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 陈太失踪
以吻封缄2018-08-06 11:321,614

  这天夜里,苏乔昏昏沉沉地做了一个梦。

  朦胧间,她正站在阳台,面朝着蔚蓝的天空与海平面,心情无比惬意。

  只是,她总觉得心底有一件心事……是什么呢?她却怎么都记不起了。

  阿乔,阿乔。

  有人这样唤着她。

  阿乔,阿乔。

  阿乔,阿乔。

  是谁的声音?如此熟悉。

  苏乔欲转过身看清楚些,身子却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

  她感到恐惧又疲惫,可是很快倦意袭来,她放弃了挣扎,从梦魇中抽离,却又深深跌入沉寂之中,唯有耳畔那一声关门的轻响,撩拨她最后的感官。

  ……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天似乎亮了,耳边传来阵阵刺耳的声响,吵得人无法安枕。

  苏乔睁开眼睛,觉得今天异常疲惫,眼眶酸涩,头痛欲裂。

  “有人在吗?殷先生!殷太太!”

  苏乔终于听清楚,原来是有人在按门铃。

  这么早,是谁呢?

  苏乔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殷赫,他的鼻息是那样轻,眉头微微蹙着,似睡的并不沉稳。

  苏乔连忙起身披上外衣下了地,一边揉着额头,一边疾步下楼。

  “殷太太,你有没有看到婉澜?”

  门一打开,苏乔就见到了眼睛里布满红色血丝的邻居先生陈清廉。

  “呀,陈先生,你怎么了?”苏乔惊然问。

  “昨天晚上,她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了,忽然说要出去走走锻炼身体……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醒过来已经一点钟,孩子在儿童房里啼哭,她还是没有回来……”

  说到这里陈清廉忍不住落下泪来,一把握住苏乔的手臂,颤声说,“她不会……不会遭遇什么意外吧?这段时间夜跑失踪的案件这么多,我担心她……”

  苏乔反握住他安慰道,“陈先生,你先不要慌张,报警了吗?”

  陈清廉连连点头,“我刚刚报了警,警察随后就到。我很担心……”

  话说一半,他忽然顿住,看向苏乔身后缓步走来的殷赫,目光一瞬间变得有些异样。

  陈清廉直直盯着殷赫的脸,似乎想看穿什么,可是他什么也看不穿。

  殷赫此时身穿一套质地上佳的深蓝色丝麻睡衣,头发略有些卷翘,可配上那张好看的脸,却奇异般地并不显邋遢,反添一丝惺忪的慵倦。

  他的表情那么淡然,像一面波澜不惊的深湖,再沉静也没有了。

  “陈先生,稍安勿躁。静待消息吧。”殷赫如是说。

  陈清廉的神情颓然垮了下来,他放开苏乔的手,恍恍惚惚地转身离去。可没走几步,他又回过头,看向殷赫。

  那一瞬间,他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眼睛,是凶桀的眼睛!

  陈清廉定了定神再次看去,可一切仿佛都是他的幻觉,殷氏夫妇二人站在门口担忧地看着他,眼瞳中只剩下了悲悯。

  十分钟后,警察到达陈宅的院外。

  苏乔站在窗口,隔着玻璃听着不远处陈清廉的叫嚣声、他怀中孩子的嚎哭声、对讲机的信号声,只觉得这一切诡异又不真实。

  就在昨天,那个聒噪的陈太太还在对着她谄媚并喋喋不休,这样一个鲜活的人,在这一夜间去了哪里?

  “阿乔,阿乔。”

  殷赫在背后唤她。

  “谁?”

  她一惊,猛然回过头。

  殷赫温柔地抱住她,“还能是谁,当然是我。”

  苏乔怔怔然抬手,握住他环抱着她的手臂,喃喃说,“当然,当然是你。”

  “被吓到了?”

  “……稍微有一点。陈太太会安然无事吧?”

  静默中,殷赫温润的声音响起,“当然,她会回来。她一定会回来的。”

  苏乔点点头,默然闭上眼睛。

  接下来的几天,警察频频出入陈宅,向婉澜失踪的线索却始终没有找到。

  时间的秒针不曾为谁停留过片刻,一个人的消失,很快也会被这个世界所遗忘。

  这段时间,殷赫常常出门,他在为即将举办的个人书画展而忙碌奔波。

  偶尔闲暇的时候,他便一个人照看花圃。他极爱护那几棵新栽种的夹竹桃,苏乔本想移植两盆放进房间里养,殷赫却告诉她,这花有毒性,不要随意碰触,苏乔只好作罢。

  一个人的时候,苏乔时常会向陈宅的大门口张望,当然,再也不会有一个叫向婉澜的女人站在那里怀抱着啼哭吵闹的孩子哄弄,也再也不会有那样张扬爽朗的笑声传入耳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丈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