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第二重梦:狼苍洞(下)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460

  话说独目迟疑了下,问:“大王,如何处置?”苍狼道:“既是一伙,留之何用?”独目懂了。突然,他一个弹步闪电般,挥刀上前直取小次郎。小次郎吃惊,见他来横刀便挡。独目落刀,无不凶狠。小次郎虽惊但不乱,全力应付之。几番较量,独目占上风,小次郎明显逊色了。关羽见势不妙,于是忍住伤痛,挥刀过去支援。独目见之,退出一步接上关羽。小次郎松了口气,一咬牙,便上前与关羽协力,痛击独目。

  斗罢多时,独目突然退出,一跃,约十步远。小次郎见状,便得意问之:“怕了不是?”独目不答,左手一动,召出第二把狼刀。关羽见了吃惊。就在这时,门前有红光一闪,何人随光而出。看,一个红袍老道,原来是红道子。红道子手擒一女童,八九岁年纪,便是小荨。二狼见了。红道子道:“大王,果不其然,此女趁虚潜逃,被我拿住。”小荨抬眼,心惊胆战。苍狼深深望她看来,道:“小姑娘,好大的胆。”小荨唬得战兢兢,忙摇头。

  ”公主!”小次郎这时喊。关羽也道:“公主。”小荨闻声见了熟人,诧道:“关爷爷!小次郎叔叔!”小次郎精神一振,安道:“公主休怕,次郎来也!”他拔出第二刀,立马飞奔而来。”独目从容,双刀应付。小次郎全力击之,双刀狂砍。怎奈,独目技高一筹,转眼将小次郎压下。小次郎愤恼。这时,关羽挥刀来救。独目不慌。一时间,三个人五把刀,再陷苦战。

  小荨担忧。

  苍狼忽然问:“先生,可有妙计擒他二人?”红道子捋须一笑,道:“大王请看。”他平开右掌,忽有链爪显现,小小一条。看,红道子轻口一吹,登时,链爪盘旋而出,一分为二。小荨心忧了。关羽、小次郎不知,见链爪来,大惊,忙挥刀去挡。谁料,链爪勾住了刀,一个缠,便将他俩扣住。二人惊慌。

  小荨骇然。

  链爪,勾得紧。

  二人使尽气力,挣脱不开。独目收回刀,待命。苍狼夸道:“先生好本事,好本事!”红道子捋须“嘿嘿”一笑。小荨焦急起来,便央求道:“大王,求求你放了他们,求求你。”苍狼回头,面带狞笑,却道:“跪下来,跪下来我便放了他们。”小次郎一听,当即阻道:“公主,不能跪!不能跪!”谁知,链爪突然勒紧了。小次郎惊痛。小荨再不迟疑,便给苍狼跪下,求他道:“大王,我跪了,求你放了他们。”不想,苍狼故作一惊,道:“我不过随口说说,你何必当真?”小荨听时,整个傻了。苍狼放声哈哈大笑,红道子也笑。

  关羽见之,更怒不可遏使劲的挣。奈何,他俩越是用力挣,链爪勒得越紧。链爪一紧,身上就越痛。小荨心急如焚,便道:“大王,我给你叩头了,大王……”说着给苍狼叩头,泪都洒下。“公主……莫跪……”小次郎脸色苍白,痛不欲生,关羽也是。苍狼假惺惺,道:“如此,我给你个机会。”小荨忙问:“什么机会?”满心都是期待。苍狼便道:“他二人,只有一人能活,你想救谁?”小荨怔住了。

  “小次郎。”只听关羽痛苦道,“救小次郎……”小次郎一惊,忙道:“不,关将军,救关将军!”小荨看去左右危难,干着急,空落泪。关羽便道:“关某年过半百,已然足矣……小次郎正当年少,路还长远……”小次郎心一动,不禁哭道:“将军……”关羽忍住痛,道:“大丈夫……行事,应当果断,岂能……有妇人之仁?”小次郎大哭道:“将军恩重如山,次郎……安能苟活?”

  小荨方寸大乱。

  关羽突然喊:“杀关羽!杀关羽!”小次郎听时惊骇,便喊:“杀小次郎!杀小次郎!”红道子迟疑不决,问:“大王,如何处置?”苍狼一笑,道:“患难见真情,可贵。既如此,就让他们同去,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小荨大吃一惊,忙阻止道:“不!不要!”红道子知了,一作法。

  链爪瞬间勒紧,伤筋断骨。小次郎一怔,立时口吐血,关羽亦然。二人当场毙命了。“不!”小荨见状,顿时心如刀割,泪如雨下。“不要!不要——!”苍狼狞笑,红道子捋须也是笑。独目冰冷。小荨悲痛欲绝……

  茂林之下,小荨孤身一人平躺在地,深陷在梦中。她满头大汗,突然醒了来惊喊道:“不要!不要!”一脸惊恐。山野之中,远近幽寂,不见一人影。“梦?”小荨只觉心恍惚,意朦胧。

  “梦到什么了?”旁边忽有人问。小荨扭头,一见之,便道:“天宝!”“梦灵。”梦灵纠正道。”梦灵?”小荨微微定神,细看他。梦灵出手,取下眼镜。小荨一想,忙问道:“怎么会这样?”梦灵便道:“龙香公主,龙香公主何在?”小荨茫然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有人来了。”梦灵道。小荨一诧,便扭头慌看四野。梦灵竖指嘴边,嘘了一声。小荨心一动,等。只在片刻,高高树上现出个人来,一身紫衣,面如冠玉。谁?东来上仙,太虚五圣东圣君,姓望名月,字天华。望月孤冷,执箫轻奏。

  悠悠箫声,瞬间飘起。

  小荨讶听得,便寻声往树上看去。望月自鸣,不睬之。小荨见时一愕,不敢惊扰。梦灵笑道:“你在梦中,他在梦外,你见得到他,他却见不到你。”小荨心一动,便压低了声问:“他是谁?”梦灵答道:“老城主的大弟子,凌云的师兄,望月。”“望月?”小荨略一思,似曾听闻。箫声悠远,空灵。人听了飘然若仙,仿佛,不在人世。

  有人来了,望月神一动,忽然止箫。小荨讶异。就在这时,临近树枝上,有个人儿蓦的现身,青衣俏脸,女扮男装。谁?九天玉女,凤中青鸾,青青。青青含笑,拊掌称道:“不错,不错。”小荨一讶,见了她,顿时也呆了。

  且说望月不回头,只淡然一问:“仙子,有何赐教?”青青听了,便答:“路过,碰巧路过。”望月冷若冰霜,问:“来此作什么?”青青不答,反问之:“你来此又作什么?”望月回道:“寻人。”青青一笑,道:“巧了,我也来寻人。”望月自是不信,奉劝道:“快回天上去,此处,不适宜你。”青青听时心下一凉,忙问:“为何不适宜?”望月解道:“你乃仙也。仙,就该留在天上。”青青不解了,便问:“你也是仙,为何可以在此?”望月从容,答:“我早已不是。”青青心一动,便道:“由今日起,我也不是了。”望月微微侧眼,劝道:“万世苦修,方得一仙。如此难求之物,轻易便舍弃了,岂不惋惜?”青青不在乎,反问他道:“你不也舍弃了。”

  小荨目呆呆,看他二人在树上争辩,心下糊里糊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