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争权
殷白丁2018-09-18 20:133,453

  即便一眼洞穿,他还是要为子孙后代与石矶貂蝉争出个所以然来。

  他不想让蚩尤接替石矶成为集团总部的新领导者。

  他挖空了心思,要阻止蚩尤上位。

  在他的暗中走动策划下,仍占据黎氏社会半个主导权的第二代人物们一致反对石矶貂蝉在九黎集团高速发展阶段退居二线。

  老天见獐狼"用心良苦",深为感动,给了他一次可以杜绝蚩尤上位的一次现实机会。

  幸运是否真能降临到蚩尤的身上?!

  他是否真的是个幸运儿?!

  在当前的"事实"面前,似乎已构成不了一个问题了。

  在江湖人们的心目中它也不再是个问题。

  自从石矶貂蝉的声明告示一出,从蚩尤所担当的高职务上分析,从蚩尤在集团身无寸功而享受的高待遇上分析,似乎很明朗化,已成定势。

  当然,一切都存在着千变万化的"变数"。

  蚩尤一天没真正接过大权,还有可能是一场泡影而已。

  这要在于蚩尤了的。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子里,他却在失恋的打击中,痛苦,沉沦,不能自拔。

  这还从半个月前他生日那天说起。

  半月前。

  新年的第五天。

  是蚩尤的生辰纪念日。

  他收到了非比寻常的生日礼物。

  是其初恋女友要离小鹿发送给他的一个分手短信。

  俩人关系一向不错,为人所艳羡。

  可要离小鹿考上孤竹直辖大区的治安大学认识了一位叫姜羭纥的少年,他们的感情就变味了。

  那叫姜羭纥的,也确实一表人才,天生下来,注定是美人坯子。

  这小子象个男人样子。

  高个,身材挺拔,外表英俊斯文儒雅清爽。

  实在让要离小鹿着迷,销魂。

  在要离小鹿心目中,姜羭纥就是男性中的极品,世间罕见的尤物。

  蚩尤虽比他有才华,但在气质与形象上少了三分英气七分阳刚之美,由此,逊色的多了。

  对要离小鹿而言,蚩尤是那种带不出门的主儿,羞于带出门的主儿,然,姜羭纥就不同了,他是女性心目中的情人,和他一起走在外面,特有面子,特别有自豪感!

  虚荣心使要离小鹿刻意疏远了蚩尤,渐渐产生排斥与厌恶。

  每次蚩尤发短信或是打电话给她,都多半不回,多数不理。

  有一次姜羭纥在场,手机响了,她一看是蚩尤的,回都不回。

  姜羭纥问她怎么不回朋友的电话,她竟说是一个无聊的人,不用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姜羭纥想,红颜不再薄命,而是薄情。

  也就在那时起,姜羭纥将这场爱情当成了逢场作戏。

  他第一眼见到要离小鹿就爱上了,可他又惧怕自己守不住这个漂亮女孩。

  说实在的,要离小鹿比他现任女友伊祁那诺还出色好几倍。

  惟一让他感到失望的是,要离小鹿美而不贞,薄情寡义。

  但要离氏美丽的外表,优雅举止,高贵的形象气质,着实让他痴迷。

  只要闭上眼睛,那漂亮的脸蛋,修长柔美的身材,以及甜美的说话声,就会浮现在脑海里。

  要离小鹿也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姜羭纥,经过交往,由心就嫌弃蚩尤那又矮小又丑陋的形象。

