满是嘲弄的神色。

  我怎么也没想到她竟出言不逊,骂我是狗,我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觉得是堂嫂故意喊我进来,让唐佳禾羞辱我。

  “那也比出卖身体换来的钱花的舒心。”我说完冷冷一笑,连招呼也没打转身就往外走。

  唐佳禾一把拉住我,满脸怒火,那架势要把我吃了一样,“有种你再说一遍,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我哼了一声,再次冷笑,“我说我自己你激动什么,好像说的是你是的!”

  “娜仁,你怎么说话呢?”堂嫂黑着脸,明显是不高兴了。

  我无心与堂嫂争辩,那是因为顾及堂哥的面子,推开唐佳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连日来憋在心头的那口恶气总算是出了,特别的痛快。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防不胜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