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目画师
独角兽小说2018-08-01 15:576,563

  百目画师<p>  作者:楚白城<p>  1<p>  苏合是给人画画的。<p>  苏合画的人都不是很像,且苏合作一张画是价值不菲的。除了钱之外,规矩也多而诡异:一来苏合走后才可打开画卷,且那纸阅后即焚;二来沾血做墨,用的是苏合自己的血,画上只有深深浅浅的血红色。<p>  最后一点,便是要给苏合一对人的眼珠子做报偿。<p>  可即使如此,找苏合画画的人依旧趋之若鹜——传闻苏合能画出人数年后甚至数十年后的样子,且已被证明的时间里,他从没画错过。<p>  苏合怎么惹祸上身的细节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入了一次宫,奉命给一位刚出生的小皇子画像,之后就惹了杀身的祸端。江湖纷纭,有人说苏合画了一具骷髅,惹了贵妃;也有人说苏合画了天子,惹了皇后。我也不去深究那些缘由,我只知道我收了上头的命令,三个月内要苏合的人头。<p>  我效命于名为暗影的刺客楼,其他的杀手似乎也在做同样的事。苏合的脑袋很贵,我的上线告诉我,谁拿到了,谁就能拿皇家的恩赏。<p>  然而自从苏合给小皇子画过像之后,再也没有人在长安见过苏合。那张榜画得也粗糙,我压根看不出苏合的原貌。后来据线报,有人在江南一带见过苏合又在画画,似乎因为买主装作不清楚规矩还是坏了规矩,后来莫名其妙的半夜不知被什么东西刺瞎了,家人也没有见过什么贼人进来,为此报了官。<p>  我携剑乘船南下,一路到了姑苏城。<p>  2<p>  我去找那被刺瞎的商人,他眼睛裹着绷带,绷带还能看到上面干结的渗血。我问他有关苏合的事,他似乎悲戚以至于疯癫,因而不能好好回应我的问话,我问他的家人,那些人也都讳莫如深。<p>  我越发好奇苏合究竟有多大的本事,究竟让这些人看到了什么。但这样问是没有结果的,我最后只得问:“苏合为你们画了什么?”<p>  “他只涂满了那张纸。”女主人颤声回应我。<p>  “你们寻他作画,是要画什么的?”<p>  “我们新买了一批货,想要他画我们家这宅子一年后的像。他收了钱不好好画,敷衍我们,只那样涂。他要的眼珠,本来我们打听过,用一对羊眼睛给了他……他当时并没说什么。可是我们老爷就这样瞎了。”<p>  我也是从这之后感到苏合这人确实有一些神的。<p>  ——之后血燕阁来问话,问过之后将这宅子中男女老少屠尽,又烧了个干干净净。我想应当就像苏合涂出来的,一片血海。<p>  有意思。<p>  我擦着我的剑想,要是以后见了苏合,杀之前应当问问他怎么瞧出来这些故事,再让他给我画一张像。然而我又想到,或许我们都找不到苏合的缘故,是苏合根本就能知晓我们会去哪里寻他的踪迹,继而巧妙地避开我们,就像未卜先知的卦师。<p>  3<p>  姑苏城正是梅雨天,天幕长久是阴的。<p>  我已经在姑苏城逗留了一个月,除了查苏合的痕迹,每天都会坐在同一个茶馆喝茶。血燕阁的杀手接二连三地失踪,被找到的尸体都在荒郊野岭,且都没了眼珠。我随一个旧友一同去看过几具尸体,眼窝是陷下去的血淋淋的凹坑,眼皮榻着附在眼眶的骨上,死状都是惊怖的,没有一个安详。且除了没有眼睛,那些人十有八九被动物吃得尸身不整,亦有人溺水或是落崖,找不到其他的刀剑伤。<p>  血燕阁五六人如今只剩下一个,脸上笼着深切的畏惧。畏惧太过,以至于像极了表演。<p>  “我们接任务之前,没有人知道苏合到底武功多高。毕竟死去的人里,不乏数一数二的高手。”<p>  “想必见过苏合的杀手如今都死了。”我看着那张画得拙劣的榜,又把纸折了折塞回袖子里。<p>  他又问我:“你就一个人,你怕吗?”<p>  我笑着应:“有什么怕的,我还从没输过。”<p>  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他对话。我再见到他是在城外的石桥下,同样没有了眼珠,泡得浮肿破烂的僵硬尸体被打捞上岸,就那么扔在了滩上无人收殓。<p>  我与他有一面的交情,便寻人给他抬走葬了,给那些人付了些银钱。继而转身没走几步,天又落了雨,这次有些急。我快着走了几步,忽然感到身后有人在跟随,我手按紧了剑柄,那气息越来越近,到了剑能触及的距离。<p>  我拔剑转身,一刹便将剑刃横在了来人颈项。然而他没有躲,而是给我撑了一把伞。<p>  “下雨了。”苏合笑吟吟地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找我,我是苏合。”