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家破人亡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098

  “小的们!”鳄王尚不罢休,喝道,“宰了他妻儿,夺回宝珠!”小荨一骇。獭秀慌了,连忙抱起冯儿,忍不住再回头——看水郎一眼,随后逃入林中。鳄王见状,喝道:“追!”收回鳄齿刀当先追去。河怪们起身来,纷纷尾随之。碧貂顿了下,一晃身化作绿光,也追过去。

  无怨川上,此时死一般沉寂。小屋里灯火摇曳。屋前横七竖八,尽是尸体。灌木后,鬣噩惊魂未定。不料,鬣浑忽然冒出一句:“人走了,有东西吃了。”鬣噩一怔,颤然问:“大哥,你吃得下么?”鬣浑故作镇定,道:“为,为何吃不下?”小荨颇为迷惑。鬣噩惶惶不安,怯道:“万一,它们还未死……”鬣浑便道:“补上一口。”鬣噩呆了。

  小屋前,蓦的有个身落下,彪形大汉,行色匆匆。小荨、鬣浑鬣噩一惊。但见,来者通身黝黑,体魄魁梧,头上左右两个角。什么东西?一个水牛怪,名牛伯。小荨略认得。

  四下都是尸体。

  牛伯一见,诧然道:“俺来迟了!”见到水郎,他大吃一惊,急忙奔过去唤:“河马兄弟,河马兄弟!”此时,水郎奄奄一息,看清他,泪道:“牛哥……救……救我……”牛伯生性急躁,问:“怎生救你?”水郎煞是痛苦,摇摇头。牛伯忍住气,道:“慢慢说来,慢慢说。”水郎使出些余劲,一口气道:“救我妻儿……”牛伯明白了,忙问:“哪处去救,哪处?”水郎缓缓起手,不料他突然断气,手指向河。牛伯看过去,问:“河里?”水郎不答,再无动静。牛伯慌起,连喊:“河马兄弟!河马兄弟!”水郎死了,已经应不了。灌木后,鬣噩心动便想说。谁知鬣浑拦住。小荨空掉泪,不敢作声。牛伯心急如焚,便道:“你且稍待,俺马上去救。”说罢他直奔河边,噗通一声扎入水中,再没动静了。

  小荨愕然。

  却说鬣噩甚不解,忙问道:“大哥,为何不让我说?”鬣浑便道:“你说了,他就会信么?”鬣噩登时一讶:“这……”鬣浑道:“这水牛怪脾气暴躁,生性糊涂。你就是出去了,也只是挨打。”鬣噩听时心惊胆战。鬣浑叹口气道:“有兄弟如此,是福是祸,得看天意了。”小荨在听。周围忽然一晃,变样。屋子不见了。小荨惊奇,回头一看。鬣浑、鬣噩已无踪无影。哪去了?小荨心发慌,站起身来环顾四下,呆愕。此时此刻,她已不在河边,而是某一处荒野,草木丛杂。

  “往这边走!”有人猝然道。小荨一惊。回头只见,鳄王领几个河怪正赶来。小荨认出它们,畏惧,急忙藏起。转眼,鳄王近前来,骂道:贱妇,哪里去了?”小荨藏的紧,心怦怦不寒而栗。“我在这!”忽有人应道。众怪一诧,回过头。来者谁?正是獭秀。此刻,獭秀一手持剑,一手持珠。不见冯儿。鳄王指手骂道:贱妇,交出珠子来,饶你不死。”獭秀不惧它,道:珠子在此,拿去!”便将珠子丢出。鳄王一诧,连忙把它接过手,看,淡紫圆润。果然是珠子!

  谁料,珠子有诈。

  骤然间,砰一声巨响!珠子发生爆炸。无不震惊。“啊——”,鳄王放声惨叫,左手被炸毁,血肉模糊。小荨惊悚。鳄王回神来,怒道:贱妇!”好机会,蓦的,獭秀一步上前,望他刺出宝剑。剑,刺入鳄王腹。鳄王震惊。獭秀恨道:你杀我夫君,我要为他报仇。”一剑直入。怎料,鳄王皮甲粗厚,剑刺不深,虽然见血。獭秀不甘,奋力刺下。

  小荨焦急。

  鳄王雷霆大怒,猛一个转身甩出长尾。獭秀骇然,抓不住剑,被鳄尾迎面一抽!“啊——”娇娇身子立时摔了出去。小荨惊恐。鳄王龇牙咧嘴,骂道:贱妇,不可饶恕!”旋即掷出爪中刀。獭秀刚起身,一见刀来,怔了。刀中她上腹,将她推走,转眼扎入树干。小荨见状,捂住嘴吓出泪来。

  有光落下,一个妖冶女子,碧裙如水,便是碧貂。小荨认得她。碧貂问:“孩子何在?”鳄王回:“不知。”树干上,獭秀口中吐血,目光迷离,道:水郎,待我……”泪淌落,气断绝。小荨忍住声音,痛哭。这时,有个小东西跑出来,喊:“娘!娘!”泪流满面。谁,便是冯儿。獭秀已死,无动于衷。鳄王解气了,将刀收回。顿时,獭秀摔落在地。冯儿痛哭,喊:“娘,你醒醒!娘,我是冯儿……”不料,獭秀身子忽然一退,白烟起,现出原形来。什么东西?一只水獭,浅青皮毛。冯儿一呆,道:“娘……”泪更涌出。

  小荨怔住。

  只听得,鳄王冷道:“水獭精。”小荨心一动。冯儿回身哭道:还我娘!”毫不畏惧一下冲上前。鳄王忍住痛,登时出刀指它。冯儿一吓,不敢近前了。碧貂定睛,见它胸前无珠子,便问:小孩儿,珠子何在?”齿刀血滴滴,鳄王唬道:若不交出珠子,就去陪你爹娘。”冯儿战兢兢,答道:珠子,丢了……”“甚么!”鳄王愤起。碧貂咬牙,忍不住把袖一抽。啪!冯儿大惊失色,顿时摔出去,头破血流,泪水直落。小荨震恐,想去援助,怎奈力不从心。碧貂一步上前,掐住冯儿将它提起,怒问:“珠子何在?不说,我便掐死你!”冯儿惊恐万状,泪道:珠子,丢了……”小荨心急火燎,泪纷洒,不知怎么办。

  千钧一发之际,嗖——!有刺三个忽然来,扎中碧貂之手。碧貂大吃一惊,立马松开冯儿,几步后退。一片诧然。怎么了?冯儿摔落在地,吓得脸青青,大口的喘。有光旋即落下,现出两个人,一少年一少女,各有俊色。小荨看了他们,不禁喜出望外,她认得。来者何人?一个麟儿,一个馥儿。“馥儿!”小荨脱口道。怎奈,她身在梦中,无人见得更无人听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