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连功夫都不教,更别说法术了
费粉2019-08-21 02:023,399

  罗尊冰凉的双眸,波澜不惊,依旧清冷如水:“是!弟子谨记在心。”

  得到她的答复,她接过蓝冬雪手中的茶水,抿了一口:“去吧!入门的相关事宜,林黛会教给你的。”他继儿看了看蓝冬雪身边的林黛:“以后,她的一切都交给你负责。切忌,我不要让她学功夫。”

  “为什么?”一听他这话,蓝冬雪不干了。

  不是说好的首席弟子的嘛!怎么连功夫都不给学啊。

  罗尊瞟了她一眼:“怎么,你有意见?!”

  “我……”

  “你给我听好了,只要你在我清风门下一天。我就绝对不准你习武……”

  “那我学什么?”那丫头也是倔强的脾气,仿若让罗尊想到了多年前的师妹。他们母女两个的脾气,还真是像一个模子的刻出来的似的。

  罗尊垂垂首:“让你学什么,我自有打算!”

  而一旁的潇玄,捉急的一个劲儿给她使眼色。要知道,让师尊生气起来,可是不得了的!但是她哪儿能明白那个道理。

  “我不管,我就要学功夫!”蓝冬雪似乎还有点儿小孩子气。

  “放肆!”

  潇玄急忙护住了她:“师尊,师尊您别动气。师妹她刚刚入门,很多礼数还不太明白!以后就会好了。”

  他硬是把蓝冬雪拉出了大殿。一出门儿,林黛和潇玄也都松了一口气:“我说你这丫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居然敢惹怒师尊?”

  “我……我哪有!我是跟他讲道理。那有入得门派,不给学功夫的道理。”

  潇玄笑了:“呵!你还气的不得了啊。你没看到要不是刚才我护着你,你这会儿,早就屁股开花了。”

  说完,还不忘瞟了她一眼。这时的蓝冬雪才心有余悸的揉了揉小屁股:“他,他不会真打吧?”

  “怎么不会?我们清风山的规矩多着呢!你敢跟师尊顶嘴……要是真的惹毛了他老人家,至少得这个数儿”林黛伸出手掌,在蓝冬雪面前比划了两下。

  吓得她,不禁缩了锁脑袋。

  “他怎么能这样呢!他这不是不讲道理吗?”蓝冬雪不忿儿的嘟嘟粉唇。

  “你也别着急。说不定师尊是想锻炼你呢!不可能不让你学功夫的……好歹你也是我们清风的弟子啊,还是师尊的首席弟子!”

  蓝冬雪觉得潇玄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

  也是啊!他罗尊可是堂堂八大派的盟主。要是自己身边的首席弟子,是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他老人家的面子,也过不去啊!

  想到这里,她总算是能平静一些了。

  “你又知道了!我说潇玄,你还真是万事通啊。”

  “师姐,……”潇玄急忙给林黛使眼色,林黛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是,是!其实你潇玄师兄说的有理。你既然来了,就别想那么多了!”

  蓝冬雪点了点头:“唔!”

  她在清风山的日子,算是正式开始了。

  按照潇玄交代的,作为罗尊身边的首席弟子,蓝冬雪要时刻伴随罗尊左右。当然,照顾他老人家,也是其中一项责任。

  月朗星稀,夜。

  罗尊一身乳白长衫,斜坐在窗前,仿若接着窗外皎洁的月光看书似的。

  房间里,安静的也只能听到沙沙的翻书声。这个时间,所有的人都应该进入梦乡了!

  “啊……”蓝冬雪不禁打了个哈欠。

  罗尊抬头瞅了瞅她:“困了?”

  “回师尊,困了!这都什么时辰了,早就该睡了。”她有些抱怨的指了指窗外。

  他深沉的眸子,微微撇了一眼:“什么叫该?什么又叫不该?……出去站半个时辰,再过来!”

  什么?这大半夜的,这么冷,他居然让她出去站着。

  “还愣着干嘛!去……”

  碍于他的淫*威,蓝冬雪还是走了出去。不过,看的出来!她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心想,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不讲道理了。他就像是这里的王似的,根本就不准有人对他的话,提出任何分歧。

  正好,出去就出去!她宁愿被屋外的冷,冻着。也不愿意再守着他那张冰块儿脸了!

  这初冬的天气。清风山上似乎更加的阴冷!俨然已经仿若到了深冬一般。

  刚出门的蓝冬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只是短短十几分钟,她已经被冷风吹得,浑身僵硬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再是自己的了。那种滋味儿,让她鼻子一阵泛酸!

  好不容易熬到了半个时辰。

  就听到房间里,那个阴冷的声音:“进来吧!”

  她扬这脑袋,不愿去理会。

  罗尊并未喊第二声。看样子蓝冬雪要打算跟他顽抗到底了!

