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爱与恨(上)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236

  话说青青摆起了架子,道:“少说废话,快传尔等大王,姑奶奶要见他。”

  “好!好!”金鸽应罢,手入腰间,掏出一个哨子。众目瞧过去。金鸽解释道:“大王说了,倘若真觅得凤凰,可吹响此哨,他必亲来。”青青不耐烦,斥道:“少罗嗦,快吹!”金鸽过度高兴,手微微在抖,只见他放哨口边,奋劲一吹。登时,呜呜声起,传遍四方。

  声,有些难听。

  众人敛眉,环看四下。

  顷刻间,前面不远处有光突然一落,现出两个人来。众人见了,略略一惊。看,二人行装诡异,冷森森,寒气逼人。怎生模样?一个披着戴帽斗篷,通身乌黑,双目如血,不见脸面。谁?便是鬼巫。一个是蒙面男子,短发,背有一把刀,目光尖锐。谁?便是夜雕。梦里曾见,小荨瞬间认出他们。金鸽讶道:“鬼巫!”银鸽讶道:“夜雕!”小荨心一动。青青便问:“这便是你家大王?”金鸽听时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鬼巫问:“金鸽银鸽,可是寻到凤凰了?”一对红目看青青牡丹。银鸽不答,反问道:“大王何在,为何是你等?”鬼巫幽幽,道:“大王有事,托我过来询问。”

  刚说着,便有一片光凭空而来,落下化成十数人。看,当头一个男子,穿的锦衣华冠,生的油头粉面。谁?便是大鹏王。小荨认得他。其余随从都是小怪,各种鸟人,手持兵器。金鸽银鸽一见,登时喊:“大王!大王!”兴高采烈都跑了过去。大鹏王问:“金鸽银鸽,可有寻到凤凰?”不犹豫,金鸽银鸽立即回身,手指青青齐声道:“大王请看,这便是凤凰!”众目定睛看去,一见青青生的貌美,尽皆痴了。

  青青气定神闲,安之若素。

  银鸽忽然道:“大王,我先找到的!”金鸽听时一惊,问:“二弟,你怎可如此?”银鸽却拉了下他,低声道:“大哥,你我若是不争,便被他争了。”暗指鬼巫。金鸽懂了,于是配合道:“大王,我先找到的!”银鸽便抢说:“大王,是我!是我!”金鸽也争道:“大王,我先找到的!你可去问。”他二鸽争夺功劳,互不相让。大鹏王烦了,便道:“通通有赏!通通有赏!”金鸽银鸽登时大乐,便道:“多谢大王!多谢大王!”瞥了瞥鬼巫。

  只是,鬼巫沉默不语,无动于衷。

  “这位大王。”青青略作礼,道,“本姑娘便是凤凰,不知你寻我何事?”大鹏王痴痴看她,问:“姑娘便是凤凰?”青青回:“正是。”大鹏王迷住了,不疑她,便赞道:“果然天上神鸟,当真仙女下凡。”青青嫣然一笑,拱了拱手道:“客气了,不知——大王寻我何事?”谁料,大鹏王神魂颠倒,脱口便问:“仙子芳龄几何?是否婚配?”神色轻浮。众人一怔。青青从容含笑,道:“你猜?”大鹏当下开门见山,直接道:“仙子贵为凤凰,我贵为鹏鸟,你我天生本就一对。不如趁此良宵,结为永世之好……”青青也不想,登时应道:“可以考虑。”自是戏他的。

  一片愕然。

  大鹏王受宠若惊,顿时心花怒放,不胜欢喜。“但,”青青道,“得先替我找人。”不问是非,大鹏王出口就应:“找!找!一定找!”

  “夜雕,”这时,鬼巫忽然下令道,“是时候报答了,杀了此人。”手指青青。众人闻说大惊失色。夜雕略迟疑。鬼巫道:“我要你杀的人,便是她。”青青甚不解,看向鬼巫。其实,除了鬼巫本人,谁都不解。大鹏王立马斥问:“巫师,你想做甚?”谁知,鬼巫冷冷回他:“与你无关。”大鹏王一听登时作色,喝道:“大胆,安敢如此说话?”鬼巫竟不理他,道:“夜雕,知恩图报,你莫非想反悔?”

  众目看夜雕,云里雾里。

  夜雕动了,他缓缓起手,拔出背上刀——清刃,寒气逼人。青青有所防。小荨见了,不觉担忧。大鹏王怒道:“夜雕,你想造反?!”夜雕冷视青青,不答,一瞬间便望她扑去。众人骇恐。急切时,有飞轮何处冲来,直取夜雕。夜雕一惊,铮!挥刀击开飞轮,退了回去。众人诧奇。随之,有个人凭空现出身,接住了飞轮。众人定睛,只见,粗犷一个大汉,方巾包头。谁?便是鹫泰。

  “鹫泰!”大鹏王道。

  小荨听了。

  鹫泰护青青,道:“夜雕,有我鹫泰在此,你休想胡来!”大鹏王立即赞道:“鹫泰护驾有功,重赏!重赏!”鹫泰听了,抱拳道:“多谢大王。”大鹏王回头来,立刻下令道:“小的们,将夜雕、鬼巫二人给我拿下。”怎知,鸟怪们一听皆犹豫,不敢上前。大鹏王疑惑,怒问道:“都怎么了?”鬼巫解道:“他们所惧者,是我,不是你。”大鹏王一听不觉暴跳如雷,拔出刀怒道:“本王亲自下手!”便要冲鬼巫扑去。鬼巫泰然,冷笑,只是向他伸出手。“当心!”青青忽然喊。

  只是,来不及了。深深袖口,嗖!有一箭乍然射出,直奔大鹏王。大鹏刚回神,右肩已然中箭,啊一声!滚了出去。

  一片震惊。

  转眼,大鹏王撞到树边,卧倒后,口吐鲜血。金鸽银鸽不禁大喊:“大王!大王!”赶紧奔上前。大鹏王面无人色,指手道:“鬼巫……混蛋……安敢……偷袭本王……”只听鬼巫冷道:“枉你还是个大鹏,真是浪得虚名,与鸟渣何异?”众人听了。“鬼巫……”大鹏王气得吐血,道,“替,替我报仇……”说罢昏死过去。“大王!大王!”金鸽银鸽连连喊,心在痛,泪都流下来。

  青青叹息。

  牡丹,小荨呆了。

  鬼巫冷道:“再有碍事者,杀。”鸟怪们心惊胆战。“鬼巫!”这时候,鹫泰问罪道:“大王平日待你甚厚,何故恩将仇报,下此毒手?”鬼巫冷冰冰,反问道:“鹫泰,大王待你如何,你最清楚不过。何必对他如此忠心?”众目看去。略迟疑,鹫泰答道:“大丈夫既为他人做事,就该尽死效忠,一心一意。纵然受了委屈,遭了冷待,亦不可思反,不可谋逆。”这话一出,众人动容。

  小荨仰望鹫泰,不觉更为敬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