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默笑笑2018-08-01 01:464,954

  前言

  你所羡慕的别人的生活正如别人所羡慕的你的生活。因此,做好当下最真实的自己。

  遗憾的是,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断地执着于那些不切实际或是虚无缥缈的追求,一心只想着要去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很多时候,我们在选择的途中踌躇了,渐渐地迷失了原初的方向。

  一天,上帝酒足饭饱之后,兴致不错,突发奇想:“不知道现在世界上的万物对自己的生活是否满意?我来询问一下吧。假如让世界上的每一位生存者再活一次,他们会怎么选择呢?”于是,上帝立刻展开行动,他授意给世界众生发一问卷,让大家填写。问卷收上来之后,令上帝大吃一惊,请看看他们各自的回答吧。

  猫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只鼠,我偷吃主人一条鱼,会被主人打个半死。老鼠呢?可以在厨房翻箱倒柜的,大吃大喝,人们对它也无可奈何。”

  鼠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只猫,吃皇粮,拿官饷,从生到死由主人供养,时不时还有我们的同类给他‘送鱼送虾’,很自在,从不愁吃喝。”

  猪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当一头牛,生活虽然辛苦点,但名声好,让人爱怜,能获得人们世代的崇敬。我们似乎是傻瓜懒蛋的像征,连骂人也都要说‘蠢猪’。”

  牛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愿做一头猪,我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干的是力气活,有谁给我评过功,发过奖?做猪多快活,吃罢睡,睡罢吃,不出力,不流汗,肥头大耳的,生活赛过神仙。”

  鹰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愿做一只鸡,渴有水,饿有米,住有房,还受主人保护。我们呢?一年四季漂泊在外,风吹雨淋,还要时刻提防冷枪暗箭,活得多累啊!”

  鸡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愿做一只鹰,可以翱翔天空,云游四海,任意捕兔捉鸡。而我们除了生蛋,司晨外,每天还胆战心惊,怕被捉被宰,惶惶不可终日。”

  蛇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愿做一只青蛙,处处受人类保护。我们呢?走到哪里,都要遭人毒打,还要吃我们的肉,活着有啥意思!”

  青蛙说:“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愿做一条蛇,人见人怕,躲得远远的,我们呢?本来登不得大雅之堂,现在倒好,却被人们想着法子吃,大型宴会酒席、饭店、餐馆处处可见。 ”

  最有意思的是男人和女人的答卷。

  男人一律填写为:“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个女人,上电视、登报刊、做广告、印挂历,多风光。即使是一个无业青年,只要长得靓,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句嗲声嗲气的撒娇,一个朦胧的眼神,都能让那些正襟危坐的大款们神魂颠倒。女人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着男人养。”

  女人一律填写为:“假如让我再活一次,一定要做个男人,经常出入酒吧、餐馆、舞厅,不做家务,还摆大男子主义,多潇洒!男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外面闯荡,回家还有女人伺候。”

  上帝看完,好心情全被破坏了,气不打一处来,“哧哧”把所有答卷全都撕得粉碎,厉声喝道:“贪心的东西,别想改变了!一切照旧!”

  ——选自《上帝的问卷》

  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

  ——选自泰戈尔的《飞鸟集》

  灵魂不止在一条道路上行走,也不是野草般生长,而是像一朵千瓣的莲花,灿烂开放。

  ——选自纪伯伦的《论自知》

  第一章

  这里几乎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偏僻、最原始的地区之一了。崇山峻岭包围着各个村落,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山峦,连绵不绝。当你身处于一个村庄之中,光靠睁开双眼是很难看见大山以外的世界的。也许你会想到,生活在这个地区的人如同井底之蛙,因为人们抬头只能看到眼前的一片狭小的天空,而他们对大山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如果你热衷于登高望远,爬上了一座山峰,眼里看到的远方还是一座座起伏连绵的山岭,只不过你看到的风景和站在低处时相比略有不同。此时你会发现山外有山,它们重重叠叠,若隐若现地在眼前迎风飘摇,你可以用一种颇为欣赏的眼光来看看大山里面的世界。