  就在她呆愣的时候。只觉得身后一暖!紧接着,她便看到了那张冰块儿脸。正在为自己披上温暖的斗篷。

  那是他的披风,是乳白色的。上端还有一些毛茸茸的毛边儿,把他的脖子柔柔的包裹了起来!

  他纤长的指,正在为她系着脖子上的斗篷花绳。因为太大的关系,蓝冰雪被斗篷紧紧地包裹着!那双眼神儿很专注,不经意间的一个抬眼,看的蓝冬雪的心跳忽然加速。

  “怎么,你这是在跟为师生气吗?”

  “哼……”她很委屈的撇过了脑袋!若不是他此番柔情,甚至连蓝冬雪,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难受。

  罗尊的手放了下来,单手背过身去,冷冽的道了一句:“看着我!”

  她未曾照做,他的手指捏了她精致的下巴,逼她瞧着自己。深沉的眸子,微微垂了垂:“你如此要强,在我这儿会受罪的!”

  “我的性子就是如此这般,改不了!再说了,这次的事情,也不是我的错。”

  “哦?听你言下之意。是为师的错了?”

  “难道不是吗?”

  他背过身去,走了几步,立在那里:“我是要告诉你。如今你不再是魔教顶上说一不二的蓝大小姐。你是我清风的一名弟子!一切不会依着你的性子来。我要教你的第一堂课,便是妥协。”

  呵!听他的意思,他把自己留在身边,是为了教授一些做人的道理喽?

  想她蓝冬雪,活了十八年了,难道还不懂得怎么去做人吗?

  “你……”

  “你回去吧!”他拂袖转身,回到了大堂。在那里,蓝冬雪又看到他那沉稳如山一般的身影。只是,现在在蓝冬雪看来,多了一份孤寂!

  像他如此冷傲的人。想必应该是孤单的吧!

  蓝冬雪慢慢地走下大堂的阶梯,往寝室方向走去。回到寝室的蓝冬雪,到了铺位,才发现!被一个膀大腰圆的世界,把铺位占的满满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地方睡觉!

  “喂!喂!”她推了推哪位吨位极大的师姐。可是人家没有一点反应!

  这……无奈的蓝冬雪只能叹了一口气。裹了裹身上的斗篷,再一次走了出去!偌大的清风山上,此时,也只有她一人了。

  蓝冬雪找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地方,跌坐到了那儿。直勾勾的看着天上皎洁的月光!从发间摸出了一把发簪。

  这枚发簪,和普通的发簪不一样。因为它是,蓝冬雪的生母留给她的!

  而且,只要功力到了!此发簪的威力,堪比一把上好的灵剑。她以前就听人说过,她的生母没跟自己老爹在一起之前,可是一名法力高强的上仙。想必只要能得要领,不但能练就高深的功夫,说不定还能修炼出一些法术。到时,想要对付那些凡人,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她照着娘亲留下的簪普学了这么多年,依然不得要领。

  她从怀中掏出那本随身携带的簪普,翻阅着!

  “谁,谁在哪儿!”

  听到身后的声音,蓝冬雪立马儿把簪普收了起来。

  “是你啊,蓝冬雪!这么晚了,又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去休息啊?”来人正是潇玄!他身上披着一件蓝色的斗篷。还挑着一盏灯!

  看到是蓝冬雪,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哦!是潇玄师兄啊。我,我这不是睡不着!出来走走嘛。”她有种莫名的紧张。

  “是这样,……是不是又那些人会找你的麻烦啊?你不用担心的。师尊护着你,他们不敢的……”

  “不,不是……”

  “那,那就是师尊训你了吧?”

  蓝冬雪低头浅笑。因为那毕竟是事实!

  潇玄笑着来到了她的身边:“师尊要是训你的话,那是因为爱你啊!师尊和一般人不一样,他对别人好,都是那样的。”

  “啊!训人。就是对人好啊?”

  “当然了!不然他才不会浪费时间呢。他一般很少说话的!”

  蓝冬雪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潇玄看了看她身上的斗篷:“师尊的?”

  “你等这么大眼睛干什么?就,就好像我身上披了一件龙袍似的。”

  “龙袍?呵呵!这可比龙袍难弄的多。喂……该,该不会是你自己拿的吧?”

  “我……我自己拿的?当然不是了!是他给我披上的。”蓝冬雪瞅着潇玄撇了撇嘴儿。

  潇玄还是不能相信。

  蓝冬雪也懒得解释:“哎!……这么好的夜晚,咱们光是在这个问题是争论不休的。多大煞风景啊!对了,师兄,你在这里多少年了?”

  “恩!我从小就跟着师尊。到现在快二十年了!”

  “哇……这么久啊!我看这边,师尊可不准人随便下山的。你不会觉得闷吗?”

  “怎么会!我觉得在清风很快乐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途漫漫,吾徒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途漫漫,吾徒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