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花仙母女
逸兮仙与2019-10-24 15:523,479

  蓦然间,馥儿幻化成烟纷飞不见。医生落爪扑了个空。小荨一愕,怎么了?医生顿觉恼火,白眼抬起怒瞪过来。四目相对!小荨猛一个哆嗦,吓得大汗淋漓。绷带人床上,这时忽的有人现出,俏皮道:“在这呢!”小荨闻声当下回首,一看却不禁傻眼。怎样?床上坐着个绿衣少女,古人模样,十三四岁,生的灵秀俏雅。谁,花馥儿。

  馥儿笑靥如花,摆手招呼道:“小荨,你好啊!”小荨一呆,道:“馥儿……”只觉不可思议。桌上八哥醒来了,展翅飞起,转眼落到馥儿肩上。小荨惊了下,看向八哥。八哥学道:“你好啊,小荨!你好啊,小荨!”小荨瞠目结舌。

  却说医生见被戏弄,不觉恼怒道:“好丫头,胆敢戏我?”馥儿从容应:“就戏你了,看刺!”忽然把右手一甩。顿时,有三根花刺寸来长,猛扎向医生。医生大惊,慌乱间以手遮脸。“啊!”随即便听得一声尖叫。小荨诧然。看,医生右手掌上,红艳艳三处见血。馥儿调笑道:“大叔,滋味如何?”医生恨的龇牙咧嘴,怒道:“小贱人!”突然伸手猛地将病床一掀。

  呼啦——,病床翻起!

  小荨惊心动魄,急切间蹲身抱住首。病床越过头顶,沉沉的砸落。砰一声!霎时如地动山摇,屋子震抖。小荨胆战心惊,抬眼时馥儿已不见。“馥儿?”她骤感惊慌,连忙四下寻看。一转眼,馥儿重出落在床上,八哥在其肩,俱都安然。小荨见了欢喜道:“馥儿!”馥儿安道:“放心,我没事。”

  医生见状怒火中烧,斥道:“死丫头!”当即放爪扑来。小荨惶恐。不料,八哥猝然飞起,闪电般将医生一撞。“哇!”医生禁不住倒摔而出。小荨愕然。看,八哥悬在空中连连摆翅,完好无损。馥儿便称道:“好样的,爸爸!”小荨一讶。八哥一听得意洋洋。

  却说医生摔得够呛,爬起来模样狼狈不堪。馥儿惊诧道:“老大叔,真够硬朗!”医生屡遭戏耍,不觉恼羞成怒,突然双手一召变出对狼刀。刀锋凛凛。小荨见了不寒而栗。八哥连忙退回来。馥儿假装惶恐,道:“好害怕,医生要杀人。”医生怒道:“就杀你了!”当下挥刀上前欲砍她。小荨惊慌失措。危急间,有个人蓦地随花而出,手持剑将医生拦住。

  小荨愣了眼。

  来者何人,一个女子。但见她一身古裙,雪中带赤,生的清丽脱俗。谁?馥儿之母,花中之王,国色天香赵牡丹。有宝剑玄花。

  “妈妈!”馥儿登时喊,高兴极了。小荨心一动,便仔细打量女子,只觉真的很像。牡丹持剑怒视医生道:“你果然有鬼!”医生遭她阻,恨的咬牙切齿,势汹汹弹开剑,挥刀便砍。牡丹显得沉稳,把大刀挡了,即刻回剑反攻。医生惊诧,连连退守。牡丹见状,突然一个飞脚过去将他踹出。“哇!”不料,医生撞到墙后,瞬间竟化成绷带,冷落在地。小荨骇然。牡丹收剑戒备。馥儿凝起神,忽然喊:“妈妈小心!“刹那间,地上绷带莫名飞起,猛冲过来如同恶蛇。小荨悚惧。牡丹急切侧身,立时出剑唰唰唰——!几个斩。转眼,绷带断作数节,凌乱一地再无声息。

  有惊无险……

  馥儿便道:“雕虫小技。”

  小荨看向她。

  八哥学道:“雕虫小技,雕虫小技。”

  病房清冷,门大开。忽有脚步声嘈杂一片,从外头传来。小荨听了,顿觉毛发倒竖。馥儿安道:“莫怕。”须臾,门口果然有堆人现出,直闯进来,是一班喽啰。什么喽啰?通身缠满绷带,男女老少,竟是一班绷带人。只是,它们此刻十指成爪,双目红亮,杀气腾腾。小荨骇恐。牡丹仗剑提防。馥儿从床上落下,手召一把宝剑——绿意,准备应敌。

  霍然间,绷带喽啰们暴起,挥爪尽数扑过来。小荨大惊。牡丹神色凛冽,当先近前拦住它们,奋力击杀毫不手软。原来,绷带人看似凶恶却不堪一击,三两下就被杀了,凌乱成带子。只是,它们人多势众,砍杀不绝,层出无穷。小荨束手无策,只得干瞪眼、瞎着急。馥儿、八哥紧守后方,击杀漏网之鱼。

  蓦的牡丹起手作法,有花片无数绕身而出,纷飞四下。花色粉艳,花气香寒。绷带人眼见了,鼻闻了,一瞬间尽都麻木。小荨愕然,可她只觉芬芳,只觉清凉。绷带大军转眼止住了,满屋子呆若木鸡,再不见动静。馥儿四顾,不屑道:“一群小喽啰。”八哥摆翅附和两声:“小喽啰!小喽啰!”牡丹回神责道:“不可大意。”小荨只感惴惴不安。

  近牡丹处,突然,有个绷带人动了举爪向她扑来。馥儿吃惊,不由一喊:“妈妈当心!”牡丹有所察,急切回身以剑拦爪。绷带人怒目视她,恶狠狠,尽管将双爪奋力下压。小荨心慌意乱。馥儿着急了,忽然甩出五根花刺,转眼扎中绷带人。“啊!”绷带人大吃一惊,不觉松了爪。牡丹见势,趁机出掌拍它胸口。“哇!”绷带人一声惨呼,登时倒飞出去,撞在墙上。小荨惊看他。不料,绷带人晃了下现出原形,白褂恶脸,居然是医生!

