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母女重逢
逸兮仙与2019-09-13 10:382,306

  片刻,果然有人寻烟火来了,一见馥儿便喊道:“馥儿!”众人闻声看去。来者何人?两个美貌女子,一牡丹,一青青。牡丹喜出望外。馥儿见是母亲,大喜道:“妈妈!”忍不住急奔上前。麟儿心一动。牡丹几步过来,热泪盈眶道:“馥儿!”好好看一番女儿。馥儿也潸然,落泪道:“妈妈。”仔细打量母亲。牡丹情不自禁,一把将女儿搂入怀中,紧紧的。母女俩终于重逢,众人见此备受感动。青青抬眼,望鹫泰鹫毫一笑,竖起大拇指。二鹫受宠若惊,都搔头,觉不好意思。

  回神来,牡丹放开女儿,将女儿细细一看,问:“馥儿,你可有受伤?”馥儿摇头答道:“馥儿没事。”牡丹一听,心头负担顿时落下。馥儿想起了,连忙反问:“妈妈,你的伤呢?”看向母亲手臂。牡丹破涕为笑,安道:“妈妈没事了。”馥儿讶道:“好了!”牡丹点头。

  小荨欢喜。

  青青处,蓦的有道紫光落下,现出个人来,谁,便是望月了。众人一见吃惊。牡丹未察觉,擦擦泪,问:“馥儿,你是怎么脱险的?”馥儿回过神,却一下高兴道:“妈妈,来,给你认识个人。”牵母亲的手,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牡丹看出了,应道:“好。”顺从起身。鹫泰鹫毫她认得,唯独一少年。果然,馥儿带她见的,便是这少年——麟儿。

  却说牡丹貌美脱俗,麟儿见她来,忽感几分悸动。馥儿走近麟儿,介绍道:“妈妈,这位是麟儿,关键时候,麟儿出手救了我。”望月、青青定睛看去,见麟儿长相奇特,心下一动。牡丹细看之,感激道:“麟儿少侠,多亏有你,你的大恩大德,我母女没齿难忘。”麟儿脸上一热,推辞道:“夫人不必客气,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馥儿津津乐道:“妈妈,麟儿可厉害了,红道子使尽手段,都非他对手,末了,还现出原形来。”牡丹一讶,便问:“什么妖怪?”馥儿答:“一个狈精,好可怕。不过,麟儿本事了得,只稍稍一出手,就把他飞走了。”

  这事,小荨知道。

  牡丹吃惊道:“麟儿少侠果然不凡。”看麟儿,眸中流露出钦佩。麟儿顿感害羞,垂下眸子道:“没,没有的事。”脸不觉红了。忽然,馥儿清醒来,担忧起麟儿病情,于是一转话题。“妈妈,我们得以重逢,”她扭头看鹫泰鹫毫,道,“还多亏二位鹫叔,他们放的烟火。”鹫泰鹫毫一讶。母女目光移开,于是,麟儿顿觉轻松多了,略起手擦汗。馥儿有感知,窃喜。牡丹看向二鹫,感激道:“有劳二位了。”鹫毫见其美,一时慌,不敢正视。鹫泰不敢居功,推让道:“非我等的功劳,若要谢,便谢我等主子。”

  众人转看青青。

  青青得意一笑,十分撩人。牡丹回头不由一惊,原来,望月已在了。却说馥儿一见青青,顿起兴致,于是问:“妈妈,他们是谁?”牡丹定神来,便道:“那是两位长辈,走,过去拜见。”“好。”馥儿当下随母过去,看两个长辈,眸生涟漪。青青浅笑,望月平和。

  小荨见着高兴。

  转眼,母女二人近前去。按礼节,望月是尊长,得先拜见。于是,牡丹便道:“馥儿,来,见过望月师伯。”“师伯?”馥儿讶疑。牡丹便道:“他是你爹的师兄,自然是师伯了。”小荨知道。馥儿一听,登时对望月肃然起敬,行礼道:“馥儿拜见师伯。”望月细看她,道:“多年不见,馥儿长大了。”话不多。馥儿便道:“我爹曾说,师伯仙风道骨,宝相庄颜,今日一见,果不其然。”众人一愕。望月微微笑道:“你爹过奖了,师伯何德何能,敢受此誉?”馥儿听了,不以为然道:“师伯当之无愧,不必过谦。”望月顿感难为情,笑道:“惭愧,惭愧。”青青掩嘴,暗暗发笑。

  牡丹觉得尴尬,也只是赔笑。

  “妈妈。”馥儿转视青青,有所期待问,“妈妈,这位是?”小荨一见青青,可爱她了,心头也乐。牡丹定定神,便道:“青青姑姑。”青青一袭青衣,女扮男装,但娟秀之华难掩。馥儿一见如故,行礼道:“青青姑姑好。”青青含笑,略弯腰,温柔道:“难怪,你妈妈如此着急。我明白了,她丢的不止是个女儿,更是块——人间至宝。”馥儿一听喜上眉梢,便道:“我若是人间至宝,姑姑就是——天上至宝。”这话一出,可把大伙乐的。

  小荨也乐,只是无人理她。

  青青喜出望外道:“好丫头,真会说话。”悄然间,望月一瞥青青,心,微微一动。馥儿感知了,便道:“我照实说的,不信,你问……”忽抬眼,向望月。望月猛一惊,忙扭开头。青青见了心花怒放,登时道:“牡丹,今日无论如何,这义女,我收定了。”众人一惊。回神来,牡丹便道:“馥儿,还不拜见义母。”馥儿万分乐意,当即下拜道:“义母在上,请受馥儿三拜。”便拜了三拜。

  小荨远远见得,心中羡慕不已。

  青青大喜,满面春风道:“馥儿,快起来快起来。”将她扶起。馥儿眉弯弯,嘴带笑,喊:“义母!”青青一回神,道:“稍待。”只见她手入腰间,掏出一物,系了条红绳。众人定睛看去。此物半寸方圆,青润古雅,上有云凤雕,是块璧。青青古灵精怪,道:“这是凤云璧,呃,你师伯送的。”望月一讶。众目立即看向他。望月若无其事,侧开脸。青青便道:“如今,义母便忍痛割爱,把它转送给你了,你得好好珍惜。”馥儿灵慧,瞬间看出其中玄机,忙摆手道:“不成不成,师伯送给义母的,乃信物也。馥儿不能收,不能收。”望月言不能言,走不能走,无地自容。

  牡丹尴尬了。

  青青忍住笑,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更何况,馥儿又非外人。”故意扭头,看向望月。望月不看她,显得几分冰冷。不远处,小荨听的如坠五里雾,糊里糊涂。馥儿见状,便故意问:“师伯,你怎么了?”望月一惊,无可奈何,只得回头应道:“没什么,挺好的。”故作平和。馥儿于是道:“既如此,馥儿谢过师伯,谢过义母了。”乐不可支。望月强颜一笑。馥儿看出了,又戏道:“咦,师伯皮笑肉不笑,好像很不舍得?”望月一怔,暗自叫苦。青青晓得的,朝他看过来。望月脸色涨红,一时语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