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腐烂的灵魂
以吻封缄2018-08-06 11:362,189

  苏乔未等展会结束,率先回到家中。

  然而钥匙转动,却觉得有几分不对劲。他们离家之前明明上了两道锁。

  怕是遭了贼。

  苏乔蹑手蹑脚走进去,一个身影忽然闪了出来,苏乔尖叫一声,却被高大的男人捂住了嘴。

  “别喊,是我。”

  苏乔回过神来,看到是徐锡九,才稍微缓和,可是惨白的脸色更如纸张般没有一丝人色。

  徐锡九放开了她,仔细瞧着苏乔没有血色的脸说,“对不起,惊扰你了,但是我发现了新的线索,在楼顶天台,有一颗金属纽扣,你认得么?”

  苏乔双手按住胸口,来不及呵斥徐锡九的无理,目光已定在他的手上。

  是陈太太常穿的那件灰色衬衣上的纽扣,她不常换衣服,所以苏乔一眼就认得出。

  然而,她还是以冰冷的口吻说,“纽扣是我的。你不要再做这样无谓的事。”

  徐锡九目光变冷,走开两步,回头望着她说,“你不用再替他说谎,向婉澜的照片里有一件灰色衬衣,上面正是这种复古纽扣。他逃不掉了。”

  苏乔想辩解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唇齿已经打颤,她说不出话来。

  徐锡九于心不忍,还是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说,“小乔,我去了他出生的地方,樟木里。我知道他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恶魔的。他的原生家庭即是诱因。你继续呆在他的身边,会有危险。”

  苏乔拉住他,瑟瑟问道,“你要抓捕他?”

  徐锡九笃定地说,“是,我会立即申请搜查令并将他逮捕,我要亲手将他抓住——即便这会令你恨我。”

  苏乔尖叫起来,“我不许你这么做!你会令他身败名裂!他才刚刚开了书画展会!你不能这么残酷地将他的完美击溃!”

  “你醒醒吧!”徐锡九大力摇着她的肩膀,“他的灵魂早就已经溃烂了!他的生身父母,他的养父殷离,他孤儿院里的同学,还有他的朋友林川,你们的邻居陈太!这些枉死的人难道你都要假装视而不见?!”

  苏乔跌坐在椅子上。

  “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不分早与迟。”

  徐锡九离开了,太阳转而向西,暮色降临,天昏地暗。

  听到声响时,苏乔恍然坐起来,看到黑暗中有个人影站在玄关处。

  她睡着了,睡梦中依旧是悲痛难忍,哭泣过了。

  苏乔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小声问道,“回来了吗?”

  “嗯。”殷赫轻轻应声,听起来十分疲惫,“怎么不开灯?”

  苏乔走过去,扑进他的怀里将他环抱住。

  殷赫怔了怔,接着抱紧她,一手轻抚着她的脑袋,轻柔而宠爱,“受欺负了吗?我帮你教训他。”

  “……你要帮我教训谁?”

  “欺负了你的人,为你带来困扰的人。”

  苏乔的眼泪涌出来,用力摇摇头,“不,并没有这样的人。”

  “阿乔,我的阿乔。”

  仿佛即将生离死别一样,两个人忽然变得粘腻起来。

  “殷赫,我们搬走吧,现在就走。”

  “呵,去哪?”

  “去没有人能找到我们的地方。去一个没有威胁的地方。”

  殷赫扶正她,审视良久,清澈的眼睛里蓄满温润的笑意,“所有的威胁,都由我化解。我们为我们选择活法,他们为他们选择死法。”

  苏乔的脑袋里轰然炸开,“什么?什么死法?”

  殷赫吻了吻她的额头,“我要去洗澡了。阿乔。”他薄薄的唇有些发紫,像是受了伤。

  殷赫换下衣服,走进浴室。

  直到此刻,苏乔才真正感到害怕起来。

  她慌张地拿起手机,给徐锡九发了一条微信,可是接收信息的铃声却在旁边响了。

  她缓缓转过身,看向殷赫刚脱下的外套,极慢地,将手伸进他的衣服口袋,掏出了一部黑色手机。

  淡淡的血腥气还没有干,刺激着苏乔极度紧绷的神经。

  这不是殷赫的手机。

  是徐锡九的。

  刹那间,苏乔双目眩晕,几乎站立不住。她颤抖着发不出声,耳边翁鸣的声音几乎要将她的脑袋震碎。

  她想起管黎的话:“如果你发现身边的人在逐渐消减,死亡,你一定不要出声,也不要试图逃走。会被杀掉的。”

  可是,殷赫怎么会知道向婉澜给她带来了困扰?怎么会知道徐锡九潜入过他们的家,找到了新的线索?

  难道……

  苏乔神经质地看向四周,看向天花板,看向玩具的眼睛,看向墙壁的钻孔……一瞬间,窒息感扑面而来。

  果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姨妈,你的家里有小眼睛哦!”

  苏乔双手扼住自己的脖子,极力克制着不要让自己尖叫出声,可是恐怖的颜色已经漫布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他监视着她,这三年来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他监视着到过这栋别墅的每一个人,不,还不止这些,或许还有家里的电话和她的手机!

  苏乔跌跌撞撞地爬上楼梯,闯入殷赫的书房。她将那本泛黄的心经翻到末页,终于看到了最后的旁批——

  我的灵魂早已由内而外地腐烂了。

  皮囊却曝晒在阳光之下,

  仿佛初生婴儿一般圣洁无暇。

  你们看着,我笑着,

  嘴角弯起的弧度却像是死神的镰刀,

  在不知不觉中将你们的生命一一收割。

  别怕,再也不会有痛苦了。

  ……

  这天晚上,殷赫去了花圃,又栽种两株夹竹桃,回来时,愈发疲惫。

  他仍睡在苏乔的身旁,大手覆在她细细的腰肢上,如同以往一样温暖。

  然而,苏乔却从脚底发寒。她始终无法入眠,不敢发声,不敢动弹,忍住颤抖,甚至要摒住呼吸。

  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生命对他而言如此轻贱可唾?那样一副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又怎会掩藏着一颗凶残的豺兕之心?!

  苏乔的眼泪渐渐将蚕丝枕头染得一片濡湿,痛惜令她的心脏一下一下地抽搐;但是,她还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寻答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