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斗法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291

  “小弟弟,你还好吧?”馥儿上前问。冯儿摇摇头,指手对面抽泣道:“它们,杀了我爹娘。”馥儿一惊,看对面鳄王、碧貂。冯儿回身又指水獭,泪道:“这是我娘,她死了。”馥儿看过去。只见一只浅青水獭,皮毛秀美,却已僵冷不动。“我们来晚了。”馥儿自责道。小荨伤心难过。麟儿不语。

  却说碧貂手抱伤口,怒问:“来者何人,竟敢暗算老娘?”冯儿闻声惊恐。馥儿起身来,愤然道:“你们好不知羞,两个大人竟欺负一个孩子。”鳄王心一动,便道:“小丫头,事出有因,休要胡说。”馥儿对道:“事实已在眼前,还想狡辩?”鳄王一讶。碧貂劝道:“大王,休要多废口舌,动手拿人。”鳄王觉得是,当即道:“小的们,动手。”一声令下,四个水怪扑过来,挥刀砍剑。

  小荨心惊,冯儿胆战。

  就在这时,麟儿一步上前,右手作法,召出阵薄雾。小怪们一入阵,瞬间如蜗行牛步,手脚缓慢了。众人惊奇。随后,麟儿稍稍一推,却如出九牛二虎之力。“啊——!”一下子,四个小怪反弹而出,弹出去老远。

  一片惊诧。

  麟儿面色平静,道:“我不想杀人,离开。”鳄王心一动,便道:“雕虫小技,你若能受我一刀,我便离开。”馥儿使读心术,读出鳄王心思,便劝麟儿道:“麟儿,不要上当。”怎奈,麟儿不听从,应他道:“一言为定,出刀。”鳄王暗喜,赞道:“有胆量,看刀!”说罢它猛的一掷,掷出手中大刀,扎向麟儿。众人惶恐。麟儿面不改色,只起右手,召薄雾拦住大刀。大刀来势迅猛,似锐不可当,可,一入薄雾依旧慢下了。

  众人呆目。

  鳄王不甘心,突然上前来召回大刀,便望麟儿砍。“麟儿当心!”馥儿喊道。不料,麟儿先出手了,作法按鳄王腹部。一弹!鳄王大吃一惊,如同受了神力般,霎时倒飞出去。碧貂惊骇。两个女孩虚惊一场。

  却说鳄王本事较高,于两丈远处稳住了。碧貂回神来,忽然问:“小儿,可敢受我一缚?”馥儿听了眸子看去,看出她心思,便劝道:“麟儿,莫受她激。”奈何,麟儿不以为意,道:“无碍。”碧貂暗喜,赞道:“有胆量。”她变出一条绳子,水青色,作势丢出。麟儿纹丝不动,任绳子飞来。就在瞬间,绳子近前几个缠绕,将麟儿捆了。

  两个女孩一惊。

  麟儿不慌不忙,绷绳,不料绷之不开,再使劲,还绷不开。碧貂得意了,讥笑道:“愚蠢小儿,普天之下,能逃出这水罗者,尚无一人。”麟儿不甘心,作法,使出全力挣绳。小荨焦急了。怎奈挣扎片刻,依旧无果。碧貂冷道:“莫再白费力气了,你是逃不出的。”说罢呵呵而笑。

  小荨担忧。

  这时,馥儿灵思一动,从容道:“欲解此绳其实不难,无非,一个咒语。”碧貂惊讶,便道:“确是一个咒语,可惜,普天之下,知此咒语者,唯独我一人尔。”馥儿一笑,道:“不然,我也知晓。”碧貂半信半疑,便道:“你若知晓,可试它一试。”馥儿不忙,道:“我这咒语,可解天下任何法宝,我若解了,从此以后,你便解不得了。”众人听得糊涂。碧貂心一动,冷道:“小丫头,休要胡我。”馥儿泰然自若,道:“且慢。”她举起手来,有模有样,作法打在绳子上。众人大惑不解。馥儿含笑道:“我已将绳子定住,从此,你就是念咒千遍万遍,也解它不开。”

  碧貂一听,疑虑重重。

  鳄王似看出端倪,便道:“夫人,这小丫头古灵精怪,千万莫上当。”略沉吟,碧貂笑道:“我若是解了,可就上你当了。”众人一头雾水,回看馥儿。馥儿悠悠,却道:“你不是怕上当,你是怕——解它不开。”碧貂一愕。鳄王有些急了,忙劝道:“夫人,千万莫听她的,莫上当。”碧貂犹豫再三,咒语眼看到嘴边,又吞下。不料,馥儿千方百计,等的就是这一刻。她读出来了,心下大喜,便道:“你不解,我解。”当即念出咒语。果然,绳子瞬间松开,飞到她手中。

  一片愕然。

  麟儿自由了。

  馥儿手持水罗绳,得意道:“绳子我收下了,不谢。”登时,碧貂恼羞成怒,喝她道:“死妮子,还我碧水罗!”出手作爪便过去抢。麟儿见她来,立马作法召白雾,将她拦住。碧貂吃惊,怒瞪馥儿,咬牙切齿。馥儿道:“送你三根刺!”手一甩,三根刺。碧貂骇然,急切间化成水遁走了。馥儿不管,得了宝绳,十分欢喜。

  小荨煞是羡慕。

  转眼,碧貂现身鳄王侧,哭诉道:“大王,千万为奴家做主,灭了这丫头,夺回宝绳。”鳄王怒火中烧,安道:“夫人宽心,本王自有手段。”说罢,鳄王作法左手一动,刹那重新长出来。小荨惊愕。冯儿骇恐。麟儿护在前方,安之若素。馥儿再作法,眸子深深,看鳄王读它心思。鳄王上前几步,怒道:“黄口小儿,待我来收拾你。”说罢,它手挥大刀作法。哗!突有水浪化出,势汹汹扑了过去。

  馥儿静观。

  麟儿不屑,见大水冲来,便作法召出薄雾,意图拦住大水。汹汹大水,一触雾,果就登时慢下了。麟儿再一推,哗,骤然间大水四散。就在这时,鳄王闪近前,举大刀望麟儿砍下。不想,馥儿早已知晓,立马甩手,有花刺五根扎向它。鳄王大吃一惊,“啊!”猝不及防,胸口登时中刺!“死丫头!”它忍住痛,奋力把刀砍下。急切间,麟儿使用瞳术,眸子一亮。鳄王见之愕然,顿时动不了了,糊里糊涂。碧貂一诧。旋即,麟儿再出右手,作法一按鳄王。鳄王大惊,“啊——”突然弹出白雾,再次倒滚而出。

  偷袭不成,反吃大亏。

  一片呆目。

  这一回,鳄王摔得老远,狼狈不堪。碧貂急忙上前去,喊:“大王!大王!”鳄王气急败坏,爬起身来,可以动了。碧貂不解。鳄王怒道:“气煞我也!气煞我也!”碧貂便劝道:“大王息怒,大王息怒。”鳄王喘气道:“夫人,你且让开,今日,我定要宰了他们!”碧貂心一动,道:“如此,大王当心。”说罢退出老远。鳄王想做什么?看,它火冒三丈,摇身一变,一瞬间身子放大。

  众人吃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