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那人是谁
喜欢吃苹果2018-08-29 10:242,698

  说到底,东哥还是不相信我,可见那人的蛊惑对他的影响有多深。

  “照你这么说,分手后的女孩子都没权利谈恋爱了,天下的寡妇也只能孤寡一生,我认识张海达在先,就算我真失身于他,跟你也说不着吧!”

  我当时特激动,说话的时候上下嘴唇不停地颤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东哥凑近我,脸上带着牵强的笑容,“我不是那个意思,说好不生气的,你看你又急眼了。”

  “我能不生气吗,你竟然纠结于我是不是处女,我何曾问过你是不是处男,胡雪都钻你被窝了,我说什么啦?”

  东哥噗嗤笑了,前仰后合的像个娘们,“我不喜欢她,也没碰她。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你打我两下出出气!”

  “我也不喜欢张海达,否则还有你······,”我看着东哥忽然明白他为何不信任我,“你不会是觉得我轻易就跟你上了床,把我当成随便的女孩子,你这样想可太没良心了?”

  被人戳中了心思之后的反应特尴尬,东哥就是这副表情,之后便是再多的解释都掩盖不了他内心深处真实的声音。

  我跟张海达是通过媒人介绍的,之前我没交过任何男朋友,他之后就是东哥,我的感情历史一片空白。

  要不是当时老妈苦苦相逼,我的人生里根本不会有张海达这个人。

  他个子很高人也帅气,家庭条件又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高富帅。

  我们见面时他刚失恋没多久,据说那女孩长得很漂亮,可不知为何他妈就是不同意,硬是给搅黄了。

  张海达对我并不感冒,我对他也不来电,都只是为了应付各自的妈。

  相完亲的第二天,我去找介绍人,告诉她自己的想法,刚走半道就被我小姨夫给逮回去了,苦口婆心的劝我不要急着拒绝。

  之后,一连几天都没消息,介绍人也没了踪影。

  我想这样更好,省的我提心吊胆日日担心了。

  就在我庆幸的时候,张海达突然跑到了我家,说接我去他家吃饭。

  我妈那个高兴啊,笑得合不用嘴,就好像没有他我就没人要了,恨不得立马把我嫁出去。

  经过一天的接触,我们对彼此的感觉依旧停留在陌生人的范围内,又没了下文。

  我妈不甘心自己的女儿就这样被人家否定了,非追着我去他家里玩玩,没准就有了转机。

  我实在拧不过她,硬着头皮去了两趟。

  张海达到很热情,看不出他有多讨厌我,不像我什么都写在脸上,这一点到很吸引我,不过也仅此而已。

  后来,他见我又去,只好坦诚相告,尽管早就知道结果,可当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没面子,毕竟我还是个黄花大姑娘,被人当面拒绝传出去脸往哪搁。

  为了证明我并非是死乞白咧的缠着他,只是被逼无奈,瑟瑟一笑,“你还是跟介绍人说吧,不然我妈不相信,我也希望一切尽早结束。”

  他很聪明,当然知道我什么意思,他笑了,“早说呀,省得你跑这些趟。”

  没过几天,表姐搬了新家,姐夫临时出门便找我去给她做伴。

  巧的是,张海达跟表姐成了邻居,仅一墙之隔,我在那住了两天,一次也没见到他。

  可见我们的缘分有多稀薄,命中注定只是彼此的客串,匆忙又短暂。

  知道我去给表姐做伴的人很多,跟东哥说这话的人就在这些人当中,可这人到底是谁呢,我一时间无法锁定嫌疑人。

  “说这话的人跟我应该很熟悉,对吗,你有意隐瞒一定不是单单为了她(他),对吗?”这个心结我是过不去了,不问清楚我恐怕一辈子都会寝食难安。

  东哥一怔,好半天才淡淡的回了句,“那你先告诉我,你那天流的血到底是不是处女血?”

  我心里坦荡,看着他轻蔑一笑,“当然是处女血,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可如果不是呢?”

  东哥尴尬地笑笑,一把将我紧紧地搂进怀里,“我就说你不是那样随便的人,要尝鲜我必须是第一个,以后老公都不问了,这一页翻过去了。”

  “就这么轻易相信了,不怕我骗你?”我扬起下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冷冷的问。

  “相信,想起你当时慌乱又害羞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第一次,现在想起来我都自豪,真的。”

  “那你还怀疑我吗?”

  “我不是害怕吗?老公再也不问了,我发誓!”

  我推开他,一脸不悦,被人质疑了这么久真心不舒服,“你那篇翻过去了,我的还没过去呢,现在该你说了,希望你也坦诚一点,不要对我有所隐瞒!”

  人要是走运,老天爷都会帮他,他刚要开口门外突然传来大哥的声音。

  快过年了,大哥囤了很多货,让他去帮忙卸车。

  他出门之后,我一个人躺在被窝里不知不觉就想起了表哥许超。

  十八岁那年我放寒假,跟随爸爸回乡祭祖,暂住在表姑家里,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表哥,当时他正在给一个小孩子问诊,一丝不苟的样子深深的吸引了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他个子不高,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肥肉,棱角分明的脸上,长着一双迷人却略带几分忧郁的桃花眼,穿着一件雪白的褂子,行为举止特别沉稳,一点也不像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我在心里说,表哥长得真好看,是那种赏心悦目的美。

  年关将至,表姑极力留我在那过年,爸爸只好自己先回去了。

  我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常常赖在表哥的诊所里写寒假作业,没有病人的时候,他总是逗我开心,还经常搞恶作剧戏弄我,跟那天初见简直判若两人。

  一个多月的相处中,我越发的喜欢这个哥哥,他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他学中医,我头摇的跟个拨浪鼓,说什么都不肯,现在想想挺后悔的,倒不是因为舍不得表哥,而是错失了个好机会。

  回去之后,我们偶有书信往来,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压根也没往男女之事上想过,都是我妈自以为了解我,整出了一些误会,非撮合我们两个在一起,有这样一个老妈真是整惨我了。

  去年回家过年,翻看影集的时候,看到了表哥二十年前给我寄来的照片,仔细一看才发现照片上还有一行模糊的字迹,是他自己写上去的。

  白云常在天,思念挂心间!

  那一刻,我不禁感慨万千,甚至有些淡淡的忧伤,只怪我当时太单纯,没能明白他的一番心意,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倍觉温暖,是我欢愉的时光中,不能淡忘的瞬间。

  每个女孩子的心中,都有一个风度翩翩,放荡不羁又很顽皮的表哥,他疼你,护着你,总想把世上最好的给你,把你当成公主去宠。

  时间弹指,我们差不多有二十年没见了,现在的他已经是不惑之年的老中医了,不知他还能否想起我这个小表妹。

  前几天跟我妈视频,无意中说起了这件事情,她还假装无辜不承认。

  我只是个极普通的女人,即没有摄人心魄的美貌,也没有婀娜多姿的身段,更没有举世无双的才华,但走过我生命的男孩们,都长着一张英俊阳光的脸蛋,我不知道是哪里吸引了他们的目光,愿意在我这里停留,赠我一份美好的回忆。

  由于忙着卖货,这件事情就没再提起,直到结婚前夕才被小妹无意中戳破,当我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时,气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恨不得手撕了她。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小小插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