<p>  4<p>  苏合和画上长得不像,或许是因为不那么扁平,而比画上好看些,也要年轻些,身量有一点单薄,并不像我近来猜测的能剜人眼目的杀星。苏合的眼睛生得很怪,目光看过来似乎是没焦的,且蒙着一层姑苏的雨雾。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我,我莫名感到,他在透过我的眼睛看进我的脑髓,看到我的念头和记忆。<p>  ——这教人很不舒服。<p>  我没有收剑,苏合反而把伞向我的方向撑了一些。<p>  “他们也在找我,”苏合说下去,“你也想杀我。”<p>  “我现在就能。”我说。<p>  “你暂时不想的,你想让我为你画像。”苏合真的什么都知道,“而且你在好奇,还在掂量我的武学——放心,我拿剑也不会。”<p>  “那些人的眼睛是你取下来的?”<p>  “我会为你画像,”苏合并不回答我的问话,依然很温和地笑着,“作为回报,姑娘在画成之前要留我的命,并且保住我的命。我还有一些事没有做完。”<p>  雨水给苏合打湿了,苏合依旧给我撑着伞。我收剑回鞘算是默许,苏合走在我身边,伞一直倾斜在我这一边。<p>  “你喜欢那个人吗?”苏合忽然问我。<p>  “哪个?”我不明所以。<p>  “石桥下,你收尸的人。”<p>  “一面之缘,为什么这样说。”这句话荒谬得我不知从何问起。<p>  “他可能转世会来报恩的。”<p>  我没应苏合这句话,说不上是无趣抑或是防备,甚至隐约的恐惧。我的手没有离开过剑柄,毕竟那些失去眼睛的尸体还历历在目,且苏合确实带我往城外去的。四下人烟越发稀疏,我的手也攥得越紧。我确认我随时可以出剑,干脆利落削去苏合的脑袋。<p>  “从前有个书生, 和未婚妻有了媒妁之言,然而未婚妻却嫁了别人,书生为此一病不起。这时候来了一位僧人,摸出一面镜子给他看。”苏合自顾自地讲,似乎并不在意我有没有听,“镜子里是一名遇害的姑娘,赤着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看一眼便走了;又路过一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也走了。最后,终于有人过去挖个坑,把那姑娘埋了。”<p>  “你究竟想说什么?”我确是不耐烦的,若不是想让苏合为我画像,我根本不会理他听他讲什么糟乱的故事,他的脑袋现在应该在我背后的包裹里,像一个等大的甜瓜,安静又值钱。<p>  “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就是书生未婚妻的前世。书生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那姑娘一件衣服。”苏合不顾我的不耐烦,仍然那口吻说下去,“她今生和书生相恋,只为还一个情。但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p>  “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看着曝尸荒野于心不忍,他报恩也是下辈子的事。埋他的不是我,我只出了几个铜子罢了。”我实在不想听苏合念念叨叨,语气生硬地回应他,“收尸的事,我素来做得不少,司空见惯了。”<p>  “到了。”苏合笑了笑。<p>  我不知道城外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宅邸。苏合的住处委实很体面,除了位置偏僻,旁的都无可挑剔。<p>  我想,苏合死了之后,我要是以后还来姑苏,苏合的院子可以住下。<p>  5<p>  苏合带我去他的画室。<p>  我进来的第一眼就是惊愕的,我不知道苏合为什么画过我——就挂在他的墙上。不是血画的,是水墨。看起来有一些年头,很旧了。<p>  “为什么画我?”我说不上是怒还是怕,想过去撕掉。苏合拦住了我,有点委屈似的。<p>  “你别撕啊,”苏合直白地回答,“是我的收稍。我死后你再撕掉,这些都给你。”<p>  “那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我嗤地一笑,“那还故意来见我?”<p>  “逃不掉的。”苏合坦然,“三十三天后你会把我杀掉。”<p>  “我现在就可以。”我对苏合的自以为是感到不悦,“三十三天后我也可以不杀你,等到第三十四天再杀。”<p>  苏合不回答我。<p>  “你的画我会画很久的。”苏合认真。<p>  “多久,三十三天?”<p>  “你叫什么名字?”苏合没回答,而是反问我。<p>  我说我没有名字,暗影单给了我一个字叫“寒”。<p>  苏合就笑,又问我是不是冬天生的。