  心里还嘲笑,她以前怎么看上了他。

  想想,都呕心。

  为了与姜神农能来一场天作之合的爱情,决定与蚩尤断绝关系。

  蚩尤看了分手短信,如五雷轰顶,发了好一会儿呆。

  要见要离氏,想当面问个明白。

  要离小鹿回复,不想见他,也没啥好说的,自己有人了,想分手了就分了。

  蚩尤叫她在家等着,马上过去找她。

  要离小鹿说快到孤竹了。

  蚩尤想去孤竹找她,要离小鹿回信,来了也白来,最好别来。

  蚩尤对着手机发愣。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说无益。

  也说不出什么了。

  打过去电话。

  只是想听听要离小鹿的声音。

  然而要离小鹿甚是绝情,始终不接。

  末了,干脆关了机,省的心烦。

  气得蚩尤狠狠的将手机砸到了地上。

  见手机仍完好无损,又添了几脚,没见跺碎,寻来砖块,就使劲地往碎里拍。

  狠拍了几下,手机终于在他不懈努力摧毁下,被他折磨的体无完肤,支离破碎。

  他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被一条分手短信给结束了。

  可笑的是,学程因爱情而断送,爱情被短信抹灭。

  这次打击对蚩尤来说,无非是沉重的一击。

  他一向都不怎么沾酒。

  可那天却想一醉方休,刚几杯下肚,人就醉了。

  醉后,就肆无忌惮地哭,闷头闷脑地哭。

  石矶貂蝉找到他的时候,他在四哥的餐馆里正撒酒疯。

  惹得那天四哥的生意全黄了。

  那些天,他象疯子一样,脾气暴躁,逮谁凶谁。

  大家惟恐避之不及。

  他的种种因情绪变动而导致的行为,正好让一个人乘虚而入。

  象抓了什么把柄,借题发挥了起来。

  武断地认为,把组织交由这样一个毛头小P孩,是在开一个毁灭性的玩笑。

  他说石矶貂蝉分明是在胡闹。

  变相地在毁灭九黎,致社会,全组织的人马生存于不顾,当儿戏。

  那些跟随石矶貂蝉患过生死的兄弟姐妹们也都暗中不服,只是不敢明道。

  他们不服气的理由是,都一大把年纪了,混了一世的人了,做不了老大,到头来,还要受制听命于(可以作为自己儿子孙子)儿子级人物的管制,实在叫他们心里难受,口服心不服。

  不仅他们不服,全组织各个年龄段的,各个级别的,都不服。

  全社会五十一部人马,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不挺蚩尤来当他们的新老大。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耻辱。

  是一种能力肯定式的否决,鄙视。

  再说了,凭什么?

  管理?

  还是武力?

  都不凭!

  论资历,阅历,辈历,号召力,第五任组织社会长,集团总理事长,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他呀!

  蚩尤在他们心里,屁都不是,是没有条件继任的,也更没有那种能力来约束他们的。

  江山是他们打下来的。

  是大首领,七首领,十三首领三人带领他们打出来的,关蚩尤哪门子事呢?!

  弟兄们拼死拼活,他倒好,毫无贡献,就坐享了其成。

  要是七首领或是十三首领来领导他们,他们决无二话,决无二心,至死也效忠到底。

  人心都不付于蚩尤。

  说的难听点,他屁都不是。

  就凭大首领喜欢他,宠信他的缘故。

  虽说如此,但蚩尤还是挺受欢迎的。

  用石矶貂蝉夸奖他的话说,处世能力很强,天生下来就具备这种为人处世的能力,知道用什么样的处事方式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他的蹿红,即遭到了众人的绯议,也得到了许多人的崇拜。

  他成为了一个公众人物。

  一个名誉与绯闻并存的名副其实公众人物。

  为什么要说他"名副其实"呢?

  一个没有名誉与绯闻共存的公共人物不算是个有名气的公众人物。

  这便是公众人物的切实涵义。

  一时间,蚩尤成了江湖上人人耳熟能详,听而尽知的神话人物。

  随着名气增大,更有闲甚者将原本瘦小,弱不禁风,相貌丑陋的蚩尤胡来吹成另类身高马大,威风凛凛,面貌俊美的天下奇男子。

  有趣的是,称道他的本领与能力,那是铜头铁身,三头六臂。

  讹传至后世至今朝。

  有许多江湖小妹信以为真。

  因此产生爱慕之情。

  纷纷四处打听。

  梦想着能与这样世间罕有的人才尤物谈一场史无前例又独留青史的恋爱。

  托人关系,见到真人,无不大失所望,怎么和想象中,传说中的差距那么大。

  獐狼绝不能让蚩尤这种人继任,绝不能让这具有毁灭性的天大玩笑开起来。

  万一九黎毁了,他无颜去见师父。

  他逢客如是说,将自己标榜成一个"善"形象。

  他忘记,蚩尤的继位只是一个流传的说法,是江湖上凭空捏造出的一个现象。

  石矶貂蝉并未明言正文指定蚩尤是第五任社会长。

  然而,獐狼,这个九黎多代长老却自多多情,一厢情愿地向众人比划说道了半天。

  可见,其人其智商多么的一般。

  但是他命好。

  上了九黎这条贼船。

  多年拼搏,在石矶貂蝉当家做主期间,成了九黎第二代人马的代表人物。

  为数不多但却极有江湖地位的第一代元老级人物们,均以他马首是瞻。

  在某种程度上,是江湖上的响当当人物。

  诸多新秀,也都信服他们,听从他们的号召与差谴。

  连石矶貂蝉都忌惮他们三分。

  他们身退江湖局外,心却仍在江湖之上,时刻参与江湖事务,左右为难石矶貂蝉,这让石矶貂蝉颇伤脑筋。

  这些年来,为了拢众,她几乎处于被动状态,稍有闪失,死无葬身之地。

  不说镸江与黄河,就獐狼老家伙,时刻保持着攻势姿态。

  杀了他们,会引起江湖及周边各个江湖社会的躁动,搞不好,九黎与自己会成为众矢目标。

  不杀他们,一是难泄心头之愤,二是他们不懂经济发展游戏规则与原则性,时常在紧要关头,插上一曲。

  这对石矶貂蝉来说是个棘手的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祖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