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曼
王的彩虹2019-05-14 22:181,923

  “嗯,哎,真是重啊!”老乞丐终于把阿奇拖到了肉身结束的终点——坟墓。

  “哎,都是命啊,昨天才把你捡回来,今天就没了,果然我是个倒霉鬼啊,周围的人都倒霉!”老乞丐一屁股坐在空地上,休息了一会,看了看了周围,一块块残破的墓碑凌乱的倒着,墓碑上倒挂着一些老藤,还有一些只有破草席裹身的尸体,露出一节节枯骨。这片墓地原本是一个当地富农的院子,自从前年发了场瘟疫,这里就荒废成了墓地,也就是乱葬岗,死人有钱的没钱的都埋这里,活人要么没钱要么不想给钱,所以说活着的时候多风光或多潦倒,躺在这里都一样,有可能是埋的人太多的缘故,这里的土地莫名的青绿。

  “这地方可真热闹,连块躺的地都找不到,你说你这小子,咋这样呢,救了你还得负责给你收尸,我又没欠你钱。”老乞丐越想越无奈,朝着空气里并不存在的灵魂埋怨。

  风突然起了,吹得老乞丐一个哆嗦,“真冷啊,你这死小子还怪我呢?”老乞丐小声嘟囔着,此时,乞丐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那是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正回头准备看看是个什么东西,只见一团影子朝面门冲来,然后一切都安静了。

  “原来,真的有,真的有……“乞丐话落断气,一根藤曼贯穿了他破败衰老的身体,成为他致死的原因。

  藤曼把乞丐的身体甩在一旁,骨头和着血肉绽放在歪斜的石碑上,然后向阿奇的尸体卷了过去,阿奇被脱向森林深处。

  新鲜的骨血上慢慢伸出了青嫩的藤曼。

  ————————分割线————————

  ”大王!大王!快醒醒!“

  阿奇睁开眼,此时的自己还在王宫中,叫醒自己的,是侍女青颜。

  ”大王,你可别再睡了,今天是你的登基之日,得早起!“青颜一本正经地说道,阿奇看着窗外仍然漆黑的天,无奈的笑了。

  青颜是个很优秀的女官,不仅是很能照顾人,还能作为阿奇的谏言者,提醒阿奇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时候阿奇会觉得这个女孩比他更适合在这个位置上。出于对青颜能力的认可,阿奇从未对她抱任何非分之想,当然,其他人也不行。

  大殿之上,王位前,阿奇的父亲,还未让位的王,身着玄色长袍,一脸的凝重。

  ”儿臣拜见父皇!“阿奇俯身叩拜,起身后,他将拥有最尊贵的身份。喜悦、担心、激动、害怕,这些一冷一热的情感围绕着阿奇,他开始审视王位,思考着自己是否真能做这天下的王,扛起这份重任,不及多想,一把长剑已经放在了阿奇的眼前,这是新王即位的仪式,长剑由旧王传递到新王的手中,意味着一个新的王朝的诞生。

  阿奇接过了剑,思绪却还没有回到现实,直到青颜小声提醒才回过神来,阿奇抬头迎接父亲的眼神,这眼神里有坚定,有作为王的威严,唯独没有对儿子的期望,这导致阿奇甚至还想继续低着头,就像以前一样,做个不起眼的儿子。

  父亲没有对阿奇说什么祝福的话语,可能他也知道这个儿子并不是最好的继承人,即使退位,实际大权仍然没有一点削减,阿奇也清楚,他没有操纵权力的能力。

  阿奇也沉默起来,朝堂上回荡着庄重的礼乐声,众臣的祝贺词一个比一个华丽,好像在进行一场诗词大赛,所有人都想成为最夺目的那个,以此为筹码来获得王的青睐,不管是新王还是旧王。

  阿奇开始厌烦这些表演,正准备离开,旧王突然发话,“将青颜纳入你的后宫吧,女人不适合在前朝,就在近期举行婚礼。”,这短短的一句话没有夹杂任何的情感,对他而言一场婚礼就是一个机械的过程。阿奇被这话所震惊,下意识决定拒绝,可看见旧王凝重的表情,想说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青颜是反应最快的那个,她随即站了出来,跪在旧王面前,道:“王,青颜自知身份低微,不应站在此处,青颜自愿进入庙宇,为国祈福,祈祷我国运昌盛,大王福祚绵长!”

  旧王冷笑一声,道:“怎么,我儿还配不上你么?我说了,近期举行婚礼!”随后拂袖而去,留下阿奇与一帮臣子面面相觑,青颜仍然俯身跪拜着。

  ————————分割线——————

  ”青颜,委屈你了,我……“阿奇抱歉地对青颜说。

  “无碍的,这么做不过是想表示他仍然可以控制您,这是所有王的缺点。”青颜像个没事人一般,如往常一样,为阿奇泡茶研磨。

  “大王对我有这心思吗?”青颜突然问道,惊得阿奇咽了一口滚烫的茶水,呛得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得像个毛头小子。

  “也是,大王也到了该成婚的年龄,我也长得不丑,大王看上我也不奇怪。”青颜打起趣来,逗得阿奇不知该说什么,阿奇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开始寻找证实这句话的思绪。

  “大王,看着我,看着我,你的心究竟是怎样的?”青颜低下身来,抓着阿奇的手,一双黑色的眸子认真地盯着阿奇,“我,我的心?我,我也……”阿奇断断续续地组织着回答。

  “我开玩笑的,大王不要放在心上。”青颜突然放开抓着阿奇地手,转身离开。

  “我,也许吧。”阿奇心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