<p>  我不想理他。<p>  6<p>  我开始有大把的时间去调查苏合的一切。苏合待我很好,会做吃的给我,但从不同我一起吃。我偷看的时候发现他用的并不是一口锅,大概与我吃的不一样。苏合每天除了日常起居,就是在画画。苏合画画要锁上门不许我进,但他画之前,会仔仔细细盯着我看很久,还是那种很不舒服的的看法。我隐约觉出他一天比一天焦躁,却又不知这焦躁从何而来。<p>  刺杀苏合的人确实不少,但是见了我知晓这是我的猎物,也没人不给暗影卖个面子。<p>  ——暗影是刺客组织里最出名的一个,他们都同我一样独来独往。冷静,忠诚,一剑毙命。没有人知道死去的暗影都去了哪里,包括我也不知道。他们就像影子一样,随着身形的毁灭而消失在人间,而我除了我的上级,再也没见过其他暗影的人。<p>  我称呼那人为主上。<p>  我不记得我的过去,我只知道我未尝一败。<p>  趁着苏合做吃的,我再次进了他的画室。他桌上只有一叠白纸,笔墨都是用过的,我不知道他画了什么。<p>  “缄口纸。”苏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看不到的,怎么又来这里看。”<p>  “什么意思。”<p>  “这种纸一个月之后才能显像的。”苏合解释,“用来保存秘密再合适不过。”<p>  “是药水吗,我从没听说过。”<p>  “更像是精怪。”苏合说,“无用之用吧,像一些被绞碎漂熟的树妖。”<p>  我素来是不信鬼神的——杀手都不信这些,不然冤魂多了去,半夜尽是鬼敲门。我半是玩笑地问他:“那你是什么精怪?”<p>  苏合没有回答我,我觉得无趣。我出门不远忽然瞥见一个黑影,追过去是在厨房,然而那里并没有人影。<p>  我好奇去看了一眼灶台,然而在掀开锅盖水雾散开,我看清苏合煮了什么之后,一口胃酸翻腾上来,险些呕在了锅里。<p>  ——联系之前的事,我确认苏合煮的是人的眼珠。四五个圆溜溜的带着眼后的肌肉,在水面沉浮翻滚,仿佛四下打探着什么。<p>  7<p>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苏合的眼里。他宛如坊间流传的鬼,有一百只眼睛日夜不休,时时刻刻盯着我的一切,并准备吃我的眼珠续命。我没有声张看到煮眼珠的事,但我感觉苏合是知道的,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能感知到。我晚上睡得越发不沉,睡着也都是噩梦。梦里天幕上都是亮闪闪的鲫鱼一样的眼睛,我哪怕从其中挣扎出来也不敢马上睁眼,生怕睁眼面前就是苏合看着我。<p>  这是第三十二天的夜晚,苏合与我摊牌了画的事。<p>  ——苏合骗了我,他告诉我根本没有什么缄口纸,他没有画我。苏合改了口,他说画我是几笔的事,要我再让他多活几日。<p>  我夜里没有睡,我决定直接拿走苏合的人头——我受够了,也对苏合的欺骗没有耐心,再住下去对我是一种折磨。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退缩”,苏合不像个人,而是带来噩梦的妖魔。且我仍带着另一种愤怒——我要在子时之前杀掉苏合,破掉苏合三十三天的那句话。<p>  苏合很久都没有睡下,我也没有动剑,立在苏合的门外。毕竟这么久,我不想在他醒着的时候杀掉他,我有很多耐心等他睡着,等到子时之前的最后一瞬。<p>  我杀他只会是一剑的事。<p>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什么?”<p>  苏合没有开门,只是在门里问我。我没什么惊讶的,也没有回应苏合的话。<p>  “我自有记忆以来,就不知道我是什么,从没人告诉我,我是什么。”苏合的影子与身影重叠了,他与我只隔了一扇门,我甚至可以隔着门刺穿他的心脏。<p>  “那些眼珠。”我说了一半,胃又一阵翻腾。<p>  “你知道你是什么吗?”苏合反问我。<p>  “什么叫“我是什么”?”<p>  “你在暗影没见过别人,你也没有回忆,你连回忆和所见都是假的。”苏合说得不疾不徐,我听得很清楚,“你根本不知道你是什么,却一门心思地顺从,在你以为的梦境里屠杀你的同类。”<p>  “你说给我。”我的话依旧是冷静的。<p>  “有关暗影,”苏合的声音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整个都是假的。”<p>  “说下去。”我牙巴骨有点抖,勉强将声音保持着平稳。<p>  “暗影除了你之外,另一个人是我。”苏合的影子仍然在那里立着,高挑而略有单薄的,“你的世界是他捏造的。”<p>  我听不懂苏合的话了,苏合推开门,走了出来。