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更麻烦
悠悠悠笑2018-08-17 22:242,338

  “没事……你没事就好。”叶倾声音颤抖,“总算是回来了。”

  叶倾猛地直起身体,从头到脚好好打量了吴月一下。

  除了脸色苍白无血色,头发乱了些之外,他看起来丝毫不像是与人大战了一场,浑身上下连一点血迹都没有。前夜里混乱不堪的京城,那么多修仙者都束手无策的玄衣男子,竟然轻易败在了吴月的手中?

  是那个玄衣男子本来就受伤了的缘故呢,还是吴月实力太强而隐藏太深呢?

  吴月望着眼前神色变幻的女子,藏在阴影里的眸光复杂了起来,突地抬起手扣住她背部,将她压入了怀中。她的鼻子撞在了他的胸膛上时,还有些愕然。

  “我没事,你别抖了。”他轻轻笑了一下。

  叶倾这才发现,她浑身上下还轻颤着。她有些窘迫,抱着他的手更加用力,“吓死我了,你刚进来的时候,我以为至少要看见你一身的血,还好你没受伤,还好……”

  “嗯 。”

  “看来那个魔族也不是那么难对付嘛。”

  “不,很棘手,所以很快我们就要有麻烦了。”吴月放开她,将一根玉镯交给了她,“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带上你最重要的东西,我们必须要离开这里了。”

  玉镯里有个储物空间,不算大,不过一口箱子的大小。

  “去吧。”吴月推了她一下。

  叶倾睁大眼睛,似懂非懂,匆忙点了头就从梯子爬了上去。

  看着叶倾离开地窖,吴月闭了闭眼睛,有些脱力地往后两步,扶着扶手坐下。他背靠椅背,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听着上面传来的脚步声,起身就要出地窖,手上却不留神碰倒了铜制烛台。

  吴月随手将烛台扶起来,就往外去,丝毫不在意手掌上被划下的一道伤痕。

  那只手和他的脸色一样苍白到透明,伤口也没有半丝血迹,待他出地窖之后,手已经完好如初了。

  叶倾刚进门,吴月已经出来了,随意扫了她一眼,示意她跟上。

  “我们去哪儿?京城吗?”

  “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往南走。”

  叶倾被他拽着手腕,快步跟着。

  “那个魔族会报复我们,对吗?”

  吴月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缓缓皱起眉头,“不,比这个更麻烦。”

  “那是什么?”

  “不能告诉你。”在叶倾还没有发问之前,吴月又说:“不要问我为什么,有些事情你不能知道,否则……”

  “后果很可怕?”

  “灭顶之灾。”

  灭顶之灾?

  叶倾脑子里完全是一团浆糊,什么事情有这么严重啊?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了。

  这十年来,她不过是一个在山林间长大的姑娘,只是因为铸剑而特别一些。她的师父吴月温柔疏离,将她照料长大,也没有半分特别之处,就连揍了江潮和那修仙者,她也只是觉得吴月武功高强一些。

  直到今日,她惊慌地发现他藏着更大的秘密。

  危险令人恐惧,而未知的危险更令人胆战心惊,因为她还不知道她要面对的是什么。

  吴月脚步骤停,叶倾一个砰的撞上他的后背。

  “师父……”

  “叶倾,你一个人去京城,”吴月朝身后的天空望了一眼,“我不能和你一起走了。”

  “你呢?”叶倾紧紧抓着他的手,眼中水雾氤氲,“师父,是不是那个魔族追来了?都是我的错,那个魔族会找来都是因为……”

  “不,这个麻烦是来找我的。来不及了就回地窖。”吴月眼眸低垂,冷静地扳开了她的手,将她一推,“立刻走。”

  “师父——”

  吴月没有再看她一眼,一步迈出,已经在数丈之外。叶倾睁大了眼睛,等她反应过来还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几步之后叶倾的视线里只剩下一个白点了,继而连白点也没有了。

  叶倾狠狠一咬唇,转身往回奔去。

  咚咚跳动的心脏似乎要将胸腔砸碎,骤然密布的乌云遮挡了天空。不过短短的时间,天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林子陷入阴暗中难以辨物,视线模糊。

  叶倾狠狠心悸了一下,忍不住回头望去,沉厚的乌云向地面逼仄而下,仿若翻涌的海水倒灌天幕。

  凄厉的闪电划破黑夜,像是一直狰狞的蜈蚣蜿蜒而下,惊雷随后而至,狂风大作卷起枝叶和泥土铺面而来。

  叶倾的眼皮子猛地乱跳,脚步一顿,转身往不远处的青竹院奔去,冲进屋子里,飞快地揭开机关地板,就往下纵身一跳。

  一片漆黑和死寂,与世隔绝。

  她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紧紧抱住膝盖,将脑袋靠在上面,泪水从眼眶中涌出。

  她恨透了自己,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她除了躲起来之外就再也做不了什么了。

  她脑子里一片乱麻,回想起这几日的事情又觉得茫然不已,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给她方向,也没有人告诉她该怎么做。黑暗死寂里,浑浑噩噩,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若不是传来的痛意提醒,她会以为自己是大梦一场。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等她想起要点烛台的时候,一动之下才发现浑身僵麻,往前栽倒。

  她撑着手臂要爬起来,鼻尖却闻到了一些血腥味,坐在地上定神又闻了闻,才发现这何止才一丝血腥味,浓郁得扑鼻。

  她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这才摸索着墙壁站起来,想要去点灯。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抹冰冷的剑刃从她身后伸了出来,抵在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寒意从四肢百骸里涌出,她的声音低而颤抖:“什么人?”

  身后传来了一声冷笑。

  男人说:“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叶倾先是愕然,随后猛地僵住,这个声音是……

  祥云酒楼里的玄衣男子。

  搅了满城风雨的魔族。

  叶倾咽了咽口水:“公、公子……你找我做什么?那日我们不是说好了么?我带你去找那个铸剑师,你就……就放了我啊。”

  “哦?”谢恒说:“只是这样吗?那你把我关在铸剑房里是要做什么?”

  “没有啊,我没做过这种事情。”性命攸关的时候,傻子才承认自己干下的事情。叶倾小心翼翼道:“难道是我太紧张,出来的时候把你忘了,所以顺手按了机关,不过铸剑房里面也是可以打开的啊。”

  谢恒皮笑肉不笑道:“你按错机关了,铸剑房被封死了。”

  “呵呵呵,”她干笑:“那真是很不凑巧啊,呵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