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血腥复仇
以吻封缄2018-08-06 11:341,832

  半个月后,殷赫的个人书画展在文化宫顺利举办。

  开幕式当天,苏乔穿着一身不俗的深海藻绿色香云纱长裙相伴殷赫亮相。

  其实,对于丈夫的字画,她并不太懂如何解读,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只要是他的作品,如何都好。

  今日的殷赫,身穿裁剪合体的黑色西装被簇拥的人群包围。

  他是那样高大挺拔、闪耀夺目,阐述话语从容有致,逻辑分明,举手投足都那么无可挑剔。

  苏乔渐渐站到人群以外,静静地看着他,一个人默默骄傲,也默默孤寂。

  她,如何能与他并肩呢?

  “你是他老婆?”

  有人似在与她说话,苏乔转过头,看着身后两个男人。

  一个身材略高,骨瘦如柴,一只眼睛歪斜无神,穿的还算体面,墨镜随意地挂在胸前;另一个人身材中等,有些发福,穿着很是平庸;看不出二人是什么身份。

  枯瘦男人上下打量她,嘴角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

  苏乔礼貌地回答,“我是殷赫的太太,请问你们是哪位?”

  枯瘦男人挑了挑眉,看了中庸男人一眼,不客气地说,“我们就是买了票来看画展的。画的也不怎么样嘛,他是怎么成名的?”

  苏乔的眉头皱了皱,冷下脸来,“你们不是来看画展的吧。”

  枯瘦男人嘿嘿笑了两声,“我们是来看李俊的。”

  “不知所谓。”

  苏乔转身要走,中庸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粗鲁地将她拽了回来,沙哑着嗓子说,“你不想知道李俊是谁?呵呵呵呵……”

  那嗓音完全不像中庸男人的长相那样中庸,听上去有些阴森可怖。

  苏乔的手腕还被死死地扣着,她克制着愤怒的情绪压低声音说,“放开我,否则我要叫警卫了!”

  那枯瘦男人笑嘻嘻地示意,令中庸男人放开了她,然后凑到苏乔耳边小声说,“从前的李俊,就是现在的殷赫,你一点都不好奇他的过去么?我不信,他会把他从前的事情说出来。你如果不想听,那我就去找别人说了。”

  一股冷意从苏乔的背后窜到了头顶,她瞪着这两位不速之客,许久才说,“跟我来休息区!”

  枯瘦男人颇为满意,大摇大摆地随苏乔走进VIP休息区里。

  三个人做在沙发上,枯瘦男人率先说,“我叫管黎,他叫崔岩,我们和李俊都是在仁心孤儿院的老相识。仁心孤儿院,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吗?”

  管黎点了支烟,吞云吐雾起来。

  苏乔强忍着呛人的味道,没有出声。

  管黎冷笑一声,“仁心孤儿院,是个只有孤儿,没有仁心的地方。孤儿院里的孩子大多有病,脑瘫,唐氏综合症,先天畸形……数不胜数。大多数孩子都需要人照顾,但是看护大妈只有两个,她们才不愿意给那些病儿擦口水,所以,你可以想象,当李俊来到我们院里的时候,是多受老师和义工的欢迎。”

  这样的真相十分残酷,然而苏乔还是想继续听下去。

  “他皮相好,头脑又聪明,学什么都能看一遍就会,他成了神童,义工们争着抢着将他抱在怀里……而像我们这样真正可怜的人,就像是垃圾一样,被嫌弃,被抛弃。”

  “所有的好处都是他的,新衣服,笔和本子,玩具……乃至爱与荣誉。所以,我们开始嫉妒了,我们一同伸手,想将他拉回来,拉进我们应该安分守己的地狱里。”

  “我们抢了他的新衣服,又把他的旧衣服弄烂,扔进厕所里;我们还把他的铅笔掰断,把他的书上倒上墨水;我们还联合起来去找老师,冤枉他偷了我们的东西,令他罚站了一整天……哈哈哈哈,你觉得我们很可恶,很不可饶恕吧?没错,我们本来就是被神遗弃的群体,我们已经习惯了。”

  苏乔看着管黎那只歪斜无光的眼睛,她可以确定,那是只假眼。

  “但是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管黎的脸色忽然狠厉了起来,他前倾着身子,凑到苏乔面前说,“他拿着断了的半截铅笔,插进我的眼睛里,另外半截,送进崔岩的喉咙里!你见过野兽凶残无情的目光吗?我们都见过!”

  崔岩扬起脖颈,给苏乔看那个狰狞的伤口,沙哑着说,“我差一点就死了,好不容易活过来,声音几乎哑了。”

  苏乔颤抖着,两只手相互交握,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她难以做到。

  “我不会相信你们……”

  管黎冷笑出声,“他还不止做了这些,他把一个欺负他的大个子推下楼,脊椎断成几节,到现在还坐在轮椅上。当然,没有人会相信,因为他的眼睛清澈的可以养鱼,可你们这些白痴,你们是用脑袋养鱼哈哈哈哈……”

  苏乔濒临崩溃,将二人请离。

  临走前,管黎对她说,“我们不会对别人道出真相,因为我们已经尝试过太多次,而且从没有人会相信。如果你发现身边的人在逐渐消减,死亡,你一定不要出声,也不要试图逃走。”

  管黎压低声音,微微一笑,“会被杀掉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