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pter 10 最后的忏悔(尾声)
以吻封缄2018-08-06 11:442,045

  Chapter 10

  殷赫去了警局自首。

  案件震惊当局,警方即刻下令搜查,在殷宅的花圃中挖掘出向婉澜与徐锡九腐烂的尸体。

  一时间,媒体哗然,每天都有人蹲候在殷宅的大门口,电话铃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作响。

  苏乔充耳不闻,不吃不喝地躺在沙发上。

  原来这偌大的别墅,竟如此冰冷,让人怕的不敢闭上眼睛。

  一切都结束了吗?

  对她而言并没有,痛苦才刚刚开始而已。对于余生,她却已失去了热爱,连同黑夜与白昼,也失去了意义,别无二致。

  苏乔忘记殷赫走后的一个星期她是怎样熬过来的,当她手机再次开机,未接电话和微信早已刷爆。

  对于这些负担,她已经无力再承受。

  直至那一天的来临。

  那一天,警察找上了门,以冷肃的口吻对她说,“殷先生在狱中自杀了,请随我们前去再看死者最后一眼。”

  如同遭受了霹雳般,苏乔眼前发黑,疾呼一声,顷刻倒地晕死过去。

  恶梦连绵的黑夜,她不知如何自处,深陷泥淖之中,她早已无可抽身。

  高烧伴随着肺炎侵蚀了苏乔的身体,她那样虚弱,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

  景真来看她,只见那原本清淡可人的小妹,如今印堂发黑,眼窝深陷,瘦如枯骨,气若游丝。

  景真低头泣不成声,还仍劝慰着她,“小妹,别害怕,还有我们。”

  苏乔如行尸走肉般,面无表情地问,“果果怎么样了?”

  景真握住她的手说,“你放心,果果醒过来了,一切都好。”

  苏乔点头,喃喃说,“那就好……那就好……”

  景真抿了抿嘴角,终于还是问出口,“你真的决定不再去看殷赫一眼了吗?”

  提起这个名字,仿佛有千万根针扎到苏乔的心头,她摇摇头说,“算了吧。”

  景真告诉她,“殷赫临去前,留了一封遗书,是给你的。你要不要看看?”

  苏乔看着姐姐,点了点头。

  景真将一封手写的书信交到苏乔的手中。

  苏乔缓缓展开薄薄两页信纸,在看到熟悉字迹的一瞬间,她的手已经猛烈颤抖了起来。

  阿乔:

  诚然,我已经是恶魔的信徒,可是还请你——我的爱妻,允许我这样称呼你,阿乔。

  我这一生实在太无趣,亦不知从何说起,那就从我母亲说起吧。

  或许世人都会骂我弑父杀母、走狗不如,然而他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8岁之前的所有记忆,都是遍体的伤痕,我母亲奉信佛祖,但释迦牟尼拯救不了她,佛光如此惨淡,令人绝望。

  我们都想好好活着,可幸福二字是多么奢侈的字眼,我们几乎从未染指过它。

  母亲疯了,但求解脱。

  当佛法无用,活法无门时,我们能主宰的,就只剩下了死法。

  她是想带着我一起离开的,可是当我们爬上楼顶的那一刻,她又不舍了,她是如此爱我。我背负莫大的痛苦与内心折磨,将她狠狠推了下去,我在楼顶望着她死去的样子,从此后再也不敢吃粘稠的食物,我总能想起那一刻的惨烈。

  从那天起,地狱的大门就向我打开了,我曾在无数个黑夜中掩面哭泣,然而第二日太阳升起,我仍要以苍白面目,来逢迎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

  我的父亲,死有余辜,不必再提。

  孤儿院中,我饱受欺凌,生不如死,他们将蟑螂塞进我的嘴里,他们令我活成了禽兽的样子。一日两餐,我经常被打翻饭碗,夜里被人踢下床榻……我曾想过做个如我皮囊那般看起来温柔无暇的人,可是,命运从不曾给我喘息的时机。

  我感谢我的养父,他让我可以像个人一般直立行走,穿上华衣,似模似样。所以当他疾病缠身,瘫痪在床时,我又开始重临曾经的煎熬。

  他的脚踝因血管堵塞渐渐变得发黑,溃烂,夜里常常疼醒,痛哭。

  他曾拿着镜子,看着镜中歪斜的脸,口齿不清地感叹:殷离啊殷离,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的双腿面临截肢的威胁,他夜不能眠,战战兢兢。

  美人迟暮,英雄老去,何等悲怆。

  于是,我悄悄地、让他没有痛苦地离开了。

  如果说,过去的遭遇,令我变成了一具杀人机器,那么大概是在遇见你之后,我的胸腔里才长出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

  我爱上了你,无需因由。

  如果非要我阐述,那或许是我初次见你,在庆恩家的后院中,你弯腰笑着呼气,吹散手中一束白色蒲公英。

  我呆住了,只觉满天星辰,皆因你的笑容而碎裂。

  ……

  我要说的话近乎都说完了,也是时候选择我的死法了。

  只一句。

  阿乔,这一生一次的真心,我都给你。

  殷赫

  读完殷赫的绝笔,苏乔将信捂在心口,用尽最后的力气放声痛哭。

  这个萧瑟的秋天终于过去,大雪纷纷扬扬从天空中洒下,覆盖了整个城市。

  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一个穿着臃肿的女人静静地站在雪里,远远听着海浪声,不知思绪飘向了何处。

  “小妹,小妹!”

  有人急声唤着她。

  女人转过头去,眉目苍凉,嘴角却翘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怎么能站在雪地里这么久?!伤了胎气!”

  女人低下头,摸摸微微隆起的小腹,呵了口气,“嗯,回去吧。”

  她走了几步,又忽然回过头去,看向那天与海的交界,蓦然泪盈于睫——

  殷赫,来年夏天,我们的孩子就要降临人世,你看到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