  倘若你是个有心人,不妨放低眼界,几个村落清晰明了地罗列在眼前。远远望去,它们之间看似挨得很近,其实真正走起路来需要一段时间,因为每个村庄之间相隔好几公里。村与村之间并无平坦宽阔的大道,即便是通车的马路,也是泥泞的土路,到处坑坑洼洼、沟壑满地。山间道路崎岖不平,遍体鳞伤:要么乱石成堆,要么烂泥满地,上下坡不计其数,拐弯处令人目不暇接。汽车启动后,人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随车一起颤抖震动起来,全体乘客似乎在表演国际一流水平的狂欢舞蹈。如果在此刻学习惯性定律,保管只需稍微一点拨就立马茅塞顿开,而且终生难忘。倘若旁边坐着一对美女俊男,身体亲密接触的机会是很多的,如果他们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说不定能产生一对比翼双飞的幸福鸳鸯。可是心脏病患者千万坐不得,说不定旧病一触即发,一命呜呼于此。时时刻刻提高警惕是非常有必要的,若稍有松懈之意,身体就会立刻与汽车的某个地方发生猛烈冲突,要是运气不佳的话,恐怕到达县城的首要任务不是去办事,而是赶紧前往医院修整骨头。若是遇上了阴雨绵绵的天气,不穿上高筒的靴子,这样的公路几乎无法行走。石板小路沿着溪流蜿蜒盘旋,绕向远方。但是出现小路的地方野草丛生,许多山边的树枝或是沿途的藤条直扑路面,似乎有意阻碍路人的脚步。很多时候,一路上难免邂逅几座坟墓,胆小怕事之人必定吓出一身冷汗。夏日里,泥泞的马路或是狭窄的石板路上时常有毒蛇、蜥蜴或是其他的小动物出没,行人更需提心吊胆,万一误踩了正在酣睡或是闭目养神的毒蛇,它必会咬牙切齿,张开巨盆大口,在你身体的某个部位留些纪念,给你的生活增添一点小小的麻烦。

  当你身临其境,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颇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山里祖祖辈辈的人都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勤勤恳恳地劳作:春天播种、夏日护理、秋季丰收、冬季收藏。勤劳是乡下人世世代代得以延续的法宝。上天不可能年年安排风调雨顺,也有天公不作美的时候。某些年份天气恶劣,要么雨水过多,要么干旱来临,导致庄稼的收成大打折扣,部分田地颗粒无收。但是,勤劳、勇敢、纯朴的农民们依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劳作,他们对来年充满了执着的期盼。他们的根世世代代扎在了土地里,他们无怨无悔地供养着土地。因此,土地也反过来孕育了山里世世代代的农民。

  ……

  曾经的那个时代,山里的孩子们的主要任务不是求学,也不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寻觅出人头地的机会,而是多干农活,尽力减轻父母的劳动负担。

  一个晴朗的冬天的日子里,一位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和同伴们一同上山砍柴。他随身携带的镰刀不够锋利,再加上小孩子挥手的力气还不够大、不够稳,方向把握得不够准,因此他砍柴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年龄比他稍大的伙伴们。那个年代,乡下孩子们砍柴的时候往往需要几个人相约做伴,互相照应,但是手脚迟钝的人经常会遭受他人的批评和厌恶。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大家干活的时候都喜欢干净利落的搭档,不喜欢总是浪费大家宝贵时间的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小男孩深怕同伴们早就已经结束了战斗,然后大家一起不耐烦地等待着他这个干事情拖拖拉拉的家伙,之前每次上山砍柴都是因为他的动作太慢引来了其他小伙伴的联合批评,甚至有人还放出了狠话:“下次再这样的话,我们干脆就不要你来了。我们这帮人中只有你经常浪费大家的时间,每次都要等你很久。你能不能争口气?如果速度还是上不来,以后就不要在我们这群人里混了!”

  也许言者无心,但是听者有意。这一次他上山以后迅速就近选择了一根杉树,然后如饥似渴地使出浑身的力气砍下去……

  这一回他确实很争气,不一会儿树就倒地了,他兴奋地把树枝全部清除干净,然后将树干搬到阴凉的地方,精疲力尽的他终于可以歇上一口气了,这对他而言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之前也不曾享受过这样的优厚待遇。此时此刻,其他的同伴们还在紧张而又忙碌地工作着,山里不同的方向断断续续地传来了镰刀狠狠落在木柴上的声音。

