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恶灵祸世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295

  话说老槐应付众鬼,渐感无力,渐觉心凉。他看了下黑山,内心顿生愧疚,飞升无望,怎可拖累他人。黑山径自杀鬼,一对板斧杀得眼红,倒无多虑。只是,九戒软弱迟钝,渐渐慌乱了,不行了。

  决心一定,老槐当下杀上前去,忽然道:“义士,老朽掩护你们,你们快些逃命去!”黑山颇为惊讶,反问道:“孩子尚未救出,怎可逃命?”挥斧杀鬼。老槐十分内疚,便道:“孩子多半是假的,老朽糊涂,怎可拖累你们?”黑山一诧。老槐使出风推走恶鬼,情真意切劝道:“义士,你们若有闪失,老槐之过也,快走!”黑山回神来,却斥道:“俺一生行侠仗义,舍己为人,你让俺出逃,岂不是笑话?”老槐怔了,动容道:“义士侠肝义胆,老朽……自愧不如。”老目含泪,更使出法术掩护黑山。

  灌木丛中,小荨见状五内俱焚,怎奈无计可施。

  “大哥!”这时,九戒撑不住了喊道,“救我!救我!”他惊慌失措,乱筑九钉耙。红鬼避开,转眼又扑来。黑山一听,大骂道:“没出息的!”当即作法,杀过去为它解围。九戒见他来,热泪盈眶道:“大哥!大哥!”黑山便道:“你快点走,俺掩护你!”狂杀恶灵。九戒一愣。黑山怒了,喝道:“还不快走!”九戒大惊,道:“大哥,我,我……”一时犹豫不决。黑山再不理他,道:“好自为之!”骤然使出阵风来,呼——,将他卷走。“大哥——!”九戒飞上半空,出了丛林,却见得,数不尽的红鬼冲向黑山。

  “大哥——!”

  小荨愕然。

  万千红鬼铺天盖地,淹没了黑山与老槐。小荨焦躁万分,不知所措。就在瞬间,周围蓦地一晃,红鬼尽都不见了,林下安静。小荨一怔。所见之处,木森森、空落落的,悄然无人。怎么会这样?小荨心头急切,担忧,又是何等无奈。

  “救命。”忽然有人喊。小荨一惊。少时,一个女子何处奔来,失魂落魄,大喊道:“救命!救命!”小荨看过去。只见,女子一身红衣,靠在树边,楚楚可怜。“救命!”她放声往四下喊,“救命!”四下冷漠,并无人来。“救命!”她十分凄凉,喊了又喊。小荨纳闷了,大半天不见一个鬼怪,她恐慌什么。

  须臾,有道红光落下,现出个人来,一个红袍老道。小荨诧然,立时认出了他,正是狈精红道子。女子略惊,见了他稍稍害怕。红道子定定神,近前安道:“姑娘莫怕,姑娘莫怕。”他见女子生的貌美,顿时心动了。不想,女子忽然上前,投怀送抱道:“道长,有恶灵,我怕,我怕。”小荨愕然。一瞬间,红道子神魂颠倒,搂女子安抚道:“有道长在,莫怕,莫怕。”喜不自胜,沉醉其间。

  小荨觉得羞,连忙伸手遮眼。

  万万不想,女子容貌骤变,眨眼化成恶鬼,一个骷髅脸。小荨忽见得,大吃一惊,连忙捂住嘴不敢喊。却说,红道子搂住女子,想入非非,哪里知道。女鬼缓开血口,牙尖锐,望他肩头——猛一咬。“啊!”红道子惊呼了声,立即将女子推走。肩上,血肉模糊。

  小荨惶恐。

  看,女鬼满口是血,凛冽一笑。红道子见了骇然,颤颤问:“你,你是何人?”不觉退步。女鬼面目狰狞,长舌一舔,森森道:“恶灵。”红道子吓得脸青了,道:“恶灵……”一转身便想逃。谁知,忽有恶鬼群出,将他堵住,尽扑向他猛一个撕咬。小荨怔了。“啊——”惨声连连,听起来十分的凄厉。小荨胆寒,触目惊心。可怜了红道子,本就有伤,这回劫数难逃了。一转眼,他便被恶鬼吞食,地上,只剩一件红袍。小荨千惊百恐,捂住嘴,不敢出声。还好,恶灵都在梦外。

  荒野之间,沉寂如死。

  草丛里,小荨战战兢兢,不知所措。蓦的一道紫光落下,现出个人来,紫衣美貌。谁?便是东圣君,望月。小荨认出他了,一下子喜上眉梢。望月闻声赶来,见恶灵、地上衣物,不由得吃惊。恶灵一见他,馋嘴了,蠢蠢欲动。望月凛然,召出宝剑孤仙,问:“你等从何而来?”女鬼森森道:“待我吃了你,你自然就明白。”不知好歹,登时扑上去。望月见之如此,毫不留情一剑斩下,便将她斩死。“啊!”女鬼惨然,化成烟。

  小荨大惊。

  众恶灵一见,无不怒起,立即纷纷扑来。望月面不改色,登时作法。有光剑数十个绕身而出,凌厉无比。唰!唰!唰……一串锐鸣,恶鬼尽皆中剑,都惨死,魂飞魄散了。小荨目呆呆,看望月,敬佩之心油然而生。只是,望月身在梦外,并不见她。收了法术后,他眉头紧起,神色凝重,若有所思。

  轰!忽有爆裂之声响起,撕破苍穹。望月一惊,小荨闻声吓了一跳。丛林瞬间亮起,落地上,树影斑驳。望月举头,只见漫天流光溢彩,十分的夺目。“烟花。”“烟花。”小荨道。望月念起什么,回头来看地上衣物。迟疑少许,他旋身一转,化紫光离去了。凄清林下,此时又剩小荨一个,孤零零。何去何从?她再次茫然。

  就在瞬间,四周一晃。依旧是茂林之下,杂草,乱石。不过,其间有人,共四个人,大小不等。小荨定睛看去,当先道:“馥儿!”顿时喜出望外。馥儿不答。其他三个人,小荨也认得,一个麟儿,一个鹫泰,一个鹫毫。只是,他们身在梦外,自顾着交谈,无动于衷。小荨一呆,已习惯了。咦,冯儿哪去了?小荨疑。原来,冯儿已被牛伯领去。不久前,牛伯巧遇馥儿,糊里糊涂诉说整件事。馥儿看得出,答应了,便把冯儿托与他,随后安心上路。

  “烟火已放出。”鹫泰忽然道,“少时,你母女便可重聚。”胸有成竹。“烟火?”小荨一念。馥儿喜不自禁,抱拳道:“泰叔,大恩不言谢。”鹫泰推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馥儿含笑道:“泰叔果然慷慨。”小荨晓得了,顿时乐从心起。鹫泰回神来,看麟儿,忍不住问:“这位少侠是?”馥儿欢喜,便答:“他是我的朋友,名叫麟儿。”麟儿点头,寒暄道:“见过二位。”鹫泰看他生的似龙非龙,似鹿非鹿,便夸道:“少侠好生模样,定非凡物。”麟儿心放开,礼道:“泰叔过奖了。”鹫毫一直沉默,有所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