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小插曲
喜欢吃苹果2018-09-05 18:402,469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也越发的盼望着回家。<p>  自小就经常离家在外,以为早以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会去在意那些暧昧的亲情,现在才知道自己并非冷血到麻木不仁,还有药可救。<p>  我很理智,而且理智的可怕,或许跟小时候的生活经历有关,因为身边少有父母庇护,性格中多了些随遇而安的理性跟孤独,因此也特别的独立。<p>  在我懵懂无知的年纪里,就显得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一些,遇到委屈跟不公的时候,知道去适当的隐忍,因为没人撑腰,不忍着就会更糟糕。<p>  每每开心的时候,也没人愿意真心分享,看着那些又嫉妒又不屑的笑容,明白了什么叫世态炎凉,人心甚远。<p>  我长这么大,亲情淡薄,爱情曲折,还能心宽体胖的行走在天地间,纯属老天眷恋,怜我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人。<p>  其实,姥姥跟舅舅对我很好,只是打个比方而已。<p>  记得我们年前最后一天卖货是腊月二十六,天嘎嘎的冷,手根本拿不出来,橘子苹果冻了不少。<p>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天气渐暖一些,车上的货也下去了大半,东哥让我先回去收拾行李,因为第二天我们就要回家了。<p>  我乐颠颠的往回走,心情难得这样好,好似春天里明媚的早晨,心间流淌着丝丝温暖,感觉不到这彻骨的冷。<p>  灶上炖着羊汤,屋子生得极暖,行李箱里装了临时穿的衣物,因为过了年我们还是要回来的。<p>  看着墙上老掉牙的挂钟,滴滴答答已经七点多了,东哥还没回来,我有点心急,羊汤已经添了两次水,就怕烧干了锅。<p>  我打开电视也无心观看,心里不知为何一阵慌乱,就像吃多了药一样闹腾。<p>  等的实在着急,我便开始收拾屋子,希望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不会那么焦急。<p>  “砰砰砰!”<p>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心一喜,笑呵呵的去开门。<p>  打开院门,我眼前一愣,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不知道他们一干人马深夜来访,是为何事?<p>  “小姑娘不要怕,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一个身材魁梧,身穿制服的警察叔叔,温和的看着我说。<p>  “了解情况?”我诧异的回了句,内心惶恐,第一次这么紧张。<p>  “是的,跟你核实一下情况,不要害怕!”<p>  跟我核实情况,我又没犯法,难道是······东哥!<p>  东哥脾气不好,受不得任何人的欺凌,常常跟人家拌嘴,打架也是常有的。<p>  想到这,我头皮发紧,掌心里全都是汗,忐忑的问了其中一个民警,“你们要核实什么情况,我又没犯法?”<p>  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面对这样的阵势,说真心话真害怕,吓得腿都软了。<p>  平日里,有了危难的时候,这一身制服是百姓心中最温暖的依靠跟倚仗,如超人一样的存在。<p>  在触犯法律的时候,这一身制服又是无比的威严,甚至让人恐惧,显得特无情。<p>  “你是没犯法,但梁晓东你认得吧?”<p>  果然是东哥,我听了他的名字之后,头翁的一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哆哆嗖嗖的点了点头,“认识,他怎么啦?”<p>  几个民警听后相视一笑,其中一个问我跟东哥是什么关系。<p>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乱说,万一他们是查暂住证跟结婚证的,我们就惨了,是要被拘留跟罚款的。<p>  “他是我同乡,在这边打工认识的。”<p>  其中一个警察笑了,看似温柔的笑脸却令人胆寒,“真的,没撒谎?”<p>  被他这样一问,我有些心慌,更是心虚,但还是故作镇定点了点头,小心地问道:“梁晓东到底怎么啦?”<p>  “他打人了,受害人正在医院抢救,伤情尚不清楚。”<p>  打人!<p>  抢救!<p>  我简直不敢相信,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p>  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跟人家打架呢,还打到了医院里,这不是要命吗?<p>  “警察叔叔,梁晓东怎么样了,他没事吧?”尽管心里慌乱,甚至有些生气,但我还是希望东哥无恙。<p>  “他没事,好好地。”<p>  那就好,那就好,打人总比被打强。<p>  “我希望你配合我们的调查,不要有所隐瞒或者包庇。”说话的警察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好像在记录着什么。<p>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心的应对着。<p>  几位民警不经我允许,当然我也没权利阻止,次第走进院子,然后又泰然自若的开门进了屋里,四处的查看着。<p>  我不敢说话,站在墙角看着他们来回的转悠,想着一会该怎么回答问题。<p>  “梁晓东哪里人,今年多大,家里还有什么人,父母是干什么工作的?”<p>  那个负责记录的民警开始问我。<p>  我攥着拳头紧张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想着梁晓东会怎么跟他们说呢,我们万一说的不一样,不露馅了。<p>  “请回答!”<p>  我紧咬下唇面露苦笑,“我们都是内蒙古的,来到这才认识,他好像十几岁吧,听他说一直都是一个人。”<p>  我说完之后,害怕极了,因为我说谎了!<p>  这个时候不说谎话,那就要掏钱,而且是很多钱,我那时候不知为何突然变得聪明了,狡诈了。<p>  “你再好好想想,确定没有说错?”<p>  难道我们两个说的不一样,民警的鹰一样锐利的目光令我顿感不安,不自觉的握了握拳头,不自信的点了点头。<p>  “你们什么关系,他为何住在这,又为何让我来找你?”<p>  炕上铺着两套行李,一个是霞妹的,一个是我跟东哥的。<p>  民警可不是吃素的,眼睛里绝不揉沙子,他们一定是看出了什么。<p>  “我们只是老乡,但并不太熟悉,他只是最近才住在这里,除了我没听过他说还认识什么人。”<p>  大冷的天,我紧张的满头是汗,说谎话还真是不容易。<p>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这两套行李都是谁的,梁晓东······的行李是哪一个,他的随身物品在哪?”<p>  我故作轻松,看着炕上的行李小心应答,“我叫娜仁,跟我妹妹两个人在这边打工,明天就要回家了,她还没下班,在清真饭店当服务员,梁晓东住在那屋,他除了几件衣服没有任何私人物品。”<p>  警察们看着我笑了,齐齐的走向我们之前住的小屋,那张简陋的单人床上放着几件破烂的衣服,地上摆着两双东哥已经穿坏的棉鞋,再无他物。<p>  “他住这?”一个胖警察问我,显然是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太冷。<p>  我庆幸刚才收拾了这间屋子,把东哥的卖货穿的衣服都拿了过来,还整理了床铺,乍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p>  我现在唯一害怕的就是霞妹千万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回来,因为假话最经不起考验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纠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