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第一重梦:柳花洞(下)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309

  话说小次郎如梦初醒,看山林处处,心下恍惚。“这是哪?”近处有打斗声。小次郎听了,于是回身,放眼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将军,手持大刀正应一女子。“关将军!”小次郎立时认出来。“这……唱的哪一出?”瞬间,他却迷茫了。“啊!”突然,关羽左肩中钩,整个被飞了出去,伤口溅血。小次郎吃惊。血玫瑰冷酷,再次甩钩扑来。关羽惊恐,忙抵抗。关将军危矣!急切间,小次郎掏出个飞镖,丟向血玫瑰。血玫瑰见得一惊,立时化烟,退了回去。关羽得救了。“妖怪休狂,次郎来也!”小次郎一喝,当即飞步而来。

  众目讶见之。

  “小次郎!”关羽讶道。小次郎便道:“次郎来迟,将军受惊了。”关羽一听,顿觉汗颜。小次郎便问:“将军,来此作何?”关羽定定神,答:“公主被妖怪所擒,某来救她。”“公主!”小次郎一诧。“来者何人?”血玫瑰忽然发问。二人回头,看过去。血玫瑰道,“竟敢偷袭老娘!”小次郎怎的,见她貌美,一下便痴了。关羽道:“这女妖好生厉害,千万当心。”小次郎不听,却抱拳对血玫瑰道:“小次郎,见过姑娘。”

  关羽一愕。

  血玫瑰念道:“小次郎?”放眼仔细看他。小次郎笑脸道:“适才失礼,还望姑娘多多见谅。”不想,血玫瑰却一哼,冷道:“切腹自杀,我便见谅。”小次郎诧然,登时道:“好毒的婆娘!”“放肆!”血玫瑰怒了,一踏步立时甩钩杀来。小次郎吃惊,退了两步,连忙拔刀应之。血玫瑰何其冷酷,钩钩致命。小次郎惶恐,攻不得了,多在于守。关羽见状,欲上前却又生迟疑。怎么了?他想,两个大汉连攻一女子,何等羞耻。

  “啊!”

  突然,小次郎不敌,被血玫瑰打了过来。关羽惊诧。小次郎怨他道:“关将军,方才大好机会,如何不下手?”关羽一怔,无言以对。血玫瑰冷道:“他是怕了。”当即挥钩又扑来。关羽无奈,只能应之。小次郎辅助。二人联手共抗血玫瑰。血玫瑰以一敌二,不败不胜。洞前,柳婆婆一直沉默,观看。

  忽然一闪,有个女子现身洞前,手边擒个女孩。女孩满面惶恐。女子怎样,她一身紫蓝,何人,紫玉兰。女孩谁?便是小荨了。柳婆婆神一动。玉兰道:“婆婆,她逃了出来,被我拿住。”小荨吓得战兢兢。柳婆婆道:“小姑娘,你看。”指手前面。小荨定神,看去。

  只见,前方两个熟悉的人,关羽、小次郎正苦斗。柳婆婆问:“可认得?”小荨点头,道:“关爷爷,小次郎叔叔。”柳婆婆忽然作法,指尖一动。刹那间,有七八柳枝钻出地面。关羽一不留神,便被柳条缠住。小次郎大惊,转眼也被柳条擒了。小荨骇然。柳婆婆问:“心疼么?”小荨急道:“心疼。”

  且说小次郎回头见了小荨,便喊道:“妖怪,放了公主!要吃吃我,放了公主!”他奋力挣扎,怎奈挣扎不开。关羽见了人,却不语,只使劲挣着柳条。柳婆婆忽问:“老婆子要杀人,你说,先杀谁好?”小荨一听大惊失色,忙摇头道:“不,都不能杀,不能杀!”柳婆婆道:“两个懦夫,留着何用?”

  这时,关羽喝道:“妖怪,士可杀不可辱,要杀就来杀某关羽!”小次郎心一动,便道:“不,要杀杀我,我一下就死了,不费力。”小荨只觉心急如焚,摇头道:“不要,不要!”“嘿嘿嘿嘿……”柳婆婆指头一动。突然,柳条延长了,缠住他二人脖子,猛一勒。只在瞬间,关羽、小次郎脸色纷纷青了,肢体皆软了。“不要!”小荨当即痛呼。“妖怪……”转眼,关羽、小次郎二人逐个毙命。小荨怔住了,泪,不觉涌出。“嘿嘿嘿嘿……”妖笑之声漫天飞来,到心间,仿佛刀割针刺。

  “不要!不要!”微光之下,小荨突然惊醒,坐起身来,惶恐满面。“这是哪?”一间大屋子,似皇宫,却不见半个人影。小荨呢?她就在床上。“梦到什么了?”忽有人问。小荨闻声猛回头,登时惊道:“天宝!”只见一个小男孩,天宝模样,但他通身上下,清光隐隐。“梦灵。”小男孩纠正道。小荨糊涂,道:“梦灵?”“我是梦灵。”小男孩取下眼镜,道,“不是天宝。”

  “梦灵?”小荨呆看他,不禁陷入往事。梦灵又问:“梦到什么了?”小荨一想,摇头,只觉非常害怕。梦灵便道:“龙香公主,唯有龙香公主方能救他们。”小荨略略定神,伤心道:“可是,我变不了了。”梦灵安道:“莫慌,你可以的。”小荨惊魂未定。梦灵道:“走,带你去见朋友。”“朋友?”小荨一讶。梦灵不答,啪!压指打了一下。

  忽然,两人匿迹。

  不悔林,树下某处,立个小木屋。屋中,此时此刻,有三个女子。哪三个?牡丹,馥儿,芍药。芍药何人?名小芍,岁十五六,一身橘红,心地善良。幽光之下,馥儿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牡丹守在床头,面带忧色,静看女儿。这时,小芍捧来药水道:“牡丹姐,给。”递过去。牡丹接了药,愁道:“这药,已喝了三天。”小芍便道:“前次,我家姐碰了头,昏了数天,也是喝的这药。”牡丹无奈,道:“但愿如你所说。”便喂女儿喝。

  蓦的,屋中有光闪过,闪出两人来,小小的个。谁,便是梦灵与小荨。小荨一定神,登时讶道:“馥儿,阿姨!”牡丹无动于衷,似未听到。小芍亦然。梦灵便道:“你我在梦中,而她们,在梦外。”小荨一愣,便问:“馥儿怎么了?”梦灵答道:“失散之后,她们母女沦落至此。馥儿落地时,不小心碰了头,至今三日,不省人事。”小荨大惊道:“怎么会?”看馥儿,倍感心疼。

  就在这时,馥儿咳了两下,药吐出,忽然醒来了。众人一惊。“馥儿。”牡丹放下药,赶忙为她擦拭。“妈妈!”馥儿缓缓睁眼,见了她,喊。牡丹心头悲喜交集,道:“馥儿,你终于醒了!”泪不觉落下。馥儿见母亲哭大惑不解,问:“妈妈,你怎么了?”小芍便道:“你碰坏了头,已经昏了三天。”馥儿一愕,记不起,头疼了。牡丹忙道:“快,先把药喝了。”又取药来喂之。馥儿喝了一口,皱眉道:“好苦。”

  小荨看着也皱起眉,感同身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