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关键线索
星寒2018-08-17 13:063,260

  雷赤走进审讯室,一阵软硬兼施,稍后便带上另外一个民警开车离开。

  方歌和高玲在审讯室的另一边尴尬无比,方歌觉得有些闷,于是开门出去。

  从警局的窗户看出去,几棵柳树站在那里妖娆成一道风景,方歌觉得,从这一刻起,应该好好地审视一下自己的人生了。

  不多时,雷赤和那个民警一人一辆车开进大院里,方歌眼尖,一眼就认出那辆野马,正是当天小黄毛陈亮开着的那辆车,但是总是觉得车上好像少了点什么。

  “雷队,这么快就回来了?”方歌迎上去。

  雷赤一边打开野马的车门一边说道:“我一问这小子立马就招了,没想到这么痛快,这样我反而觉得他的嫌疑没有那么大了。”

  两个人窜上车,翻来翻去,除了几盒安全措施用品和两盒湿巾几盒烟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人不咋地,车还挺干净。”雷赤一边笑着一边从车上跳下来。

  “你说,一个车上这么干净的人,是用什么去杀人的呢?”方歌紧锁着眉头,看着雷赤。

  雷赤摇摇头:“虽然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你想想,死者杜天是被绳子勒死的,勒死他的绳子是学校用来捆书的那种尼龙绳,这种绳子谁能找到?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有点怀疑你的那个学姐是同伙了。”

  方歌朝高玲站的窗户那边看了一眼,她正焦急的往这边张望。

  “虽然,她很多的想法我都不太敢苟同,但是我觉得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至于,而且,她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怎么会表现的这么淡定?”方歌笑道。

  “屁。”雷赤关上车门,招呼旁边的警察:“开走,先押着。”

  “等等!”方歌的眼神扫过前面的格栅,突然灵光一闪:“我说我总觉得车上好像少了点什么,原来车的标志不见了。看!”

  方歌指着前面的格栅说道。

  “好吧,我们的大侦探,这说明什么呢?”雷赤一边朝开车的警察挥挥手,一边往审讯室走。

  方歌跟上去,两个人回到审讯室,雷赤显然让这个案子弄得有些神经衰弱了,他揉着太阳穴,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你车前面的标志呢?”

  陈亮楞了一下,旋即说道:“哦,可能无意中弄掉了吧。”

  “一,我们想知道你是怎么无意中弄掉的,二,再油腔滑调,我……”雷赤显然有点不耐烦,举起手来就要动手。

  方歌赶忙拦住他:“雷队,稍安勿躁,我觉得他说无意中弄掉是真的,但是我们现在要知道的是,到底是不是去假山那天弄掉的,如果是,这件案子可能就有眉目了。”

  “哎哎哎,我想起来了。”陈亮估计也有点撑不住了,索性配合着一口气全招了:“那天啊,我跟玲玲可能是太激情澎湃了,所以试着在引擎盖上,所以,你懂得。”

  陈亮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丝淫笑,方歌往玻璃墙上看了一眼,虽然看不到高玲,但是他能想象到她窘迫的表情。

  “滚滚滚。”雷赤有些心灰意冷,案件再次陷入了一片迷蒙中。

  方歌和雷赤在审讯室里相对无言,默默地坐着,看的玻璃墙那边的高玲都有些困意,她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在这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跑到外面打开审讯室的门,向两个人道别。

  方歌正对着玻璃墙发呆,门被打开,一缕阳光折射过来,晃了他的眼睛一下。

  这一道阳光像一道闪电一样,突然集中了方歌的某一个神经。

  “我知道了!”方歌拍案而起,把刚刚进来的高玲和坐在一边的雷赤吓了一跳。

  “你知道什么了?”雷赤压住怒火。

  “晃眼的,反射阳光,金属,野马,标志!”方歌有些激动的喊道。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雷赤一头雾水的看着几近发神经的方歌。

  方歌一边拉着雷赤往外跑一边喊道:“老板,那个饭店的老板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雷赤一把抓过桌子上的帽子,跟着他出去。

  两个人上了车,方歌一边让雷赤赶紧开车,一边说道:“还记得那天我们在那儿吃饭吗?当时我们要走的时候老板就在门口,恍恍惚惚的我觉得有东西晃到了我的眼睛,就是老板的胸标,他的胸标是一个马的形状,很像是那辆野马车上的标志,如果说真的是,那不就证明,老板在那天或者是之后去过那里……”

