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今生非他不嫁
燃尽青丝2019-02-20 17:022,178

  (上海)

  今儿个便是宋泽燃回来之日

  上海还是那样商埠开放、华洋并处,五方杂居,奢靡繁华之地。“海派文化、海派建筑、海派服饰”散发着独特的魅力,江干上下十余里间,珠翠罗绮溢目,车马塞途,饮食百物皆倍穹常时,而僦赁看幕,虽席地不容间也。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人声鼎沸,跟旁人都得吼着说话儿,汽车排起了长队,喇叭声此起彼伏

  最前边儿的一架车缓缓驶来,周边的老百姓兴奋的喊起来

  从车上下来一个身着深蓝色军装的男子,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这人便是宋泽燃

  对于眼前这位宋司令,百姓对他的评价却又是各执一词的

  有人说他是纨绔子弟,在香港纸醉金迷的城市,一去便乐不思蜀;但又有人为其辩解,说那只是他的保护色,是为了收复香港而装出的样子

  但这些评价还是抵挡不了城中各名门望族的名媛对他的爱慕,以至于大热天顶着大太阳,都还要来街边一睹他的英姿

  宋泽燃下了车,四处环绕了一番,看到人群中一位长得倾国倾城的女子,于是他径直向这边走来

  他笔直的从所有人身边擦过,所有人让出了一条道,想看是那家名媛让司令的眼里只有那一人

  所有人一起回头,一看,原来是倾国倾城的洛家大小姐洛易,似乎是脚下的高跟鞋有些硌脚,稍稍皱了皱眉。

  怎么不回家等我,天有些凉,待会儿受了风寒我又要心疼了。”

  宋泽燃责备的语气中,又带着宠溺,不禁羡煞旁人。

  “阿慕,你回来了。”

  洛易的脸红了,小鹿般的杏眼看着宋泽燃,浅浅一笑露出了小梨涡

  “久等了!”

  他邪魅一笑,将洛易径直公主抱起,大步走到车旁,将洛易小心护进后排座,自己也便上了车。

  (洛府)

  “到家了。”

  宋泽燃放下洛易,两人一起走进洛府

  洛维宽是个文官,早年间在朝廷上当太师,清朝败落之后,当上了上海处的文官长,这洛府便是当年清朝皇帝御赐的府邸,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两个大字“洛府”。窗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石壁上清泉溅落的水珠跌入潭中,滴答、滴答……洛易的影子若隐若现,罥烟眉,似嗔似喜含情目,娇俏玲珑挺秀鼻,不点自红樱桃唇,肤若凝脂,颊似粉霞,不盈一握的柳腰娉婷袅娜,水光潋滟之中,倾国倾城之貌隐约幻现。

  柳树袅娜地垂下细长的柳枝,随着微风拂过水面,宛如少女揽镜自照,欲语还羞。明媚的阳光透过盛开的白玉兰,洒下碎金般的亲吻,斑驳的树影荡漾在河面上。若有似无的香气浮动在空气中,引人遐思;婉转清亮的鸟鸣声掩在影影绰绰的树丛花间,剔透欢快,轻和着鸟啼相映成趣。

  两旁灯火通明,正前方是一堵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门上黑色匾额上书“沐雨轩”三个烫金大字,那是洛易平常写些风花雪月时的灵感之地,水珠似鱼跃水面偶然溅起的浪花。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四周装饰着铃兰,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你父亲还是让你嫁给沈润之吗?”宋泽燃皱眉

  “嗯。”

  “那你怎么说?”宋泽燃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自是……”

  “呵呵呵呵,宋司令来了!”

  一看原是王氏,这王氏原是一名歌姬,后来因为被洛维宽垂青,便纳入府中当上了小妾,又因为洛易的母亲早逝,便当起了一家的主母

  她身着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 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媚无骨入艳三分,她的胸口纹着一只浅紫色的蝴蝶,更显妖媚几分,如雪玉肌如刚剥壳的鸡蛋般白皙,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深邃的双眸透着一丝孤独脆弱,显得有几分忧郁,她一见宋泽燃,脸便红了起来,不停的向宋泽燃抛媚眼,她才比洛易大几岁,见到如此才貌双绝的人,不禁动了心

  “长欢回来了”洛维宽也走到了院中,一看见宋泽燃,原本喜笑颜开的脸上,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送完人就赶紧走吧,我家不欢迎你!”

  洛易因为四岁时便丧母,所以洛维宽很是宠爱这个独女,从小便是当掌上明珠般供着,他讨厌宋泽燃一是因为宋泽燃的父亲宋建成,二是因为沈家二少沈润之才是他中意的女婿

  “那好,洛小姐我送到了,那泽然就先走了。”

  “哎,宋少爷,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秦氏眼含秋波,团扇挡着她姣好的面容,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女子

  “不了,夫人,宋某还有军事缠身,就不留下来吃饭了。”

  宋泽燃说完看了一眼身旁的洛易,眼神中充满爱惜,他转身提起步子,消失在洛府门外

  “爹,宋少爷刚回来,又好心将我送回,你怎么说撵人走就撵人走呀?”

  “我和你说过,叫你不要接触宋泽燃,他是个危险人物,一人镇下香港这么大个地方,必然是心狠手辣之人,你以后与他在一起,难保幸福;还是沈润之不错,人家苦苦追求你了四年,当了你四年的护花使者,你怎么还是那么倔,难道一点都没有被他所感动吗!”

  “爹,宋泽燃是女儿的心上人,女儿今生非他不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尽青丝不易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