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怪病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153

  青青便道:“这是见面礼,你师伯通情达理,怎会不舍得呢?”暗中与馥儿眼对眼,互送笑意。牡丹心知此事,可又不能说,甚感无奈,有些难为望月了。望月粲然一笑,只得道:“舍得,舍得。”青青听了掩嘴偷乐,道:“看,你师伯舍得。”眸中略有深意。馥儿明白了,便道:“好吧,恭敬不如从命,这璧我便收下了。”望月舒了口气。青青含笑,道:“来,义母给你戴上。”“好。”馥儿眉开眼笑,如饮琼浆。戴上璧后,青青便来一句:“好好保管,不然,你师伯可就急了。”望月猝不及防。牡丹苦笑。

  草丛中,小荨独自一人,看馥儿受宠何其羡慕。

  馥儿持璧仔细一看,道:“妈妈,这璧真好看。”牡丹道:“确实好看,还不多谢义母。”心里不好意思。馥儿收起璧,便还礼道:“多谢义母。”不想,青青又生俏皮了,推让道:“多谢师伯。”望月防不胜防。馥儿懂的,忍住笑,朝他答谢道:“多谢师伯。”望月强作矜持,道:“不客气。”面微红,耳微热。青青瞧见了,顿时忍俊不禁,一笑嫣然。望月轻讶,却在回头一瞬间,动心了。馥儿读出来,倍感欢喜。

  却说麟儿伫立远处,看融融之景,心一沉便念起他娘。哀伤之极,不料病情发作。“咳!咳!咳!”他猝然猛咳,满面痛色,仿佛裂肺撕心。众人听了无不吃惊,便都回神来。正好,麟儿口中吐血,血流出手间,洒了一地。馥儿大惊失色,当即喊:“麟儿!”心发慌,直奔过去。众人惊惑,于是纷纷跟上前。麟儿大口地喘,面无人色,看起来憔悴极了。

  众人担忧。

  馥儿上来焦急问:“麟儿,你怎么样了?”麟儿定定神,摇头道:“无事,无事。”气息略显微弱。馥儿知道有事,便回头央求道:“义母,师伯,救救麟儿,麟儿得了一种怪病,好严重。”青青擅长医道,她看出来了,便上前问:“麟儿,把左手给我看下,方便么?”麟儿举目看青青,见她清艳难掩,无法拒绝,于是伸出左手。青青不多想,扶住他的手,取了寸口,按指把脉。众人屏气凝神。只见,青青一对蛾眉,渐渐紧蹙。众人心急。馥儿很害怕,不敢读她。

  片刻,青青略略解眉,松开了手。馥儿忙问:“义母,麟儿怎么样?”青青不语,她伸手入怀,取了一物递出来,只见两粒丹子,金光闪闪。众人几分迷惑。青青道:“麟儿,这有两颗丹子,你且先服下,可缓症状。”馥儿一怔,道:“义母……”感觉有些不妙,急如星火。青青了解,便道:“先服下。”馥儿懂了,于是劝麟儿道:“麟儿,你先把丹子服下。”麟儿伸手拾起丹子,仰头,放入口中咽下。一瞬间,他脸泛金光,金光沉下之后,脸色好多了。

  众人看得出。

  馥儿仍不放心,还问:“麟儿,感觉怎么样?”麟儿少了些倦意,多了些神采,道:“感觉好多了。”众人略安。这时,青青试探一问:“麟儿,你这病哪来的?”麟儿回过神,摇头道:“我也不知,突然……就有了。”青青一思,便问:“你父母何在?”麟儿瞬间却愣住,黯然道:“我是孤儿,无父无母。”众人惊异。馥儿便道:“你有娘。”麟儿回道:“不是亲娘。”馥儿问:“怎说?”麟儿回忆道:“我小时生得丑,又染重病。父母嫌弃我,便把我丢了。我娘好心,于是将我拾来养。”

  一片愕然。

  略定神,青青便问:“你父母是谁,你娘可知?”麟儿摇头,道:“娘说不知,只说,是在山里拾的我。”青青不放过,深问道:“你娘待你如何?”麟儿一听顿时心间浪起,道:“娘视我如己出,待我无微不至。”众人生疑。馥儿便问:“姑姑,你深究麟儿的父母,有何用意?”青青不假思索,回道:“麟儿这病十分古怪,我怀疑,这病不是染的,而是——父母带的。”

  众人听时无不惊诧。

  麟儿糊涂,便问:“姑姑,你的意思是?”青青也不隐瞒,正视他道:“你亲生父母之中,有一方,或许也得了这病。”麟儿顿时怔了,难以置信。这时,望月开口道:“麟儿,我来看下。”麟儿点头,举右手。望月亦然,取他寸口,有紫光隐隐走入脉中,至麟儿体内。众人静观。忽然,望月收回紫光,神色凝重。众人见了有所期待,但,也看得出一二。馥儿担惊受怕,不敢问,不敢读。青青代问道:“怎么样?”望月回神,道:“与其说是病,不如说,他父母之中有一方——中毒了。”

  众人一怔,越深究越是可怖。

  “中毒?”青青紧眉。望月猜道:“某种剧毒,潜伏期长,一旦发作,凶多吉少。”这话一出,惊煞了众人。馥儿连忙问:“师伯,可有得解?”急不可待。谁知,望月微微垂脸,答:“一时无法。”顿时,馥儿心冷了。青青见状,便责望月道:“你无法而已。”望月吃了一惊。馥儿哀伤道:“义母……”看向青青泪水涌出。青青细心,安慰道:“馥儿放心,待义母上天去,求祖师对症配药,定可治好麟儿的病。”馥儿不敢读她,认定是真的,点点头。

  “果真如此,”麟儿怔怔然道:“我父母……”脸色渐无。众人一听,哑住了。这时,牡丹语重心长道:“麟儿,凡人怀胎,尚且要历经十月,受尽煎熬,更何况精灵?精灵相爱不易,怀胎更不易,短则三年五载,长则数十秋。怀胎之艰辛,怀胎之苦楚,若非亲身体验,有谁能知?骨肉情深,血浓于水,可怜天下父母心,岂会因儿病丑,说弃就弃?这是何等之荒谬。除非,他们丧心病狂;除非,他们山穷水尽;除非,他们……将不久于人世。”这一席话,众人听了感触良多。

  牡丹说罢,沉默了。

  麟儿却如受晴天霹雳,突然后退一步,脸色煞白。他失魂落魄,有泪水汹涌而出,双目瞬间模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