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520病房
逸兮仙与2019-10-23 17:202,870

  小荨大惊,赶忙往后退。门打开了。门口立个瘦长的人,他通身缠满绷带,只露双眼。小荨骇然,站着不敢动。绷带人走出来,止步,深深双目直逼视她。小荨心惊胆战,忙行礼道:“你好,你好!”绷带人不答,回身把门带上,随后就走了。小荨目怔怔,吓出一身冷汗,看他远去,心头渐安。

  不想,对面五零五号病房,门一扭忽然拉开,现出个人来。小荨回头一看,惊骇,往后退却不慎跌倒。啊!门口依旧一个绷带人,略微矮些,模样像是女子。小荨忙起身,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绷带人冷冷的,她走出来,随手关门,转身便离去。小荨呆若木鸡,目送她,心头如释重负。

  绷带人,渐模糊。

  转眼,走廊空寂。

  小荨回过神,不觉环顾四下,心怦怦若惊弓之鸟。大半天,走廊上再无动静。于是她继续向前,蹑手蹑脚,生怕把谁惊扰。

  “五零七,五零八……”她念在嘴里。不料一瞬之间,所有的病房门皆打开,莫名其妙。小荨骇恐,戛然止步。病房中,有人走出来了,一个一个停在门口。小荨看时唬得花容失色。什么人?模样千篇一律,皆绷带缠身,双目幽亮,便是绷带人。万千鬼眼不分男女,不论老少,霎时间尽都瞪来。小荨千惊百恐,不寒而栗。奇怪,他们怎么不动?就这样冷视而来,仿佛不怀好意。小荨暗自叫苦,她汗如雨下,进退两难。

  怎么办?

  绷带人个个如死,阴森森。

  徘徊片刻,小荨一咬牙,干脆迈开大步向前走。谁知,她这么一走,绷带人就动了,都望她过来。小荨骤然惊吓,忙止步。怎料,绷带人跟着止了。小荨战兢兢防着它们,偷偷向前。可,绷带人一见之,再次随她动起。小荨吃惊又停下,提心在口。果然,绷带人都模仿她,又不走了。小荨吓得汗零落、身发冷,一时不知所措。

  四下凄凄,万千鬼眼尽皆瞪来,不语。怎么办?焦躁之下,小荨豁出去了,“啊——!”蓦的她放声大喊直冲上前。绷带人一下愕住,任她来,眼底穿过,站着无动于衷。“五零九,五一一,五一三。”小荨埋下头,面如土色,奋力疾驰。绷带人尽幽幽,岿然如山,只眼随她动。小荨心下惶恐。将到五一五时,不料,绷带人莫名动起了,都走了过来。小荨大吃一惊,一个不慎脚相绊,突然扑倒狠摔在地。

  “哇——!”

  绷带人见状略吃惊,顿时皆止步。

  这一扑,何其痛!小荨失魂落魄,吓得泪水直流。走廊凄凄,绷带人一个一个,目光森冷。小荨大觉委屈,忍着疼痛爬起来,心惊肉跳。绷带人目呆呆,如泥塑似木雕。往前一看,到尽头只剩两间房,五二零已不远了。

  “馥儿,再坚持一下。”

  一念至此,小荨忍住痛,稍稍振作,硬着头皮继续前走。绷带人皆站着,纹丝不动,双目视她。众目之下,小荨提心在口,汗嘀嗒,一跛一跛颤然向前。绷带人就只看她,不再模仿,噤若寒蝉。“五一七”,小荨心急了,加快脚步。“五一九”,终于到了尽头。“五二零”就在对面,门口无人。成功了,她终于抵达!顿时喜不自禁,热泪盈眶。蓦然间不知怎的,伤口不痛,手脚也轻松了。

  小荨惊讶。

  哗——

  走廊上,这时忽有掌声响起,十分的热烈。小荨诧然,回头一看,瞬间却呆住。走廊上所见处空荡荡,绷带人都消失了,再无一个!

  怪事!

