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兄妹重逢,形同陌路
暮雨秋茗2019-04-05 11:122,172

  这烬安公子名叫百里烬安,是四大家族之首百里家的大弟子,人称烬安公子,是葉京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这烬安公子怎么也来凑热闹了。”看着台上的百里烬安,众人受到的冲击不可谓不大。素日里,这烬安公子向来就只是一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名号,不想今时今日竟能有幸得见其人,怎能不叫人既喜又惊呢?

  赛台之上正欲退下的沈心卉看着眼前的翩翩公子,久久移不开眼。此刻的沈心卉,似乎已经神游天外,站在台上挪不动脚。

  “小姐,是烬安公子。”暮雨兴奋地跳了起来。

  安风只看一眼暮雨,也不言语。暮雨便识趣地噤声了。

  对这烬安公子的到来,安风心下十分疑惑:难道,他也是为琴而来?

  楼上,楼崇禹虽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却也不禁生出同安风一样的疑惑。

  “怎么会是他?”无继也同样意外。

  楼下,符云烟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对着烬安公子微微福身道:“烬安公子也来了。”

  “姑娘用那把琴便是。”百里烬安抱着丝桐琴小心翼翼地放在琴架上,指着刚刚沈心卉弹过的琴说。

  “公子您这是……,这可是姑娘们之间的比试。”符云烟笑着说。

  “可今天这霁月阁的规矩也并未言明不是姑娘就不能参与比试。”百里烬安说完便在丝桐琴旁落座。

  “这……”符云烟略显为难地看向二楼。

  一直关注着百里烬安的楼崇禹,此时并未说话。

  “既然姑娘不弹,那我便献丑了。”

  话音未落,百里烬安白皙且修长的手指便轻柔地抚上琴弦。

  见此情形,符云烟知道今天比试的目的大概是达到了,便一手拉过还没回过神来的沈心卉退下了赛台。

  只听得美妙灵动的琴声从指间倾泻而出,似丝丝细流淌过心间,柔美恬静,舒软安逸。

  楼崇禹在听到音律响起时便已觉诧异,随着琴音不断地传来,内心更是震惊不已。不等百里烬安抚琴完毕,便转身疾步朝楼下冲了出去。

  无继亦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知道这首名为“忽如飞雨洒轻尘”的曲子是贤妃娘娘生前所作,从前听符云烟弹过几回。贤妃娘娘走后,楼崇禹因为思念母亲,这才凭记忆谱出来原曲。但他始终觉得琴音略有所缺,并不完整。今日听烬安公子一弹,他终于知道缺在何处了。

  他敢断定,贤妃娘娘一定还活着。而这个烬安公子跟贤妃娘娘的关系也必然非同一般。

  看着如此失态的楼崇禹,无继的心里却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在楼崇禹身边这么多年,每每也只有听到关于贤妃娘娘的消息,楼崇禹才会有像个正常人一样的反应。

  一曲毕,所有人都沉浸在优美的琴音之中,连符云烟也不例外。

  百里烬安起身,对符云烟说道:“琴,我拿走了。”

  “且慢!”楼崇禹意欲阻止。

  百里烬安看着来人,却也不言语,只是自顾自地抚摸着琴身。

  “你为何会弹这首曲子?”楼崇禹略急地问。

  百里烬安平静地看着楼崇禹,薄唇微启,淡漠疏离地道:“与你无关。”说完,便在众目睽睽下抱起琴身,翩然跃起,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看着已无丝桐琴的赛台,再看向百里烬安离去的方向。楼崇禹内心又是失落,又是激动。

  自从他终于将“忽如飞雨洒轻尘”这首曲子凭借着记忆让其还原问世,每年他都会在霁月阁举行琴艺比试,却从未得知任何有关这首曲子和丝桐琴的蛛丝马迹。不曾想,他今日将这丝桐琴作为彩头,竟真的等来了母亲的消息,只是,这丢失的丝桐琴该去何处找寻呢?

  大抵是离得近,安风将楼崇禹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尽收眼底。这覃王的“各色嘴脸”她也算见识过了,瞧着今日的表情便似乎极不寻常。

  未几,楼崇禹便又火急火燎地回到二楼。见楼崇禹如此反常,安风只怕有什么祸事惹上上身,并便拉着暮雨溜出霁月阁。

  “暮雨,你先行回府,我去去便回。”来到街上,原本打算回府的安风突然定住脚步。

  等暮雨反应过来,安风早已跑得连影子也见不着了。

  一品楼。

  百里烬安此刻正举杯独饮,只是身旁已不见了丝桐琴。

  “大师兄。”只见一个玄衣公子推门而入,径直在百里烬安对面坐下。此人便是百里家族的养子百里南烛,也是百里烬安的二师弟。

  “事情办妥了吗?”百里烬安放下酒杯。

  “当然。”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百里南烛早已按捺不住地抓起了筷子。

  两人一阵沉默,百里南烛自顾自地吃着菜,百里烬安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毫无形象的师弟,眸中尽是无奈。

  突然,百里南烛停下筷子,抬眸看向百里烬安,问道:“大师兄,你跟贤妃娘娘有什么关系吗?”

  “多年前,她救了我。”百里烬安说。

  “这么说,她还真活着?”百里南烛放下筷子。

  百里烬安点点头。

  “哦。”百里南烛了然地点头,并没有多问。

  “覃王府有什么动静吗?”百里烬安有些担忧地问道。

  “你是想问安风吧!为何不与她相认呢?”百里南烛看向百里烬安。

  百里烬安一阵沉默。

  百里南烛端起酒杯道:“安风大婚当夜,我发现有人在合卺酒中下了毒。原想现身提醒她,但是竟然被楼崇禹抢了先。”

  “此事你为何不曾与我提起。”百里烬安脸色微变,有些生气。

  “大师兄,你应该清楚安风的处境。”百里南烛站起身,看着百里烬安一副担心又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

  听了百里南烛的话,百里烬安的心似是被万支箭穿过一样,异常生疼。

  他何尝不想早日与妹妹相认,可是,他不得不等,不得不为大局考虑。

  “影卫来报,安风去东璧堂了,我且去瞧瞧。”百里南烛说完便走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雨欲来风满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雨欲来风满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