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龙太子与森罗殿
逸兮仙与2019-10-26 16:133,680

  深海之下,水幽幽。

  “公主,公主!”有个白衣少年失魂落魄。少年何许人?东海龙宫九太子,龙珀。

  “殿下。”忽有人应。龙珀闻声猛回头。只见,不远处一个红衣少女,岁十五六,生的龙角玉面,飘渺若仙。少女谁?西海龙宫九公主,龙香。

  龙珀见之喜不自胜,喊:“公主!”便欲上前。“站住!”不料,龙香一喝。龙珀惊而止步,惑然道:“公主?”他心急如焚。龙香悲伤道:“殿下,你我今生……就此一别。”泪水涌出。龙珀大惊失色,慌忙问:“为,为什么?”龙香含泪道:“我若不死,西海之水便会枯干。”龙珀听了一时心慌意乱,忙先安道:“天无绝人之路,必会有解救之法。”龙香摇头,伤心道:“殿下,保重……”似已万念俱灰。

  “不要!”龙珀阻道,大感不妙。

  只是,晚了。

  哗!龙香突然运火zi焚,转瞬间化为灰烬。龙珀一怔,顿时心如刀割,泪如泉涌,恸呼道:“公主!公主……”

  天色渐明,小屋里,有个白衣少年靠墙而睡。少年何人?东海龙宫九太子,龙珀。龙珀对面,有张床。床shang躺个小女孩,八九岁,模样乖巧,正沉在梦中。女孩何人?姓张名小荨,小名龙香。

  突然,龙珀惊醒过来,喊:“公主!公主!”

  屋中沉寂……

  一下子他呆住了,原来是场梦!对面床shang,小荨无动于衷。龙珀回神,凝视她,不觉道:“公主……”往事上心头,泪水自流。嗡嗡嗡——,忽有蚊虫几只飞来,落在小荨脸上,叮咬。小荨微感不适,略一动。龙珀见了惊讶,连忙爬起身,出手作法。登时,有数丝灵电飞闪而出,噼里啪啦,击杀了蚊虫。

  门外有声。龙珀听在耳,一讶。门柄蓦的扭动,谁来了。于是,龙珀身子一隐,暂且退去。门推开,走进来一个男青年,他戴副眼镜,面容清秀,神色温暖。他是谁?张溢华,小荨的父亲。溢华关上门,蹑手蹑脚,走到床边看女儿。小荨睡得沉,不知。溢华伸手取来被子,轻轻为女儿添上。小荨依然故我,不觉。“香儿,生日快乐。”溢华低声道。小荨忽莞尔一笑,似听见了。

  屋外,天莫名暗下,风呼呼而起,随即电闪雷鸣。溢华一惊,怎么了?屋中渐冷。啊嘁!溢华忍不住哆嗦,打了个喷嚏。

  “哈哈哈哈……”

  突然,有人放声大笑,满屋子传来。溢华心头大吃一惊,不觉环顾四周,问:“谁,谁在笑?”声止了笑,应道:“我乃黑风大王!”轰隆隆如雷贯耳。溢华惶惑,便问它:“你想做什么?”寻遍屋中各处,未见其人。声却回道:“擒你而来!”溢华一听顿生骇恐,忙问道:“为什么擒我?”声只是答:“你知道的太多了。”溢华满心不解,追问道:“知道什么?”然而,声不再答了,直接喝道:“问阎王爷去!”

  对面靠墙处,有个立柜。啪!一声作响,柜门突然大开。溢华惊看去。柜中阴暗,深不见底。呼——!这时,有大风骤然夺柜而出,猛冲上来,一下将他卷走。溢华慌的手忙脚乱,不由惊喊:“香儿!香儿……”转眼便被卷入柜中,淹没。砰!柜门关上了。柜猛摇几下,很快安静。自始至终,小荨沉睡在床,冷若冰霜不曾醒。

  天色亮起,风止下,雷不再鸣了。卧房之内光微微,沉寂一片。须臾,小荨抽了下,蓦的睁开双眼,若有所思。“爸爸……”她口中念。“爸爸!”她忽然惊起。屋中森冷,四下无人。一见立柜,小荨登时失魂落魄,慌忙下床喊:“爸爸!”急冲了过去。

  立柜不动。

  小荨转眼近前,心砰砰,颤然出手,缓缓的拉开柜门。柜中阴冷。一瞬间,有股大风狂卷而出。小荨惊骇,“啊!”叫一声跌了进去。砰!柜门重新关上,恢复原样。就在片刻,有个少年凭空而出,大喊道:“小荨!”少年何人,九太子龙珀。龙珀急切上来,一下将柜门拉开。怎料,柜中挂满衣物,却不见其他。

  万丈深渊下,某一处,森冷冷,雾茫茫。小荨独个昏睡在地,忽然一动,醒了。她爬起身来,只觉骨肉酸疼。环顾四周,所见空荡荡一片,寂静如死。阴寒阵阵袭来,穿皮入骨,让人禁不住战栗。

  “这是哪?”她神思恍惚。烟雾缥缈,近处,有东西乍然显现。小荨惊抬眼,什么东西?看,好大一座宫殿,气势磅礴。只是,宫殿浮雕壁画面目狰狞,显得阴森可怖。殿门上,一块匾,匾中刻有三个古字——森罗殿。小荨不识,若有所思。殿门高大,一个恍惚,门莫名敞开了。小荨惊回神。但见,门内冥烟滚滚,鬼气森森。

  砰!猝然间,门内一声惊响。小荨猛打个哆嗦。随即有人大声喝道:“将门外之人,押上来!”声色威武。小荨一怔。听,有脚步声传出来,渐渐临近。小荨顿时慌乱,转身便要逃。不料,她刚迈出两步,却突然撞见了谁。谁?两个鬼差,一黑一白,皆长舌高帽,正是黑白无常。小荨震恐,啊一声吓倒在地,面色全无。

