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斩草除根
悠悠悠笑2018-08-17 22:242,181

  “不过大家不用害怕,我们这京城固若金汤,又有天底下最多的修仙者驻扎如此,别说魔族了,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说书先生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吓他们,紧接着又滔滔不绝地将其了修仙者的事迹,举了不少修仙者大败魔族的例子。

  这么一来,方才那些人心里有多担忧,现在就有多畅快淋漓,听得那叫一个专注,浑然不觉时间流逝……

  二楼上最北面的包厢里,红衣男子一口酒喷了出来,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这说书的也太夸张了吧?”红衣男子乐了好一会儿,啧啧揶揄道:“我也在沧溟城呆了多年,怎不知道城主大人那么恐怖呢?你说是不是,谢恒?”

  桌对面,坐的是一个玄色衣袍的男子。

  他看起来极为冷漠,目光沉静而锐利,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似乎整间屋子都随之冷郁起来。

  “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凡人,他们怎么想,又关我们何事?”谢恒道:“陆离,你若是听得有趣,留在这里多听几日也无妨。”

  陆离正举杯饮酒,听到这话之后动作微顿,嘴角缓缓向上勾了起来。

  “你说得不错,听着确实有意思,不过我有另外的想法。”

  这个时候,恰好有店小二进来送菜,两个人停止了交谈,静静饮酒。

  不过几个寻常做惯了的上菜动作,小二额角却出了些冷汗。两个人连目光都没有给他一个,小二却有些喘不过气来,胸口仿若压了千金之重。

  奇怪的是,这一红一黑的两个男人,明明一个冷漠,另一个笑眯眯的,可屋中那种阴郁到压迫的感觉,丝毫没有因此减低多少。

  离开这屋子的时候,店小二颇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就连反身合上门时,也没敢多看上一眼。

  谢恒这才继续问:“哦,是什么?”

  “我要将那些说书的,通通带到沧溟城里去,设戏楼,搭高台,宴请城民,让他们讲个痛痛快快。再带他们好好去沧溟城各处一游,领略一下沧溟城的无限风光。你觉得如何?”

  “很无聊。”谢恒毫不客气。

  “你知道,我就是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陆离噙着笑意,问道:“说起来,你方才一直往对面看去,可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不错。”

  对面的窗户垂着竹帘,却挡不住两个人的视线。

  陆离收回目光,不解道:“一个普通的凡人公子哥,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有意思在哪里?”

  “那个姑娘所佩戴的短剑,不是凡品。”

  陆离这才仔细看了一下,不由心里头赞了目光如炬的谢恒一声。

  的确不是凡品,应该说,除了某些高位修仙者手中的,很少见灵气那么纯净的兵器了。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兵器却佩戴在一个这么普通的凡人小姑娘身上。

  “你想要?”

  “我想知道这把短剑的铸剑师是谁。”

  “然后?”

  “斩草除根。”

  谢恒的声音极其冰冷。

  “我方才都没注意到那短剑,仔细一瞧,那灵气挺纯粹却不够浓郁,摸约是个不怎么成熟的铸剑师所造,却不难看出其天分惊人。”陆离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假以时日,等那个铸剑师成了大器,就对沧溟城极为不利了。不如扼杀在摇篮中。”

  “不错。”谢恒起了身,“我去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那厢房中,年轻的公子哥起身先离开了,只剩下那小姑娘一人了。小姑娘一边吃饭一边喝酒,好不自在,那双眼睛亮亮的,显然听说书听得津津有味。

  “他们分开了,”陆离微微挑眉,“既然如此,我便去找那公子哥聊聊吧。”

  “随你。”

  谢恒推开门离开了。

  陆离瞅了对面一眼,见那小姑娘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恶劣的笑容来,感叹了一句:“啧啧,可怜的傻姑娘,大魔头要去找你了哦。”

  ……

  另一边,叶倾独自享用满桌的美食,一边听着外面说书的跌宕起伏的故事,自得其乐。

  江潮本来要陪她吃饭的,结果才几筷子,江府就来人请他回去,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江潮只好先告罪离开了。

  “原来修仙界里最大的门派叫玄天宫啊,‘玄天出,诸魔尽’,一听就好厉害。”叶倾一边听着故事,一边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玄天宫什么时候才能将沧溟城给剿灭了,那个城主也太可怕一点了。”

  一想起方才说书先生所描述的画面,她就觉得头皮子发麻、心里寒意阵阵。

  叶倾缩了缩脖子,举起筷子刚要夹菜,眼角余光就瞥见了一抹黑影,手里的筷子啪的落下,她被吓得一个激灵。

  未曾听见开门声,也未曾听见脚步声,男人仿佛是凭空出现的鬼魂一般。

  大概是她听说书听得太入迷了吧?

  “不请自入,公……”

  叶倾骤然对上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双冷漠到极点的眼睛,半分温度都没有,仿若早已死去一般。也不对,应该说,落入他眼中的一切,对他来说是死是活,并无区别。

  来人正是谢恒。

  叶倾只觉得寒意从背脊攀升起来,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公子,你这是走错地方了吧?”

  谢恒大步走来,背着光,冷着脸,一身玄衣仿若敛尽了世间的黑暗。

  叶倾心里提了起来,不动声色地往窗边退了几步,若是他不讲理,她也好喊人救命才是。“喂,你气势汹汹的,想做什么?这个包厢是我和朋友预订下的,你真的走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倾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窗外的酒楼厅堂依然热闹,说书先生眉飞色舞,用力拍着醒木,周围的客人们觥筹交错,听得高兴,时不时打赏鼓掌。

  可是这一切……

  她就像被关在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罩子里面,明明还能看见外面的人和事物,却听不到半点声音。

  叶倾扣着窗檐的手,猛地收紧了,指节用力到泛白凸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