<p>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也不知道我是人是鬼,”苏合道,“但我知道,你的主人——或说我们的主人,是妖。”<p>  8<p>  苏合死去确实是子时之后的事了。<p>  苏合所说的我并不能相信,或说不敢。他告诉我,他说血燕楼的人不是他苏合而都是我杀的,我对此全不记得,而主子就一直跟在我们身边,暗影一样跟着。那些眼珠是苏合煮给他吃的,之前苏合要的眼珠也都是为他要的。苏合要我杀掉我的主上,说他看到了,看到我杀掉了那个人。<p>  苏合所说的都太像个梦,或许是我不愿相信,随着苏合的人头落地,我的噩梦似乎得到了终结。我提着苏合的头回到长安。他的脑袋在我背后的包裹里,像一个等大的甜瓜,安静又值钱。<p>  然而我见到我主上,放下裹着苏合的头的布包,并与他对视那一瞬间,恐惧从我的脚底直接窜上了天灵。我一步步地退,我看到那双原本在苏合脸上的那双眼睛——没有焦的,宛如蒙着一层姑苏的雨雾。他露出一个诡谲的笑来,声音不再像之前了,而是一种蛇嘶一般的哑。<p>  “我把你们从小养大,把我的眼睛给了苏合,”他慢慢地逼近,我无路再逃,“又把剑术教给了你。<p>  “我本以为你们会永远是我的忠臣,为我觅食,可我大意了。我对苏合慷慨,什么都给他,从不像对你这般苛刻,一点记忆都不留给你。可苏合竟然违抗我——他越发惹眼,闯祸,甚至收人家的羊眼睛给我吃,他以为我吃不出来……他不满足,还窃取我的法术,与你胡说八道。”<p>  “……你到底是什么。”我尽力攥稳了剑。<p>  “你是个难得的好剑客,我不想杀你。”他不回答我,笑着对我说,“来吧,把你的这段故事再交给我,就像以前一样。”<p>  “不。”我摇头。<p>  “你逃不脱的,我看得到你。”他忽然从我面前消失了身形,“而你看不到我。”<p>  ——百目之鬼,他蒙蔽了我的眼睛。<p>  9<p>  我杀掉了我的主上。在他的剑穿透我胸腔的同时,我的剑也穿透了他的心脏——与我杀苏合用的是同一剑。<p>  那夜苏合也是同样从我面前消失了。但告诉我不要慌,毕竟他是不会拿剑的,又要我在回去之后小心我们的主上。<p>  苏合又说,之所以第三十三天我才会杀他,是他看好了,主上只有今夜一夜出去寻觅新的猎物,不在我们身边。<p>  主上要我们自相残杀,因为他越来越老了,怕两个人未来会生变故。主上要苏合测试我的忠诚,并要我去跟随悬赏榜去杀死苏合。<p>  我能感知到苏合在我身边移动。<p>  有些东西是假的,但也只是看起来假,其实还在那里——就像你说的,杀我一剑就够了,那个人也一样。苏合的声音一直在我身边,我渐渐沉下心来细细地听,不难分辨那细微的脚步和衣料的轻响,以及几乎微不可察的呼吸声。<p>  苏合又说,你要为我收尸啊,不然我就去报别人的恩了。<p>  我的剑刺进苏合心脏的时候,回了他一句“好”。<p>  苏合现了身。<p>  死了太多人。苏合的手轻着搭住我的剑刃,我看到他的眼睛越来越暗淡,声音也变得轻远。你醒一醒……他未来一定还会吃……<p>  我没有拔剑,那些血黏腻的,顺着剑锷淌上我的手,我看到苏合对我笑。我问苏合,我到底对你有什么恩情,这般对我,算是报答?<p>  是你当年,替我选了做杀手……我当,谢谢你……<p>  没什么谢的。<p>  对不起。苏合最后对我说。<p>  我不知道他在对不起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确凿是对不起苏合了——我让苏合身首异处,还没好好下葬,更别说给苏合收尸。我不再惊慌,而是记得苏合告诉我的,主上只能蒙蔽眼睛,而不能改变事实。苏合的气息比我们的主子还要轻些,苏合像只猫,而这人像豹子。即使看不到,那股杀气和声响的指引,让我能判断他的位置。<p>  可那人确实是会用剑的。然而那一剑稍微偏了一点,我尚余一口气,还能抓够着拿过那个布包,我感觉苏合的头很沉,费了很大力气才拖到我身边来。<p>  我想,好歹能跟我一起下葬吧。<p>  10<p>  姑苏城。<p>  苏合的宅子长久没有人居住,杂草荒芜又位置偏僻,招来了一批贼人,伪造了地契把房子转手卖掉了。<p>  苏合的屋子已经全都是灰。新的房主整理苏合的东西,却意外发现桌上满满的一叠画纸。<p>  那些纸上,画满了同一座坟墓。<p>  —小说完结—<p>  本文是独角兽小说原创作品<p>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要他作画,得拿一对人眼交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