  小荨呆目。

  医生龇牙咧嘴,开口便骂:“臭婆娘!”牡丹一听恼起,当下手作法,召来个花剑呼啸而去。花剑飞快,直奔医生。医生骇然,嗖!一眨眼,他胸口中剑。小荨怔住了。馥儿冷道:“叫你骂人。”医生满面惊色,难以应答,蓦的胸口结起冰。小荨一诧,心生怜悯。冰迅速扩散,蔓延至周身,很快将他冻结。就在这时,满屋子绷带人蓦然散架,尽化作带子,凌乱了一地。小荨见状倍觉惊奇。

  病房幽冷。

  却说医生冻在冰中,神色惨淡,不知死活。馥儿自鸣得意,拍手道:“大功告成。”“大功告成!大功告成!”八哥摆翅学道。不料,冰冻之中忽生异样,医生双目莫名泛红了。怎么回事?馥儿脸色一变,惊异道:“不好!”就在瞬间,医生精神起来了,他猛一使劲,啪啦!竟将冰冻碎开。

  一片惊骇。

  医生仰头放声怒吼,转瞬间容貌大变。变怎样?红目锐齿,狼头爪刀,便是人狼了。众人瞠目结舌。牡丹回过神,忽然道:“馥儿,快,带小荨走!”馥儿不肯,道:“不!”

  人狼咆哮。

  小荨胆战心惊。

  不料,八哥乍然飞起,闪电般再次撞过去。“爸爸!”馥儿吃惊欲阻拦,晚矣。果不其然,人狼只稍稍一爪便将八哥擒住。一片震恐。“爸爸!”馥儿喊道。牡丹立时慌了,再不迟疑,一个飞身上前砍剑。人狼从容不迫,一闪二闪避开剑,骤然回爪。牡丹急忙挡剑,怎奈禁不住瞬间被震出。馥儿急起,立马甩手连放花刺。嗖嗖嗖——!不想,人狼毫不避让,任花刺来,它挥爪扫开。

  小荨看的面无人色。

  好机会,牡丹起手再作法,召来花片纠缠过去。花片红艳,气味香寒。人狼眼花缭乱,不慎嗅入花气后略感眩晕,谁知,它一烦躁乍然怒吼。声如雷贯耳,众人心神大震。就在这时,馥儿趁机闪近前,握剑扎入人狼臂。人狼惊吼一声,爪不由松开。八哥落下。馥儿欢喜。怎料,人狼瞬间大发雷霆,突然冲出右爪反将她擒了。

  “馥儿!”牡丹一见震惊,小荨骇恐。

  馥儿脸煞白,使劲挣却挣脱不开。牡丹心头急如星火,当即又望人狼刺剑过去。不想,人狼侧开了,猛一爪拍中她胸口。小荨震骇。“啊!”牡丹倒摔回来,撞墙落地后口吐鲜血,再爬不起了。“妈妈……”馥儿涩声道。人狼恼怒不已,作法吸她精血。一下子馥儿如花般蔫了,只见她少女身褪去,重新变回女童。

  “馥儿!”小荨痛彻心扉。左手腕上,太极八卦珠忽然亮起,光色如血,鲜红欲滴。小荨一下怔住,双目瞬间染红。“放下她。”小荨面无神色,忽开口冷道。

  一片诧奇。

  人狼放声望她咆哮。小荨冷若冰霜,忽然一变,红烟过,转眼变作个少女。什么少女?红衣如火,龙角玉面。谁,便是西海龙宫九公主,龙香。

  牡丹一愕。

  却说龙香似从梦中醒,定神看时便是一惊。只见人狼掐住馥儿,龇牙咧嘴,穷凶极恶。龙香再不迟疑,当下作法一指馥儿,有道红光射出随后将她一夺。顿时,馥儿闪了下离开狼爪,转瞬来到龙香怀中。

  馥儿昏沉沉。

  “馥儿!”牡丹不禁欢喜,心头如释重负。人狼见猎物被抢走,顿生恼怒,吼一声,便望龙香扑来。龙香从容不迫,立即左掌运火将它推走。人狼大吃一惊,被烈火一推猛撞到墙上,通身起火,急切间化烟而去。“馥儿!”牡丹勉强站起。龙香回头见了她,讶道:“牡丹姨!”牡丹惊喜道:“公主!”忙上前来。龙香问:“她是你女儿?”牡丹回:“是。”不觉担惊受怕。龙香便安道:“她没事。”

  猝然间,人狼凭空跳出,高举大刀砍向龙香。龙香灵慧,带馥儿一个闪没了踪影。人狼大刀落空,不禁愕然。就在这时,龙香现身其后,只一剑便将它刺死。牡丹瞠目结舌。人狼倒地,身一退,眨眼退回了医生。

  病房内,重归安静。

  龙香放下馥儿。

  “公主!”这时,有人闯进门来喊。龙香一看,惊讶道:“殿下。”来者谁?白衣少年,东海龙宫九太子,龙珀。牡丹认得他。龙珀热泪盈眶,道:“公主……”

  天旋地转,不料,龙香又忽然晕倒了。龙珀大惊道:“公主!”急步赶上前来。龙香却不待他,身一褪便褪作女童。“小荨……”龙珀怔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