  回头来,面对“五二零”病房,一路艰辛好不容易。小荨稍振作,略呼吸,片刻之后,她出手轻轻敲门。咚咚咚,咚咚咚。须臾,门柄忽一扭。小荨吃惊,连忙后退。门开了。小荨一定睛,木然。门口站一个绷带人,女童模样,冷森森只露双眼。“馥儿?”小荨轻唤之,不觉毛骨悚然。绷带人目冷冽,迟疑不答,随后转身就走了,留下门。

  门里,有光映出。

  小荨站着瞠目结舌,静看她远去,模糊在走廊里。走道幽幽。唯独这间房,门敞开,光明亮。回过神来,小荨略略探眼往病房里看。里边悄寂,不见半人。“馥儿。”心一动,小荨轻声喊。只是,半天过去未见有人应答。无奈之下,她只好壮起胆来,蹑手蹑脚,入门一探。

  左侧,有个卫生间。

  穿过卫生间,里头顿时豁然开朗。房不大不小,对面是窗。窗帘半掩。望左侧有三张病床,挨个儿整齐摆放。只见,头一张床上空荡荡,被枕清凉;中间一张有人,卧个小女孩,便是馥儿;里边一张,有个大人躺着,只是,他通身上下缠满绷带。

  “馥儿!”小荨认出馥儿,眸子不觉沾湿。馥儿睡着了,不应她。小荨略回神,当下轻手轻脚朝床边走去。看,馥儿气色挺好,睡得正香。“馥儿。”小荨不禁喜上眉梢,心间大石一落。每个床头,各配一桌。看,桌面上堆满东西,有如山高,尽都是药物。小荨注意到了,不觉吃惊!对面床上,绷带人睡得沉,鼻息如雷,听起来叫人心惊胆战。

  药山之顶,黑乎乎的,原来立有个东西。小荨见了它,诧异。什么东西?一只黑鸟,八哥。认出来,小荨顿时喜出望外,便轻唤它:“小八!”怎料,八哥冷冷的,微闭目不予理睬。小荨懂了,于是竖指在口,轻嘘一声。八哥管她,仍高冷无视。

  对面墙上,窗户大开。有风呼呼然吹了进来,帘子随风飞荡。风中隐约带着寒。“啊嘁!”小荨有感,不慎打个喷嚏,仓促间捂住口鼻。四周,一片安静。还好并无惊动谁。

  好像冷了。

  看,馥儿微战栗,不自觉抱手缩肩。小荨一惊,连忙拾起被子,轻轻的给她盖上。这下子,馥儿感到舒适了,笑嘴微微。小荨欢喜。眼角余光,有谁在动。小荨讶然,登时抬起头。只见,对面床上绷带人抱手缩肩,直发抖。怎么办?一瞬间,小荨纠结起来,怜悯他却不敢上前。沉吟片刻,有了,她离开了病床望里边走去。风呼呼迎面吹来,冰凉刺骨。

  窗外,深黑一片。

  小荨近前,使足劲,一下两下把窗子关好。顿时,屋内暖和。小荨舒坦了,随手将帘子拉上,回过头来。谁晓得,床上的绷带人还冷,还在哆嗦。小荨不忍心,无奈之下,她只好上前为绷带人添被子。

  越是靠近,越是担忧,万一他突然醒来!

  伸手取了被子,小荨轻轻地、缓缓地给他添上。幸好,自始至终绷带人只是哆嗦,不醒不闹。小荨心怦怦,汗漉漉。被子一来,瞬间绷带人安分了,不再哆嗦。小荨舒心,于是轻轻退回,离开后如释重负。

  室中悄寂。

  门开着,有风吹进来,风中满带寒气。门外阴森森,小荨一见顿觉害怕了,犹豫。

  就在这时,绷带人莫名醒来。小荨回头见了,吃惊,无可退只能退到墙角。绷带人坐起身,双目望她,微微招手有几分善意。小荨愕然,忙点头道:“你好,你好。”绷带人回点,不作答,他落下床后径往门外走去。小荨凝起神,提心吊胆,目送他。绷带人一直往外走,出了门后,随手便把门带上。

  病房内,顿时安静。

  虚惊一场。

  忽然,馥儿动了下,怎么了?小荨回过神,连忙走到床边,一看。馥儿安分了,并没什么。小荨这才放心。

  有人推开门,走进来了。小荨一诧猛回头。但见一个中年男子,五十上下,身穿白大褂,头发稀疏。是医生!小荨认得。医生模样显得古怪,他竖指在口,对小荨略略嘘了下。小荨懂,点点头。随后,医生来到床边,凝视馥儿,一瞬间脸色大变。小荨看时大吃一惊!怎么变?他的脸凶了,眼白了,十指变爪子了。

  小荨木然,不敢动。

  医生只认馥儿,举起爪便要望她落下。八哥未醒。小荨登时慌乱,忍不住一喊:“不要!”声色尖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