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沉默的樱桃
以吻封缄2018-08-06 11:012,505

  几天之后,天气转晴,温度骤然上升。

  殷赫一如既往穿梭在书法协会、棋社和栖梧轩之间,苏乔也如同往常一样,扮演着好太太的角色,清洁、洗衣、做饭,将一切收拾的井井有条。

  只是在殷赫不在的时间里,她更愿意呆在他的书房里,想探寻更多关于他的秘密。

  她翻开《心经》的书页,仔细地阅读着每一行书的原文与他写下的旁批,却又不忍心太快读完,她有些害怕,当她翻到书的最后一页时,还是没有将他读懂。

  门铃又响起来,苏乔想,一定又是那个不甘寂寞的陈太太。

  果然,这次向婉澜抱着一箱樱桃,兴致冲冲地敲开殷家大门,声音一如往常充满热情,“殷太太,前几天我朋友来给我送了好几箱樱桃,我们也吃不了,左邻右里的情分都不错,这些是分你们的,今后还要相互关照呀!”

  苏乔淡淡一笑,“谢谢,陈太太,请进来坐吧。”

  向婉澜心中暗喜,嘴上却说,“哎呀,真的很不好意思,总是来打扰你。不过,下周我就要去上班了,清闲的时间也不多了。”

  “……哦?”

  苏乔并不想接话,所以始终淡然地应对着。

  而向婉澜却并不想就此中断话题,干脆开门见山地说道,“其实我想问一下,殷先生什么时候在家?复出后的首篇稿件我真的准备的很用心,我想让大家认识一个他们所不知道的大书法家殷赫,让大家来学习殷先生身上优秀的品质。殷太太,其实我能感觉得出,您对我的到来抱有一定的排斥态度……”

  “啊,并不是这样……”苏乔没有想到,陈太太会这样直截了当地将其中的微妙关系讲出来,不禁有些紧张,“我只是……”

  “所以我决定直接采访殷先生,这样,你也不用为难了。”

  苏乔还未等接话,向婉澜又接着说道,“我只想做个基本了解,想来殷先生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吧?哈,别把我想象成洪水猛兽。”

  苏乔沉默了一瞬,终于说,“好吧。只是如果我先生不愿意接受采访的话,也请你尊重他。”

  殷赫回来时,看到门外的垃圾桶旁放了一个纸箱,外面印着某地特产以及樱桃的鲜红色图案,因为最近温度升高,招了很多小飞虫。

  进家门时,苏乔正将饭菜摆上桌。

  他温柔地看着她,眼睛里蕴藏着深深浅浅的爱意与笑意:她总是那么贴心,他们总是那样有默契。

  苏乔回以微笑,轻声说,“我猜你就是这个时间回来,吃饭吧。”

  饭桌前,殷赫夹了一口菜,轻声问,“陈太太又来找你了吗?”

  “……嗯?”

  “我看到门外有一箱樱桃。”

  苏乔手上的筷子停住,复又轻轻放下,“是,我记得你不喜欢吃樱桃……”

  “听说她以前在M杂志社做过主编,采访过不少名人,也写出不少轰动一时的新闻。”

  殷赫微微一笑,将一块藕片夹入苏乔的碗中,继而问,“现在,她想采访我吗?”

  苏乔暗暗心惊。

  殷赫的洞察力出乎她的意料,但既然他已经察觉,也就不必再瞒他,于是说,“是的,她最近经常来找我,希望我能提供一些你的私密信息。我当然不会和她说太多……大概是我不太配合,所以她想直接找你……”

  “好的,我知道了。”

  苏乔看着他波澜不惊的神色,有些沉不住气地问,“你会接受她的采访吗?”

  “当然。一会儿吃完饭,我就去拜访陈太太。我不想你一直受到困扰。”

  “啊……”

  苏乔心里一暖,握住他的手说,“如果有什么不想说的,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

  殷赫抬头看向她,默了默,忽然面带奇异的微笑,“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隐瞒你。”

  “……什么事?”

  殷赫放下碗筷,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我的身世,一直没有告诉你。”

  苏乔樱唇微张着,心脏狂跳起来,“其实以前的事……并不重要,如果你不想说……”

  “我曾是个孤儿。”

  他静静地打断了苏乔的话语,“我的母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有一次发病时不慎坠楼而亡,而我的亲生父亲是个酒鬼,洗澡时没有断电,结果发生了短路,他被电死了。八岁那年,我失去了双亲,我没有别的亲戚,最终被送往仁心孤儿院。”

  “在那里,我只呆了半年的时间,就被我的养父殷离收养,从此,我跟着他学习书法,才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苏乔与他默然相视,许久,缓缓说,“我不在意。殷赫,你就是我的殷赫。无论你曾经是什么样子,将来是什么样子,我都始终爱你不变。”

  殷赫看着她脉脉的眼睛,嘴角漾起了温润的微笑,“阿乔。我对你也一样。”

  苏乔的心深受震动,在这样的时刻,她终于忍不住问出一直暗涌在心中的疑惑与不安,“可是,你为什么会爱我呢?明明……我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甚至与你并肩我都会感到自惭形秽。”

  殷赫揽过她,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轻声说,“不,你给我的安全感,是谁也给不了的。我们才是适合永远在一起的人。阿乔。”

  天边的云霞,缓缓由南向北流动,天色渐渐的黑了。

  向婉澜正与孩子在院子里玩耍,却看到一双笔直的长腿站在栅栏外。

  “啊……殷先生!”

  向婉澜看到殷赫时的眼神,几乎是闪闪放光的。

  她面带笑容抱起孩子走了过去,“您真是稀客,快请进吧。”

  殷赫依然面带着彬彬有礼的微笑回应,“不用了,我是来谢谢您送的樱桃,非常甜。”

  陈清廉坐在屋中,远远看着站在园中的妻子满脸笑意与殷赫谈话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快。

  他站起身凑到窗边,想听听二人说了什么,两人却忽然压低声音,脸上一派神秘的样子,令他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可此时出去又会显得他度量太小。

  没有别的办法,他只好烦躁地等待着。

  两个人絮絮说了足有五分钟,殷赫才离开,而向婉澜的样子看上去极其兴奋。

  陈清廉沉不住气了,终于拉开门走进院子中,不悦地问,“他来干什么的?”

  向婉澜笑呵呵说道,“没什么,上午给他们家送了些樱桃,殷先生只是前来答谢的。”

  陈清廉冷哼了一声,“那你为什么高兴成这样?你们还说了什么?”

  向婉澜脸色一沉,声音提高了八度,“你瞎想什么,啊?别人感谢我我怎么不能高兴了!我怀里还抱着孩子,我们能说什么?”

  陈清廉愤愤然又说不出话来,只能转身进了屋里。

  向婉澜心中暗想:如果让陈清廉知道他们私约,一定会胡思乱想喋喋不休,这件事还是不要对他说的好。只要她能顺利采访殷赫,相信她之后的复出之路将会是一片坦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