  “可以啊小子。”雷赤朝他投来一个赞许的眼神,一脚油门下去,警车朝饭店的方向跑去。

  七拐八拐的走到饭店门口,两个人下车,看到一个伙计正在关门。

  在卷帘门即将被放下的时候,雷赤一把抓住,亮出警官证:“兄弟,介意配合一下吗?问你几个问题。”

  那伙计一脸的愣神,还没反应过来,雷赤早已经把卷帘门推上去,带着方歌走进去。

  “哎?你老板呢?”雷赤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方歌站在旁边看着他。

  “老板说这几天有事,所以回老家了,吩咐我们这两天照顾着店里的生意,但是今天突然来电说直接关了算了,等他回来再说。”伙计显然有些蒙了,他愣愣的看着雷赤。

  “你老板之前经常在店里吗?”雷赤点上一根烟。

  “也不,有时候会去N大晚上散个步,怎么了?警察同志,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伙计看起来有些害怕。

  “那你老板平常在这都住在哪儿?”方歌问道。

  伙计带着两个人去了后院,整个的后院显得有点破败,几间用红色的转头堆起来的房子,院子中间全是杂草,只是隐约能够看到几条蜿蜒的小路,其中一条跟其余的比起来明显一点,三个人沿着那条路走过去。

  到一个紧闭的绿色木门前面,门上都已经掉了漆。

  门没关,推开进去,一股酸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大约七十平米的房间里只有一铺床和一个桌子,桌子旁边放着一个旧沙发,桌子上摆着剩下的生活垃圾,水泥地上乱七八糟的扔了一地的卫生纸。

  雷赤踢开门口的两团粘糊糊的卫生纸,咧了咧嘴:“靠,你这老板私生活挺混乱啊?”

  方歌看了一眼,屋里面的床上铺了一床脏兮兮的被子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洗过了。

  “你们老板娘呢?怎么没人管你们老板吗?”方歌捂着鼻子问道。

  “老板娘?可别提老板娘了小哥。”那伙计苦笑道:“我跟了我们老板五年,如果不是老板娘,老板也不至于这样。”

  雷赤听出这伙计话里有话,一转身出了门,方歌留在房子里继续找着什么,雷赤领着伙计到原理一块石头上坐下,抽出一根烟递给他,小伙计摆了摆手。

  “你老板娘怎么了?说说。”雷赤自己点上一根。

  “唉,就是前两年,老板娘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跑去大学里,老板不放心,有一天就让我跟着老板娘去学校。”那伙计说到这里,停住了,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雷赤愣了愣,笑道:“怎么了?让你跟去学校,结果你跟老板娘勾搭上了?有没有跟你老板有关的事?你们乱搞是你们的事,别跟我说些没用的。”

  “后来我发现了老板娘的奸情,就是和学校里的一个富家少爷,说实话老板娘长得漂亮,人又有情调,我们老板确实有点配不上她,但是这种事再怎么说都是婚外情是不是,于是我就想要向我们老板报告。”伙计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就在我回来的第一天晚上,我们老板娘到我房间了……正好那天老板又不在。”

  “呵呵,然后呢?”雷赤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然后我没忍住,就……”伙计道:“她让我不要告诉老板,让我随便编个谎言瞒过去,但是谁知道,这件事最终还是被老板发现了。老板找到了证据,说实话,本来老板就知道自己有点配不上老板娘,之前老板娘是从乡下来的,跟了我们老板后,沾染了大城市里的一些习气,这几年就变得越来越会生活。”

  “然后呢?”雷赤熄灭了烟。

  “然后,老板就警告老板娘,谁知道老板娘和他大吵一架就走了。那天估计整个区的人都听到他们的吵架声了,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板娘又回来了,那天晚上哀求半宿,后来就没了,我就不知道了,至于老板娘去了哪儿,我都不知道了。但是之后老板就变得特别的颓废,每天晚上,都会带不同的女人来。”伙计一口气全都说完。

  雷赤看了他一眼,笑笑:“那这事就有点靠谱了,说吧,你们老板潜逃到哪儿去了?”

  “他说回老家看看,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儿了。”伙计摊摊手。

  这时候方歌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两个人正讨论得热火朝天,朝雷赤招招手:“怎么,有什么线索吗?”

  “恩,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到这个店的老板。”雷赤说道:“我觉得这个老板比那个陈亮更值得怀疑。”

  方歌笑道:“你先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