  黑无常脸色黝黑,凶神恶煞道:“你想走?!”小荨张口结舌,摇摇头,冷汗直落。白无常脸色苍白,阴冷冷问:“可认得我们?”小荨心一动,点点头。黑无常手持锁链,吓唬道:“绑你进去?!”小荨胆战心惊,瞬间吓哭了。白无常手持哭丧棒,指问:“不然,你自己进去?”小荨略懂,怯声应:“我……我自己进去。”

  幽幽殿中,小荨走在前,一步一步,瑟瑟发抖。两个鬼差黑白无常,如影随形,紧跟其后。殿中两侧,满布各类恶鬼,尽魑魅魍魉,无不面目狰狞。小荨见了,惊恐万状。殿堂之上,此刻,有个大人赫然高坐,神威气严。谁?冥界之王,阎王。阎王左右站有三位,模样好不吓人。一位是判官,抱簿执笔,垂须肃容;余下两位高大威猛,一个乃牛头,一个乃马面。

  殿中肃静,大鬼小鬼目睁睁,皆逼视而来。小荨心惊肉跳,唬得面如土灰。突然,黑无常伸手猛将她一推。“啊!”小荨大吃一惊,走两步扑倒在地,摔得生疼。白无常抱拳道:“大人,人犯带到。”阎王怒目,居高临下。小荨抬眼见了他,心惊,不觉后退。

  砰!一记惊堂木。

  小荨吓得心胆欲裂,两泪汪汪。阎王喝问:“小姑娘,可知——本王是谁?”小荨愣了下,摇摇头。阎王登时不悦,朗声道:“万物生死,皆归我管;万物轮回,皆由我司。我若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你再说说,本王是谁?”这下子,小荨终于知晓了,战兢兢答道:“阎,阎,阎王爷……”阎王便道:“既知是阎王爷,还不下跪!”

  “下跪!下跪!……”

  一时间,大鬼小鬼都附和,殿内沸腾。小荨千惊百恐,赶紧爬起来改为跪拜,埋头喘息。

  阎王满意了,便道:“抬起头来。”小荨连忙照做,抬起头,不断哆嗦。阎王怒问:“说,你阳寿未尽,来此作何?”小荨一愕。阎王有些不耐烦,砰!又一拍惊堂木。唬得小荨胆战心惊。阎王厉声道:“如若不说,大刑伺候!”众小鬼听了,顿时呀呀然耀武扬威。小荨心下慌乱,连忙道:“我,我来找我爸爸,来找我爸爸!”声音模糊。

  阎王起手。

  众小鬼安静。

  阎王道:“大声一点!”小荨鼓起些勇气,颤然道:“我来找我爸爸。”心如雷动。阎王一顿,于是问:“你爸爸姓甚名谁,哪方人氏?”他讲古话,小荨听得懵懵懂懂。判官看出来,便轻声道:“阎王爷问你,你爸爸姓什么,叫什么,哪里的人?”小荨恍然大悟,想了下,便答:“我爸爸姓张,叫溢华,古榕镇人氏。”

  阎王唤:“判官。”

  “在。”

  “查查看。”

  “是。”

  只见,判官低下头,翻开手中生死簿,逐页查看。堂下,小荨仰面呆等结果,口干渴,汗水如流。查了片刻,判官抬起首来,将簿合上。

  阎王问:“如何?”判官回道:“此人阳寿未尽,不曾来过。”小荨心一动,听出了几分。谁料,阎王突然发起火来,怒瞪她道:“好个小丫头,胆敢戏弄本王?”小荨稀里糊涂。砰!阎王再次一拍惊堂木。小荨震惊,顿觉不安了。阎王指手喝道:“来啊,将她给我绑了!”小荨一听,花容失色。黑无常闻令,便要上前动手。

  “谁敢!”

  就在这时,有人乍然一喝。殿门口,只见立个白衣少年,手持大剑,威风凛凛。少年谁?正是东海九太子,龙珀。小荨回头来,惊见他。

  却说阎王认得龙珀,道:“九太子,又是你!”龙珀肃然,毫不客气道:“阎王,莫要滥用私刑!”阎王一听沉下脸色,冷道:“黄口小儿,敢来管我?”龙珀不惧他,怒目道:“这事,我管定了。”阎王不禁恼起,当即喝道:“黑白无常,拿下他!”两个无常得令,立马上前欲擒龙珀。龙珀泰然自若,挥剑就砍。三下两下,无常们落败。阎王怒火中烧,又喝道:“小的们,宰了他!”一声令下,殿中左右,两班恶鬼齐冲出,上前围攻龙珀。

  小荨惊慌。

  龙珀从容挥剑逐一应了,骤然,他怒喝一声大放神电。哗——,神电凌厉,锐不可当。恶鬼们触之经不住,眨眼间死伤惨重。小荨触目惊心。就在这时,龙珀一闪近前来,道:“我们走!”拽起她急往外去。小荨回过神,慌忙紧随。

  阎王见状大发雷霆,立即下令道:“牛头马面,天罗地网!”两侧,牛头马面得令,突然闪身追上前来,撒出法网。危险!龙珀猝不及防,一下便被网住,向后摔倒在地。小荨惊骇,急忙回头。看,龙珀落入网中失魂落魄,蓦地现出了原形,一尾雪白的龙。

  小荨呆住。

  白龙凄声吟叫,竭力挣脱。

  谁料,阎王不相饶,突然指手喝道:“宰了他!”众恶鬼一听,登时纷纷上前,望白龙乱刃扎下。“啊——!”白龙发出一声惨鸣,血水四溅。

  “不要!”小荨大惊失色,只觉痛入心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