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休书
十恨歌2018-12-02 10:161,059

  第二天一早,陈春去山上请允炆,却发现人已不见。桌上有只信封,是允炆的笔迹,他赶忙带回来交给毓敏。毓敏紧张地打开一看,却是一封休书,是朱允炆休她杨毓敏之书。

  旁边村里的孩子在议论若虚居士收了个徒弟走了,毓敏急忙比划着追问下去,孩子们便带着她跑去内陆河的码头。果然,远远地,一只木排船上三个人,朱莫言撑着篙,另外坐着的正是允炆和若虚居士。

  “允炆!”毓敏张开喉咙,大声朝他喊着。可允炆仍是如昨天那般,只留个背影给她,头望向远方,一回也不回。毓敏急得要跳下水去追,尚琰跑过来一把拉住她。

  “终究是我负了他。”毓敏痛哭流涕道。

  尚琰把她紧紧拥在怀里,安慰道:“你还有我,你还有我。”

  “……吾以为三载婚姻,两德之美,恩爱极重。殊不知,汝巧言令色,薄情轻义,得陇望蜀。吾焚心彻骨,吾痛,吾恨!蛇蝎不若尔毒!

  今吾与尔恩断义绝,既相驱断,无姑息劝勉之意。各还本道,是以立此休书。……”

  回到船里,毓敏看着休书,心里久久无法平静。过去的几年虽不是她想要的人生,可那也是自己真真切切活过来的年岁。对允炆,她恨过,厌过,可也爱过。自己所有的坦白之言,虽说只换来一纸休书,却也教自己卸下了心头的千斤之担。她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平复他们三人之间的纠葛,允炆的离开倒像是成全了她和尚琰。可是自己如此污浊的过去又如何让尚琰背负?

  毓敏正想得出神,尚琰走了过来。他将休书拿了过去,看也不看就撕了个粉碎,洒向了大海。毓敏望着那片片雪花,翻飞,旋转,仿佛生命里最后一场舞蹈。舞尽悲欢离合,舞别昔日过往,最终落入海里,消逝得无影无踪。她抬头看向尚琰灿烂的脸,再一次不自信地问道:“你真的不介意么?”

  “介意。”尚琰微笑着搂过她,拥紧她,“我介意自己当初在西安为何不直接带你私奔,我介意自己当初为何要那样懦弱将你放了手。”尚琰说着,从自己脖颈里摘下花好玉,郑重其事地给她戴上。他用自己的额头轻轻摩挲着毓敏的额头,与她温柔道,“不过还好,如今一切拨乱反正。我们从此任是天涯海角,任是沧海桑田,也永不分离。”

  “你还会丢下我么?离开我么?”毓敏却仍是不放心。

  “不!”尚琰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吻上她的唇,喃喃道:“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怀过,心里所有的苦痛,所有的阴霾都像是抽离了出去。怀里的心上人就如初识一般感觉美好,真真正正的属于了自己。直教他再也放不开手,只想永远拥着她,吻着她。

  毓敏这才闭上眼,仰起自己的下巴,任由尚琰炽热深情的吻淹没自己,任由天空如火烈日的光芒灼烧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好月圆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好月圆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