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生离死别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338

  危难关头,有人突然来救,持匕首扎入柳婆婆后背。柳婆婆震惊。立时,万千柳条松开了。玉兰牡丹得解,顿感舒适。来者谁?衣裙石榴红,一少女,名唤杜鹃。

  小荨诧然。

  杜鹃害怕,不觉松开匕首。柳婆婆回头见是她,恼道:“杜鹃!”杜鹃退步,怯然道:“对不起,婆婆。”柳婆婆怒火中烧,道:“死丫头,安敢如此!”杜鹃反身欲逃。柳婆婆不让,召出柳条追过去,一下子将她擒了。杜鹃惶恐,脸色煞白。

  小荨惊骇。

  柳婆婆忍住伤痛,狠勒她脖子,往死里勒。杜鹃挣扎,花容失色。“老妖婆!”就在这时,玉兰飞步上前来,举剑望柳婆婆刺下。柳婆婆一怔。剑,穿过其腹。小荨诧然。柳条松开了。杜鹃摔落,但已昏迷。玉兰故意问:“老妖婆,痛快乎?”柳婆婆咬牙切齿,怒道:“玉兰!”乍然甩手将她一抽。玉兰躲不及,啊一声,便顺势摔了出去,口吐鲜血。小荨大惊。“玉兰!”牡丹惊喊。急切间,她挥剑上前,又望柳婆婆一刺。这回,柳婆婆彻底傻了。牡丹怒问:“我女儿何在?”柳婆婆答不出来,转眼灰飞烟灭。

  洞口柳树忽然消退,有个人现出。“妈妈!”何人,便是馥儿了。牡丹一见,惊道:“馥儿!”不觉悲喜交集。“馥儿!”小荨见到了。馥儿安然,摇头道:“我没事。”牡丹当下飞步近前,泪道:“馥儿。”母女重聚,相抱一起。小荨热泪盈眶,喜不自禁。

  草丛中,玉兰瘫软在地,面白如纸,奄奄一息。“玉兰!”牡丹上前来,屈膝而坐,执起她冰软的手。“阿姨……”馥儿落泪。

  小荨潸然。

  玉兰定定神,略看母女。牡丹轻问:“玉兰,你还好么?”玉兰气若游丝,道:“牡丹,你母女……得以团聚……真好……”牡丹顿觉痛心疾首,泪道:“玉兰,是我害了你……”玉兰眸子沾湿,道:“是我无能……”牡丹摇头道:“不,若不是你,我母女在劫难逃。”玉兰听了,微微一笑,道:“我命……不如你……自幼……便不如你……”牡丹摇头,泪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哽咽了。玉兰道:“不,你比我好……你得如意郎君……又有女儿……而我……却误入歧途……终生尽毁……”

  “玉兰。”牡丹只是落泪。

  玉兰又断续道:“当初……河清镇……本该求助于你……怎奈……生性高傲……自负……碍于颜面……以致……招来恶果……”“玉兰……”牡丹听的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小荨伤感,怜悯起她。玉兰缓缓抬眼,看馥儿,道:“好羡慕……你有个漂亮女儿……我却……孤苦一生,梦寐难得……”馥儿心一动,忽然喊:“义母!”

  一片吃惊。

  馥儿旋即跪下双膝,泪道:“由今日起,你便是我义母。”玉兰呆了,道:“馥儿……”馥儿道:“义母在上,请受女儿三拜。”说罢,便拜了三拜。牡丹点头认可了。小荨高兴。玉兰悲喜交集,道:“馥儿……”拜完后,馥儿上来便喊,“义母……”玉兰颤巍巍,起手道:“馥儿……”馥儿握紧她的手,泪道:“义母,我们回百花谷。”玉兰摇摇头,绝望道:“晚了……”馥儿便道:“不晚!”玉兰劝道:“此处……乃是非之地,你们……快走……”馥儿道:“要走一起走!”玉兰执她手放牡丹手背上,涩声道:“快走……快……”语未罢,她忽然一乱,乱成烟,消散了。

  母女一怔。

  “玉兰!”“义母!”无不痛彻心扉。

  小荨泪如泉涌。

  啪!突然,梦灵一个响指惊动之。周围一晃,重又变样。所见依旧山石草木,只不过,无牡丹馥儿。小荨一愣,起手来,擦擦泪水。“嗷呜——”忽有狼号之声,由远处传来。小荨听得。梦灵这时凑近她,低声道:“狼来了,当心。”小荨惊回头。不料,梦灵摆手一笑,隐去无踪了。

  小荨愕然。

  “嗷呜——”荒野之间,狼号又起。小荨不觉心惊肉跳,便放声喊:“梦灵!梦灵!”声悠悠传开,半晌,无人应。“嗷呜——”狼号再次传来。小荨惶恐。四周尽草木,幽幽然深不见底。“嗷呜——”狼声又来。小荨吓得欲哭无泪。隐约某处,忽然亮出几盏灯,红如血。小荨一见震惊,呆不住了,回身拔腿就逃。

  丛林茂密,无边无际。小荨心头慌,不择地,到处乱撞。“嗷呜——”狼号此起彼伏,频频入耳。小荨心头急乱,一不留神脚绊到藤条,猛然扑倒,啊!手,划破了;脚,出血了。小荨惊恐万状,爬起来紧捧伤口,痛得泪水直流。

  四野凄凄。

  “小姑娘。”忽有人唤她。小荨一诧,抬头。只见一个红袍老道,须发斑白,面凸显,有几分狡黠之色。何人?狈精,红道子。

  似曾相识。

  小荨心中忐忑,问:“你,你是谁?”忍着痛后退。红道子一笑,回:“红道子。”小荨听了,便问:“你想作什么?”红道子答:“他人有眼无珠认不得你,老道可认得。”小荨不解,疑道:“认得什么?”红道子道:“你乃水灵转世,天下传言,若吃了你便可起死回生,与天地同寿。”小荨大吃一惊,忙摆手道:“无有的事,无有的事。”红道子笑道:“有无之事,尝了便知。”小荨心惊胆战,当下爬起身就逃,已忘了伤痛。红道子不追,“嘿嘿嘿嘿”,笑看她远去。

  飞奔片刻,小荨大惊,乍然而止。怎么了?有一头狼怪现身,堵她去路。小荨看它青黑锦袍,几分王者之风,眉有煞气。谁?乃是狼王,苍狼。苍狼问:“小姑娘,哪里去?”小荨不答,退了几步,一转身又往别处逃。苍狼不追,只放声大笑。笑声在耳。小荨惊恐万状,更加快脚步飞奔。

  转瞬之间,怎料,她再次被截,又见一头狼怪。此狼怪如何?带半个面具遮了左眼,森冷冷,人称独目。独目单个眼,深视小荨,不语。小荨惶恐,转过身,跑了几步。突然窜出两头狼来,拦住了她。小荨后退,再次转身,往边西去。谁知,西边也有狼。东边看时,东边也有。只在片刻,四面八方,穷凶极恶尽皆是狼。小荨怔了,这下子无路可去,吓得脚发软,面白如霜。

  “嗷呜——”骤然间,有头狼仰天一嚎。“嗷呜嗷呜——”众狼随即纷纷响应。嚎声在耳,小荨惶恐至极,顿感天旋地转,眼前瞬间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