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反抗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227

  “小孩儿。”鳄霸威胁道,“乖乖听你娘的话,交出珠子,免得遭来不祥。”“不!我不!”冯儿哭道,他就是不愿,紧抱父亲大腿。“不交也得交!”鳄王道,“此乃公物,由不得你。”灌木后,鬣噩看了心头愤起,道:“这小孩就是个祸根!”鬣浑便道:“有祸根好,不然,何来杀戮?若无杀戮,我等何来饭食?”鬣噩一愣。

  小荨愕然。

  却说水郎见妻儿受欺,忍无可忍了。他忽的召出一把长叉,道:“谁敢靠近,我就杀谁?”一片惊诧。“水郎!”獭秀想阻止。水郎只道:“拉开冯儿,珠子不能交。”“水郎……”獭秀有些不顺心,便也随了他,上前去拉冯儿。“爹。”冯儿哭道。水郎便安他道:“冯儿,珠子你拾的,就是你的,谁也不给。”冯儿听了破涕为笑,点头道:“好。”紧抓着珠子。鳄霸便怒斥道:“水郎,你好大的胆,私吞公物乃是死罪!”水郎不惧,他紧握长叉道:“珠子,我不会交的。”“你!”鳄霸恼火。鳄王拦住他,肃然道:“既如此,只有依法行事了。小的们,索要公物!”

  小荨大惊。

  一声令下,十来个河怪当即上前,刀枪剑戟,凶神恶煞。“秀,”水郎神色从容,道,“退后。”“水郎!”獭秀心中不踏实,可也是无奈,便道,“千万小心。”拉儿子缓缓后退。冯儿泪道:“爹,小心!”刹那间,河怪们扑过来。水郎不惊,挥叉拦住。河怪虽凶虽恶,但体格不及水郎。水郎高大威猛,出手重,几回下来,就打残了七个。冯儿乐道:“爹好厉害!”獭秀沉默,心下不安。

  小荨略喜。

  鳄霸不觉恼火,召出一对锏——荆棘锏,喝道:“水郎,吃我一锏!”纵身扑来。水郎回过神,以叉架住。鳄霸恶道:“看你能撑几何?”他怒对水郎双锏狂落。水郎凝神一一应了,毫不惧他。小荨忧虑。几番来回,鳄霸使尽手段压不了水郎,心中逐渐生乱。水郎见机,猝然一个翻身,出脚将它踹走。众怪惊诧。鳄霸摔落地,咬牙切齿喝道:“小的们,宰了他!给我宰了他!”河怪们一听,当即又齐上狂殴水郎。

  獭秀担忧。

  不过,水郎勇猛无比,一把二股叉应付自如。河怪们禁他不住,连连受挫,胆渐怯了。灌木后,鬣噩钦佩道:“水郎高大威猛,好生厉害!”鬣浑听了却不爽,便道:“一群废物,若是我,早将他拿下!”鬣噩哑然。

  却说碧貂一直在观战,见有机可乘,便起手召来段绳子。绳子水青色。随后,她将绳子丢出。小荨惊讶。顷刻间,绳子飞近水郎,三两下将水郎捆了。一片瞠目。碧貂拍拍手,得意一笑。水郎不甘被捆,奋力挣扎,怎奈短时挣不开。河怪们见状,皆犹豫不敢上前。唯独鳄霸,好机会,登时冲过去,出脚将他踹倒。小荨大吃一惊。“水郎!”獭秀惊喊。鳄霸不管,连连猛踹。水郎挣不开绳子,只能任他胡来。冯儿吓哭了,喊道:“别打我爹!别打我爹!”鳄霸一听更出脚猛踹,恶道:“我就打,就打!你不交出珠子,我打死他!”水郎忍住痛,奋尽气力挣绳。

  灌木丛后,鬣噩心惊胆战,吓坏了。鬣浑闭嘴不敢语。小荨火急火燎,怎奈爱莫能助。

  “住手!”獭秀突然一喝。鳄霸听了,于是收脚,恶问之:“想通了?”獭秀眸含泪,问冯儿:“冯儿,珠子,乖。”冯儿迟疑,反问道:“珠子给他,他就不打爹了?”鳄霸便道:“交出珠子,我便放了你爹。”獭秀点点头,泪道:“是。”冯儿懂了,他心疼父亲,于是便去取珠。谁料,“冯儿!”水郎忽然嘶声喊,“不许交给他,不许……交给他!”众人一诧。冯儿哭道:“爹,我不交珠子,他们会打你的。”鳄霸恼怒,又出脚猛踹水郎。冯儿阻止道:“不要打!不要打!”心痛的泪流满面。

  小荨看哭了,握紧拳头。

  鳄霸狞笑道:“不打可以,交出珠子。”脚下起落不停。小荨痛恨。冯儿痛哭道:“不要打,我交,我交……”“不许交!”骤然间,水郎翻身而起,一喝,竟绷断了绳子。众怪吃惊。他怒不可遏,猛挥叉望鳄霸一刺,刺入鳄霸腹间。无不震惊。鳄霸目瞪他,口吐血,道:“水郎……安敢……”水郎怒目,拔出叉来。“呃……”鳄霸登时毙命,倒在地上,再无生息了。鳄王痛呼:“二弟!”

  却说水郎杀得眼红,他怒瞪鳄王,骤然冲过去。“水郎!”獭秀惊喊。碧貂一讶,急切闪开了。鳄王大发雷霆,伸爪一变是把长刀,鳄齿刀。水郎近前挥叉。鳄王横刀接了。二人战了数回,水郎不敌他,或许,水郎是累了。獭秀惶恐。猝然间,鳄王回身甩尾一抽。啪!水郎措手不及,登时被抽走。“水郎!”獭秀震骇。鳄王怒火中烧,喝道:“小的们,宰了他!”河怪们一听,登时一拥而上。水郎吃惊,急稳住,挥叉应敌。

  獭秀心惊肉跳。

  看,水郎竭力杀敌,毫不手软。河怪们再凶再猛,一时间也是非死即伤。鳄王恼怒至极,突然起爪奋力一掷,掷出手中刀。小荨骇然!刀飞快而去。水郎回神时,已晚了。刀近前扎入他下腹,穿背而出。血当即四溅。水郎一怔。“水郎!”獭秀惊呼,如扎己身。五个河怪见机,恶狠狠,通通出兵器望水郎刺去。这下子,水郎挡不了,顿时穿肉入骨,鲜血迸出。

  水郎呆了。

  “水郎!”獭秀一见肝肠寸断。“爹!”冯儿惊哭了。灌木后,鬣浑鬣噩见此状,吓得脚发软,遍身冷汗。小荨目怔怔,脸色煞白。怎奈,水郎尚未屈服,他忍住痛,最后一绷!河怪们大惊,经不住纷纷退开,摔倒在地。血水四溅。“水郎!”獭秀嘶喊,痛不欲生。冯儿唤:“爹!”涕泗滂沱。这一回,水郎真到尽头了,他遍体鳞伤,落泪道:“水郎……无能……又负了……你们……”说罢倒了下去,再不动弹。“水郎!”獭秀失声恸哭。“爹!”冯儿要上前。獭秀一定神,连忙将他拉住。

  小荨捂住嘴,泪潸然,心痛不已。鬣噩也哭了。鳄浑吓的目瞪口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