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黑山与九戒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293

  茂林之下,荒野中,有个小姑娘昏睡在地。何人?便是小荨了。只见,她时不时一动,脸色惨白,满额头汗珠。“不要!不要!”突然她惊醒过来,泪汪汪。森森四下,冷落无人。小荨口大喘,面有惊色。心,渐渐平息。“梦?”她伸手擦去泪水,环顾四周,自语道,“梦么?”无人应答。

  四野凄冷。

  小荨忽觉得委屈,鼻子一酸,泪又止不住了。她蜷起身来,抱膝盖,埋下头,内心十分凄楚。

  幽幽林下。

  有声忽来,问:“除了哭,还会做什么?”小荨一惊,忙抹了眼泪,四下看却不见半人。“若是龙香公主,”声问,“她会哭么?”漫天飘荡。小荨认出声,是梦灵,于是便喊:“梦灵,你在哪?梦灵!”半晌,再无动静。林下凄凄,小荨渐觉心灰意冷。

  有两个东西忽然现出,走过来,四脚在地。小荨回头,讶见了。看,它们穿衣戴帽,有模有样,长嘴大耳的,居然是——两头猪。不过,它们颜色有别,气态各异。白里透红,呆头呆脑,肥嘟嘟者,乃是一头家猪;黝黑刚硬,背生鬃毛,口带獠牙者,乃是一头野猪。原来,这是两个灵猪,家猪名九戒,野猪名黑山。两头猪径直走过。小荨目瞪口呆,不敢动丝毫。它们旁若无人,埋着头,徐徐走远了。小荨愣了下,便悄悄跟了上去。

  却说九戒一路纳闷,终忍不住唤:“大哥。”它会说话,小荨吃惊。黑山素来脾气不好,问:“怎么了?”九戒心颤颤,只道:“不舒服。”黑山疑道:“哪不舒服?”神色肃然。九戒吓得冒汗,答道:“通身……通身不舒服。”黑山皱起眉,道:“痛快点!”九戒明了,于是道:“我们既现了形,为何……不退去衣帽?”

  小荨惊奇。

  黑山冷问:“为何要退?”九戒心一动,便道:“天气闷热,退了比较凉爽。”谁知,黑山严肃道:“纵然如此,亦不可退!”九戒暗自叫苦,追问道:“为何不可?”黑山心无波澜,答:“穿衣戴帽,一则为遮羞,二则为明礼,不可轻退。”小荨听了。九戒不以为然,辩道:“遮羞明礼乃人类之事,我们是畜生,何必……”谁料话未说完,黑山突然怒起,斥道:“你才是畜生!”

  小荨大吃一惊。

  九戒惶恐,低声应:“我,我本就是畜生……”黑山听时更怒了,咄道:“没出息!”九戒心惊胆战,不敢说话了。小荨糊涂。黑山便问:“俺来问你,俺等与平凡之物,有何差别?”九戒糊里糊涂,讷讷然,答不出。黑山便道:“俺等开了觉魂,乃是精灵也。”小荨心一动。九戒懵懂,怯怯问:“这与穿衣戴帽,有何关系?”黑山忍住怒,耐心解道:“既是精灵,便知羞耻。既知羞耻,便不再是畜生!”九戒愣了愣,道:“不是畜生,那是甚么?”黑山不禁恼火,道:“人,我等是人!纵然不是人,也是一个知羞明礼的猪人!”

  小荨愕然。

  “猪人?”九戒愣愣的。黑山见时火气更盛,便骂道:“正因有尔等家猪,愚不可及,方让俺等蒙羞,为世人所耻笑。何为猪朋狗友?何为猪狗不如?俺等一族的名声,全让尔等败坏!”

  小荨怔住。

  家猪千惊百恐,垂下头不敢应答。黑山气略消,问:“可还有疑问?”九戒一想,道:“有。”黑山道:“说!”九戒不敢,欲言又止。黑山心下烦躁,便道:“痛快点!”九戒吞了吞口水,讷讷道:“我,我曾亲眼所见,其他精灵如此,可,可并无穿衣。”黑山不假思索,道:“人家不知羞耻,情愿当个畜生,你莫非想学?!”九戒听了心神不宁,连摇头。黑山一叹,语重心长道:“兄弟,听哥一句,可学人好,不可学人坏。畜生,咱绝不可再当。咱要当便当神仙,就是当不了神仙,咱也得知羞明礼,当个好精灵。”九戒连连点头,似有所醒悟。黑山一见,顿时安心了。小荨瞠目结舌,看黑山,不觉心生敬仰。

  走了一段路,突然,两头猪隐身不见了,无踪无影。小荨惊诧,他们呢?便到处去看。怎料一瞬之间,四周大变。小荨定睛再看时,惊恐!丛林幽幽,仍旧。可此时,她双脚已不在地上,在哪?高高树枝。小荨吓坏了,赶忙抱紧树枝稳住。“爷爷。”近旁,忽有人唤,仿佛少女的声。

  小荨一惊,寻声看去。

  “怎么了?”有人回问,老人的声。小荨定神看到什么,不禁诧然。只见,近处有个黄衣少女,坐在枝上,模样姣好。少女谁?黄鹂精,名唤宝儿。宝儿边上有一头大鸟,通身灰白,是只枭。何为枭?猫头鹰也,名唤枭翁。小荨害怕不敢动。宝儿问:“为何站这么高?”枭翁淡然回道:“站得高,看得远。”宝儿不解,便问:“看得远了,做什么?”枭翁答:“洞察天下事。”宝儿疑道:“你不是退隐了么?天下怎样,与你何干?”枭翁一顿,笑道:“这叫居安思危,你不懂。”宝儿点点头。

  小荨木头般在旁,抱紧树枝,听,看。虽在近处,只是,他爷孙似未曾察觉。

  “救命!救命!”忽有呼救声从哪来,显得十分急切。小荨吃惊。宝儿听了,便问:“爷爷,你听见没?”枭翁安之若素,反问她:“听见什么?”宝儿便说:“有人在喊救命。”只是,枭翁却摇头答道:“没听见。”宝儿糊涂了。“救命!救命!”声转眼又来。这回,小荨都听得清楚。宝儿急了,道:“听,真有人喊救命!”不想,枭翁无动于衷,道了句:“你耳根不净。”宝儿愕然,便道:“如果耳根不净,怎能听到声音?”小荨觉得是。枭翁不以为然,解道:“耳根若净,万籁无声。”

  小荨一愣。

  宝儿顿觉来气了,嗔道:“爷爷好无情,见死不救!”枭翁毫不在意,却道:“爷爷既已退隐,便不再管天下事。何况,人之福祸,冥冥中自有天意。爷爷若去管,便是违了天意。违了天意,必会遭天谴。”小荨听的糊涂。宝儿不赞同,反驳道:“你见死不救,才会遭天谴!”枭翁一惊,道:“小屁孩,如今世道险恶,人心难测,真真假假难以辩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管闲事,反会惹祸上身。”小荨蒙了。宝儿鄙视他,哼道:“我看,你就是怕遭天谴!”枭翁哑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