  小男孩的嘴角处往上扬起,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此时他的内心深处是非常得意洋洋的,而且这份自豪感之前是不曾有过的。他闭上眼睛静静地欣赏着乡下人砍柴的各种声音,如同聆听着高山流水般的天籁之音,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由于营养不良的缘故,他的头发几乎根根发黄,长而凌乱,脸上无肉,纯粹是皮包骨头,不过平时的他精神还算十分抖擞。他左脸的正中央处还留有几处伤痕,血迹依旧清晰可见,一定是刚才爬山的时候被荆棘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刺破的。他脖子以上的地方十分黝黑,可见平时这孩子经常在外面干活,长时间接受太阳的洗礼。

  ……

  “你们这帮混蛋在干吗?我今天要收拾你们的狗命!”一声怒吼惊醒了这个熟睡中的小男孩,他打了一个寒颤,揉了揉朦胧的睡眼。

  “刚刚有人偷偷砍了我家的树。你们的胆子可不小呀,我家的山你们也敢动?你们不去打听打听我到底是何许人也!当年我可是红卫兵的主将,批斗过不少十恶不赦的地主。当年很多人在我面前跪地求饶,我还亲眼目睹了不少恶劣分子咽气。听到我的名字,一般人都会闻风丧胆。想当年,在这个村里,我就是皇帝。现在居然有人敢动我家山上的树,分明是不想活了!”中年男子大发雷霆,他长得牛高马大,长方脸上青筋直露,骂人时口水直流,那样子似乎要杀人灭口。

  “叔叔,我们没砍树,我们砍的是柴,而且我们也不敢动你家山上的一草一木,他砍的是你家的树。”一位小男孩赶紧解释,顺手指了指那位正在阴凉处休息的小孩。

  “好呀,你这个小畜生,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明目张胆地霸占别人的便宜,偷别人的东西。你比旧社会的地主还狠呀!不知你的父母平时都在干些什么,家教太差劲了!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呀?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小偷,将来长大了还了得?肯定是流氓地痞一个。”

  “啪!啪!”中年男子狠狠地给了小孩两记耳光,小男孩躺在地上直哆嗦,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早已抛掷九霄云外了。他害怕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敢哭泣流泪。

  “我要去找你的父母算账,砍下来的树必须原封不动地给我恢复回去,否则我跟你们家没完。你等着吧!”中年男子轻而易举地提着小男孩刚刚砍下来的杉树消失在大家的眼前,空气中还隐隐约约地回荡着他那盛气凌人的咒骂声。

  小男孩两手空空,心有余悸。他漫无目的地在人迹罕至的乡间小道上踽踽独行,不敢回家。他的父亲性格传统古板,死要面子,脾气暴躁,经常不分青红皂白就对自己的孩子拳打脚踢。他知道自己回家以后一定会遭受一顿苦不堪言的皮肉之苦。白日里他可以在外面闲逛,挨到了晚上,天气极其寒冷,饥肠辘辘的他不得不鬼鬼祟祟地回家打探消息。

  偷偷躲藏在门背的他亲眼看到上午打他的那位凶狠的中年男子正在他家指手划脚,“这孩子,一点家教都没有。你们做父母的实在也太不像话了,我这么好的一棵树就这样平白无故地被你儿子判了死刑。现在还只是一棵小树呀,砍了实在可惜呀,今晚你们必须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你们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敢肆无忌惮地干坏事,这样的孩子如果不及时教育,长大了一定祸国殃民。”

  “孩子犯了错误确实是我们家长的问题,您不要生气,砍下来的树您先扛回家去,明天您到我们家的山上随便砍下一棵作为赔偿。”孩子的父亲自己很爱面子,同时也给足别人面子。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家那不争气的小孩子计较。您放心好了,我家那不争气的小畜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一整天都没有脸面回家。回来了我一定打死他,谁让他在外面干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快要让他给气死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至少他砍树的那双手要剁下来喂狗……”

  白天里挨了一位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的两个嘴巴根本算不了什么,这点惩罚小男孩完全可以承受,父亲平时的手段比这里残忍多了。刚才父亲已经发下了毒誓,断言要取他的性命。小男孩深信父亲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父亲已经开口说了要砍下他的双手,要了他的命,小男孩确信自己这一次恐怕凶多吉少。他越想越恐惧,根本不敢主动去父亲面前认错受罚。他偷偷地离开了家门,迷茫地走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

  整个晚上他没有出现在家里,全家人一直在寻找他的踪迹,但不知他的去向,大家心急如焚……

  第二天,人们在他家的猪栏上面专门放稻草的地方发现了孩子的尸体。也许他坚信自己回家已无活路,还不如服农药自我了结,至少还可以留个全尸……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遥远的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