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玉贵妃受惊(二)
墨冰2018-08-10 15:032,471

  朝霞宫是皇宫里一处有点偏僻的宫殿,沈蔓儿和王月音被带到这里,沈蔓儿看着身上也有些湿的衣服犯难了。叩叩叩的敲门声传来,“进来”沈蔓儿喊了一声,四个丫鬟推开门鱼贯而入,每个丫鬟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分别是一套淡紫色的衣裙,一根淡紫色的玉簪,一套胭脂水粉,一双紫色的鎏金靴。沈蔓儿询问的看了看四人,似乎在问,什么意思。立马有一个丫鬟禀报,这是辰王爷给您准备的。沈蔓儿想了半天,好像是在宴会上看到一个一身紫衣的人,被称作辰王爷,慵懒的坐在那里,一直喝着酒。可自己是名义上的太子妃啊,他给自己送衣服干什么,而且还是紫色的,情侣衫啊。本想不要,想了想还是算了,不要白不要,况且自己现在这情况也不允许自己拒绝。

  “那你们替我谢谢辰王爷,他日有机会,小女子定会当面道谢。”四个丫鬟将托盘放在桌子上,然后施礼而去。沈蔓儿想着之前的记忆里对辰王爷此人了解不深,只知道此人不热衷王位,却热衷武学,府内有很多江湖人士,经常不在京城,甚是神秘。算了,也不干自己的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回头,被跪在地上的人吓了一跳,只见此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侍卫服,却是比平常的侍卫服看着做工精细。手里端着六个锦盒,恭敬地单腿跪在地上,眼睛瞅着地面,一动不动。这谁啊,沈蔓儿吓了一跳,这人从哪进来的,“你是谁?”经历了今天这么多事,沈蔓儿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变得强大了。

  “属下是太子身边的人,这是太子让属下送过来的。太子说了,请沈小姐别随随便便收其他人的东西,对沈小姐的影响不好,另外沈小姐如果缺什么,只需和属下说一声就行。”暗一不禁对沈小姐有些埋怨,刚刚自己告知太子湖边发生的事,太子有事忙不开,刚刚接受完群臣的恭贺,就急急忙忙的来给沈小姐选衣服和首饰,此时却传来沈小姐收了五王爷送的东西,太子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暗一从来没看到太子那样失魂落魄过,又仿佛透着一股该发生的总会发生的凄凉。曾经无所不能的太子仿佛也有了自己办不到的事。

  “太子?”沈蔓儿想到了那个身着黑色蟒服,不怒而威的太子,要在现代就是个霸气总裁啊。可是自己实在是不喜欢皇宫的生活,自己只想做个古代的大地主,自己现在只想着和太子解除婚约,以后说不定会闹到不可开交,现在能顺着他还是顺着他吧。

  “哦,我知道了,你告诉太子,他的交代我会记得。”沈蔓儿说完,冷冷的拿着锦盒放在桌子上,连个多余的谢谢都没说。暗一不禁在心中更替自家主子不值了。自家主子对沈小姐这么好,从小就将自己安排在沈小姐身边,以前沈小姐对太子就有点冷淡,自从这次落水后,沈小姐好像更加不待见太子了,看来就是太子对某人太好了,让某人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现在的暗一还不知道,不久之后他就会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彻底的对他心中的某人五体投地。

  暗一退下后,沈蔓儿坐在凳子上一一打开太子送的锦盒,一套冰蓝色的纱裙映入眼帘,花样繁复,一朵朵蓝色桃花,层层叠叠,每一多花心都点着一个蓝色的水晶。一根闪耀着魅惑妖蓝的玉簪静静地躺在锦盒里,簪上雕刻着几朵栩栩如生的桃花,那桃花仿佛要竞相开放,与冰蓝色的纱裙遥相呼应。其他四盒分别是一套上好的胭脂水粉,一对红色玛瑙的耳坠,一对通体透亮的玉镯和一双同色的女式靴。

  让伺候的宫女给自己准备了洗澡水,沈蔓儿最后选了太子的那套衣衫穿在身上,和衣躺在了床上。想到今晚上自己的戏也唱得差不多了,安心的在这里等着父亲来叫自己。

  隔壁间里的王月音此时却是气的恨不得扒了沈蔓儿的皮,自己今晚上精心准备就是为了能给太子留下一个好印象,父亲说了,皇帝如今已有废了沈蔓儿这个太子妃的打算,其他大臣也是蠢蠢欲动。父亲的一番安排,这一切却都让沈蔓儿给破坏了,难道她是知道自己是故意将她推下湖的,所以今晚报复自己,可是又不像,她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反而让皇帝更加厌恶她,如此得不偿失的事,换谁都不会做,况且沈蔓儿深深地爱着太子,更不会这么做, 错过和太子相聚的机会。不管怎么说,今晚上的计划是失败了一部分,可是沈蔓儿已经中了化容散,明天肯定就有好戏看了。呵呵,想着想着,王月音又恶毒的笑出声来,配上一张扭曲变形的脸,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狰狞。

  暗一隐在房梁上看着王月音气愤的扭着帕子,面色狰狞。悄悄地将药粉洒在了王月音的周围,随着呼吸,药粉被王月音尽数吸入肺中,飞身离去。

  “你说沈蔓儿就在这间屋里休息,你们都在这守好了,无论里面发出什么声音,都不准进来,另外一会儿去告诉玉贵妃,就说看到了五皇子往沈蔓儿这边来了。”门外刚响起男声,沈蔓儿就醒了,以前受电视剧的荼毒那么深,怎么敢在这深宫里真睡。

  沈蔓儿溜到门边,透过门缝看到一身玄衣的男子走向这里,竟然是三皇子轩辕昊,沈蔓儿立马就想到这是最常见的皇室血案:捉奸记,要上演了,而且自己会成为参与者之一。沈蔓儿快步走到窗边,使劲一拉,纹丝未动。你妈,这是哪个王八蛋害姐,姐要是大难不死,以后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沈蔓儿环顾了一下四周,真是连个地缝都没有。一抬头还真有个天窗,可是我靠这么高,我怎么飞的上去。沈蔓儿搬了搬桌子,还是想办法爬到房梁上去吧,电视上的梁上君子不都没被发现吗。事实证明,人在危急的情况下,潜力真是无穷的,还真让沈蔓儿顺着房柱给爬到了梁上。

  门外轩辕昊,来到了门边,轻轻地一推,没开,不屑的勾了勾嘴角,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钥匙轻轻地将门栓挑开,想到待会如花似玉的美人,就要在自己的身下痛哭求饶,还能狠狠地扇太子的耳光,轩辕昊就止不住的笑出声来。

  推开房门,微风吹入室内,淡青色的薄纱在室内像蝴蝶般翩翩起舞,轩辕昊走到床边,猛地一掀被子,本以为会看到某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可是什么也没有,使劲抖了抖被子,还是没有,在房里走了几圈,还是什么也没有。气急败坏的轩辕昊,又在屋里扫了一眼,却看到床边有一双女人的靴子,轩辕昊眉峰一转,原来是在床底下,看来刚刚是醒了,知道进来人,藏起来了,真是个有趣的猎物。轩辕昊淫笑着俯下身,一把挑起床单,嗯?没有,轩辕昊心底还在想着到底藏哪了,一击闷棍猛地砸向他的脑袋,轩辕昊脑袋一歪,躺在地上,身后暗一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继续阅读:第十章 玉贵妃受惊(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追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